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63章 驱毒
    第63章 驱毒

    季鸣施展开了透视仙眼。

    他发现蛊毒已经侵遍了小江的身体,大部分器官已经开始衰竭。

    现在这种情况确实连神仙也难救。

    蛊毒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过,现在季鸣并没有当一回事,因为达到练气二层后,他的三昧神针已经变得极为高明,可以使整根银针发红发热起来。

    所以现在只要还有一口气,他都有能力治救。

    他不再犹豫什么,取出了银针。

    运气入银针后,整根银针变得完全通红起来,看起来极为耀眼。

    季鸣快速插向了小江心口上。

    他首先帮小江强化一下心脏。

    小江中毒太深,而且人太小,心脏的承受能力很弱。

    所以必须先使心脏变强,免得一会驱毒之时,承受不了冲击,发生了意外。

    在小江的心口上插上了七根银针后,本来已经处于深度昏迷中的小江,手指动了一下。

    他的心脏已经被强化,心跳加快,生机加强。

    接下来的第二步,要开始压制蛊毒。

    他将银针插向了各大器官附近的穴道。

    大约半个小时后,针炙总算完成了。

    小江体内的蛊毒已经完全被压制住了。

    此刻,季鸣脸色变得有点苍白起来,全身是汗。

    施展完成的三昧神针实在是太耗功力了。

    不过,季鸣没有休息一下,准备实施最后一个阶段。

    最后一步就是把毒给逼出来。

    季鸣将小江扶坐了起来,然后双掌抵在他的后背上。

    大约一个小时后,小江张口吐出了一小口青血。

    但是,也就在这时,他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叫声,双手紧紧抱住了脑袋。

    季鸣眉头紧皱了起来,那蛊毒实在是太邪恶了,不仅难以驱除,而且就像是有生命地一般,在被真气驱除之时,竟然会反击,更加疯狂地去侵蚀小江的各大器官。

    幸好,季鸣三昧神针强悍,真气紧紧护住小江,这才使得蛊毒徒劳无功。

    季鸣咬破了右手剑指,用血在小江的额头上和后背上各画下了一个符咒。

    这是一个驱邪咒,可以加快驱毒的速度。

    之后,他继续催动真气帮小江驱毒。

    又过了大约五十分钟后,小江再次吐出了一大口黑血。

    他体内的蛊毒终于完全驱除了。

    季鸣松了一口气,这才拔出他身上的银针。

    这时,季鸣感觉到抽奖机增加了一百功德。

    他笑了:“浪费那么多功力,还是有点值得的,现在只差两百功德,抽奖机就可以升级了。”

    舒展一下手臂后,他去将房门给打了开来。

    此刻,门外只有赵海一个而已。

    宋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赵海看到季鸣出来,赶紧问道:“季神医,小江怎么样了?”

    季鸣微笑道:“放心吧,他已经没事了。”

    “真的吗?太好了,季神医,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

    赵海一边说着,一边冲进了房间里。

    当看到小江脸色红润,神情安详,晓得他已经好转了,这才松下一口气。

    他来到床边,激动地握住小江的小手,轻声唤道:“小江。”

    赵小江慢慢睁开了眼睛,用虚弱的声音道:“爸爸。”

    “小江,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赵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说实话,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哭过了。

    这些年,为了工作,他很少关心过儿子一下。

    自从小江生了这怪病后,他充满了歉疚。

    他特地请了几天的假,打算好好尽一下父亲的责任。

    当医生认定小江只有三天寿命时,他悲伤极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坚强,早就崩溃。

    所以,现在看到儿子没事,他实在是太高兴太激动了。

    他心中对季鸣充满了感激,打算一定要好好报答他,就算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辞。

    他面向了季鸣,感激无比道:“季神医,你是我赵家的大恩人,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一下,我赵海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季鸣微笑道:“赵局,有你这么一句话就够了。”

    顿了顿,接着道:“赵局,你现在去让保姆给小江熬点瘦肉粥,他虽然病好了,但是身体还是很虚弱,得好好进补一下才行。”季鸣说道。

    “我知道了。”赵海赶紧去吩咐保姆。

    一切安排好后,赵海泡了一壶茶,然后邀请季鸣一起在书房中的沙发处坐了下来。

    喝了一口茶后,赵海问道:“季神医,请问小江得的是什么病啊?”

    他向来心细慎密,早就感觉到小江的病不一般,只是一直都没有医生知道病因。

    现在季鸣既然可以治好小江,那么一定知道是什么病了,所以就忍不住问了下。

    季鸣说道:“他被人下毒了。”

    赵海吃了一惊:“什么?下毒?”

    季鸣点点头:“不错。”

    赵海眼中闪出一股怒火:“可恶,到底是哪个丧尽天良的混蛋,竟然这么毒害一个小孩子。”

    季鸣看了赵海一眼,说道:“赵局,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他们才会向小江下手。”

    赵海叹气道:“身为警察,天天跟罪恶斗争,说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

    “小江是什么时候中毒的?”

    “大约是十天前。”

    “那这一个月左右有没有明显的仇家?”

    赵海仔细想了想:“好像没有。”

    “这样子的话,一时间很能找出凶手是谁。”

    “无论他是谁,我一定要把他给找出来。”赵海愤怒的道。

    “赵局,如果有什么线索就跟我说一声。”

    “好的。”

    赵海说着,起身走向书桌,从抽屉中取出了一张十万支票,歉然道:“季神医,这是一点诊金,不好意思啊,家里只有这么多钱而已了,希望你不要嫌少。”

    “赵局,这钱我不能收,我是佩服你的为人,这才全力医治小江的,如果收了你的钱,那我会鄙视自己的。”

    先不说季鸣已经收下了宋严的一千万了,而且他现在有点敬佩赵海的清廉,所以绝对不会再收他的钱。

    赵海却十分感动起来,像这样子救人不收钱的医生,他还是第一次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