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34章 震憾
    第34章 震憾

    不大一会儿,季鸣的原石也被切开了,露出了蛋清种秧苗绿。

    如果是平时,看到有人开出这么一个品种的翡翠,都会引起一点小小的轰动。

    但是刚才经历过了马正宇的冰种帝王绿后,现在季鸣的蛋清种就显然有点不起眼了。

    就连公证员也显得没有什么干劲,不缓不急的道:“这是蛋清种秧苗绿,虽然也算是极品翡翠,但是跟冰种帝王绿相比起来,还是差了几个等级,所以我现在宣布,季鸣和马正宇的对赌,由马正宇获胜。”

    施扉麟沮丧极了:“果然还是输了。”

    他不是为了一亿元可惜,而是不甘心输给马正宇。

    他不想看到马正宇得意的表情。

    李梦琪也叹了一口气,为季鸣感到难过。

    马春芳则兴奋地叫了起来:“正宇,太好了,我们赢了。”

    马正宇也好不得意,十分大方的道:“阿姨,一会看上了哪种原石,你随便拿,钱我来付。”

    “正宇,你真是太大方了,梦琪能有你这么一个男朋友,真是修了十八辈子的福。”马春芳开心极了。

    马正宇走近季鸣,嚣张无比的道:“小子,认赌服输,现在跪下来学狗叫吧。”

    季鸣淡淡的道:“马正宇,你好像高兴得有点早了吧。”

    马正宇脸色一寒:“怎么,你想反悔?”

    马春芳讽刺道:“输不起就别来学人家赌石,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没种的男人,幸好梦琪和你分手了,不然连我们马家的脸也给你丢尽。”

    马正宇看向了公证员:“请问不遵守赌约的人该怎么处理?”

    公证员正色道:“强制执行,然后扔出去,我们李氏集团绝对不容许有任何人在交易会上浑水摸鱼,破坏赌约。”

    接着,他目光锐利地瞪了季鸣一眼:“季先生,请你在三分钟之内遵守赌约,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季鸣看着公证员:“公证员先生,我有一件事非常不明白,你可否给我解答一下?”

    公证员皱了一下眉头:“请问什么事不明白了?”

    “话说你是怎么判断我输了?”季鸣冷冷的问道。

    公证员大声道:“你开出的是蛋清种,而马少的是冰种,而且还是帝王绿,蛋清种的品质比不少冰种,所以理所当然是你输了。”

    季鸣淡淡的道:“谁说我的是蛋清种了?”

    公证员感觉受到了侮辱:“你这是在侮辱我,我虽然不是鉴定大师,但是还有一点水平的,蛋清种冰种我还是能分辨得出来。”

    “麻烦你把我的原石从中间切开来看看再下结论吧。”

    公证员一怔:“从中切开?那不是把整个翡翠给毁了吗?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赌石知识。”

    马正宇插口讽刺道:“他只是一个暴富户而已,哪有懂得赌石,仗着赢了几分钱,就跑来学人家装逼。”

    “原来如此,这家伙果然是一个菜鸟,哪有人会从中切开原石的,没文化就是可怕。”围观中的不少人都对季鸣讽刺了起来。

    施扉麟眉头皱了起来,他不知道季鸣在玩什么,但是他了解季鸣,晓得他不会做傻事的:“难道那块原石另有乾坤?”

    他不仅有点期待了起来。

    “这是我的原石,我想怎么切就怎么切,毁了也不关你的事。”季鸣对公证员说道。

    “好吧,我来帮你切。”公证员不爽的道。

    公证员按照季鸣的吩咐将原石从中切割起来。

    “浪费啊,好好的一块蛋清种就这么被毁了,看来这家伙是输红了眼。”不少人都摇头叹息起来。

    马正宇脸上带着冷笑,他一点也不担心季鸣能玩出什么玩样来:“小子,你再怎么拖延时间也没有用的,就算李董事长来了,也不能破坏规矩……”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季鸣的原石就被从中切开了,露出了一抹浓得快要流油的绿色。

    “这不会是真的吧!”公证员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擦了擦眼睛。

    他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接着,他将原石拿近眼前仔细看了起来。

    当确认这是玻璃种帝王绿时,他的心脏猛得快速跳动起来,连呼吸变得十分急促。

    “玻、玻……”

    由于太过于激动,他一时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这也难怪他,无论谁看到蛋清种中包裹着玻璃种帝王绿,都会在刹那间震惊得脑袋空白。

    好一会儿,他才稍微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用颤抖的声音激动无比的说道:“这竟然是玻璃种帝王绿,蛋清种中竟然裹着玻璃种,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这简直可以载入翡翠史中,这块原石的价值无法估量。”

    “什么,蛋清种中竟然包裹着玻璃种帝王绿。”公证员的话声一落,整个切割处便炸了开来。

    在场的所有围观之人脸上充满了震惊。

    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

    其他正在选择原石之人听到消息也都纷纷涌了过来,将切割处围得水泄不通。

    “我现在郑重宣布,马正宇和季鸣的赌石对赌,由季鸣获胜,按照立下的赌约,马正宇必须当众给季先生下跪磕头和学狗叫。”公证员大声道。

    李梦琪心中发出了一声欢呼:“太好了。”

    施扉麟也是激动不已:“季鸣果然厉害,这样子的原石也能被他找到。”

    马春芳十分的不甘心:“这混蛋真是走了狗屎运,可恶。”

    “不可能的,这小子没有透视眼镜,怎么就能找到这么逆天的原石呢,我不甘心啊。”马正宇一脸的茫然。

    季鸣面向了马正宇,微笑道:“马少,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谁笑到最后,谁就笑得最甜。”

    马正宇重重地冷哼一声。

    “马少,我知道你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所以现在是不是应该跪下来磕头学狗叫了?”季鸣继续说道。

    马正宇脸现为难之色,如果今晚上当众下跪学狗叫了,那么就会把脸丢尽,从此之后,福海市大少圈子中,他再也抬不起头做人。

    但是,如果不下跪的话,也会信誉丢尽,从此被人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