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51章 后果自负
    第51章 后果自负

    季鸣付了酒账后,便将尚玉琪横抱起来,往外走去。

    今晚上,他打算让她住在浅雪家里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季鸣带着尚玉琪坐着出租车回到了夕阳路。

    来到家门前时,季鸣先将尚玉琪放下,然后取出钥匙打开了栅栏铁门。

    也就在这时,尚玉琪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季鸣先是一怔,然后心中叹了口气:“听说喝醉酒的人都喜欢哭,今天算是见识了。”

    如果是平时,尚玉琪就算是打死也不会哭的。

    他上前将其扶了起来,轻声道:“琪琪,乖,不哭了,有什么事就跟我说说,老是闷着,会把自己闷出病来的。”

    尚玉琪伏在了季鸣的怀中,哭道:“他们既然不把我当女儿,为什么要把我生出来?他们都重组了幸福的新家庭,但是我呢,却成为了多余的存在,没有人照顾,没有人关爱,人见人烦。我要求不多,只需要一点点亲人的爱就满足了,可是为什么他们都这么吝啬呢。”

    说着说着,她就哭得更加伤心了。

    季鸣突然感觉尚玉琪很可怜。

    一般人家的孩子,从小就会得到父母无微不至的关爱。

    可是她却因为父母离婚,而被当成了累赘,从来都没有体会到一点亲人之爱。

    他爱怜地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柔声安慰道:“琪琪,不用担心,以后我都会好好爱护你的,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子。”

    “谢谢大叔。”尚玉琪的情绪慢慢地稳定了下来。

    大约三分钟后,季鸣轻轻唤道:“好了,琪琪,今晚上你就住在我这里吧。”

    连叫了三声,尚玉琪却没有一点反应。

    他低头一看,发现她竟然已经睡着。

    季鸣笑了笑:“喝醉酒的女孩子是最可爱的。”

    他将尚玉琪抱进屋中,然后让她睡在了一间客房中。

    就在他准备帮她盖上被子时,只见尚玉琪迷迷糊糊的道:“好热啊。”

    一边拉开了衣领,露出了一点粉色的内衣来。

    “真是一个小妖精,睡着了还会勾引人。”季鸣拉来被子帮她盖住了身子。

    之后,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没一会儿,尚玉琪睁开眼睛,咬了咬牙,恨恨的道:“送上门的豆腐竟然不吃,这死大叔真是禽兽不如。”

    顿了顿,叹气道:“今晚上喝太多酒了,害得现在有点春了,看来只能靠自己解决。”

    说着,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然而,她实在是太醉太困了,所以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就熟睡了过去。

    季鸣回到房间后,便脱光衣服,开始修炼起来。

    他只差一点点就可以达到练气二层,所以不想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皇天不负有心人,凌晨四点多之时,他终于成功达到了练气二层。

    这时,只见他身上排出了黑乌乌的汗水。

    他知道这是体内的一些杂质。

    他感觉身心一阵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惬意,忍不住就想仰天长啸。

    舒展了一下双臂后,他起身走向了浴室。

    他打算去洗一个澡。

    他没有穿上衣服,然后就这么走出了房间。

    他一点也不担心浅雪会看到。

    浅雪住在楼上,现在又是凌晨,所以她不会起床这么快的。

    就在这时,对面房间的房门打了开来。

    只见尚玉琪迷迷糊糊地走了出来:“厕所在哪,我快忍不住了。”

    让季鸣感到意外的是,尚玉琪现在身上什么也没有穿。

    原来这小妖精也有这种爱好啊!

    他感觉鼻子快要流出鼻血来了:“真是太幸福,此生无憾矣。”

    尚玉琪现在还处于半睡半醒中,当注意到季鸣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以为看错了,伸手揉了揉眼。

    终于,她看清了,眼前确实是一个男人,一个没有穿衣服男人。

    不过,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子惊慌失措地高声尖叫。

    她十分淡定地的扫了季鸣一眼,赞道:“挺有料的嘛。”

    说着,转身走回了房间。

    季鸣显然被她的这一淡定举动给弄蒙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过奖了。”

    然后,走向了浴室。

    大约一分钟后,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死大叔,快出来?我要上厕所,快忍不住了。”

    季鸣对她是无语了,明知道自己一个大男人在洗澡,竟然还来敲门上厕所,随口道:“我在洗澡,一时半会出不去的,二楼有厕所,你自己上去。”

    “大半夜的还洗澡,你是不是男人啊。”

    尚玉琪埋怨一声,敲门声就停止了。

    很显然,她已经上二楼了。

    只花十来分钟,季鸣就洗完了澡,然后走了出去。

    当他打开浴室的门时,只见已经穿上衣服的尚玉琪左手拿着菜刀,右手拿着剪刀,杀气腾腾地站在外面。

    季鸣忍不住笑了起来:“琪琪,你这是干嘛?谋财害命吗?一大早的就玩这个,是不是有点不厚道了。”

    尚玉琪道:“你这家伙真是太混蛋了,出房间也不穿衣服,害得姐看到恶心的东东。姐可以很单纯的女孩子,这已经严重地污染了我的眼睛,影响我的身心健康,以后天天晚上都会做恶梦。”

    季鸣心中鄙视道:“你会做恶梦才怪,我看你刚才看得挺过瘾的吧。”

    嘴上说道:“我有点困了,明天见,晚安。”

    “死大叔,你要睡觉也可以,但是必须留下一件东西。”

    季鸣明知故问:“留下什么东东啊?”

    “当然是害得本小姐做恶梦的东东了。”尚玉琪说着就同时挥动菜刀剪刀往季鸣攻了过去。

    季鸣身子一旋,轻易就避了开去。

    不过,他没有走回房间,而是淡定地走向了客厅。

    他突然发现有点口渴了,所以想去喝点水。

    他来到沙发处坐了下来,倒出一杯水喝了。

    很快,尚玉琪又杀了过来:“死大叔,你是逃不掉的,赶紧束手待阉吧,哈哈。”

    季鸣翻了翻白眼:“我数到三,你不赶紧放下武器回房睡觉的话,后果自负。”

    尚玉琪不屑的道:“有啥后果?”

    说着,逼了过去。

    季鸣突然站起身,随手一抓,便将菜刀和剪刀从尚玉琪手中夺了过来,扔在一边。

    接着,一把将她横抱起来:“这就是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