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28章 治疗
    第28章 治疗

    银针闪电一般从哓哓的胸口处插进了她的体内,一下子就刺在了蚀心蛊的脑袋上。

    季鸣松了一口气,笑道:“幸好哓哓是小孩子身材,不然银针也不能这么轻易就刺进她的体内。”

    不过,那蚀心蛊十分凶猛,这样子竟然还没有死。

    它在临死之前,疯狂地挣扎着蚀咬哓哓的心。

    好在季鸣提前作好了准备,不然现在哓哓就危险了。

    季鸣右手剑指点击在了银针顶部,不停地运气进去袭击蚀心蛊。

    大约一分钟后,蚀心蛊就停止了挣扎,一动也不动了。

    季鸣将银针给拔了出来。

    而蚀心蛊也从心脏处掉落到了肚子处。

    季鸣将哓哓扶坐起来,然后在她身后盘膝坐下,双掌抵在她后背上,运功将蚀心蛊逼出来。

    蚀心蛊虽然只剩下一口气了,但是如果不及时弄出来的话,很快,它就可以通过吸收精血慢慢恢复。

    大约四十分钟后,哓哓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黑青色的血。

    蚀心蛊就在那黑血之中,不停地蠕动着,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季鸣叹气道:“这东东的生命力比小强还要猛啊,这样子还不死。”

    他并没有马上就收功,继续运气进入哓哓的体内,滋养她的身体,帮助她恢复元气。

    由于蚀心蛊在她的体内待的时间有点长了,所以身体还十分虚弱。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后,哓哓本来苍白无比的脸色恢复了红润。

    她的元气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完全康复。

    季鸣这才停止了运功。

    此刻的他脸色有点苍白,全身是汗。

    他的功力消耗有点过度了。

    他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这时,他感觉到抽奖机上又增加了一百功德。

    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虽然有点累,但是还是值得的。”

    休息了三分钟后,他起身帮哓哓穿好衣服,让其躺了下去。

    接着,他将那蚀心蛊拿到了阳光之下照射起来。

    很快,蚀心蛊就被晒成了灰。

    “扉麟,哓哓已经没事了,你可以进来了。”季鸣看向门口,喊道。

    “真的吗,太好了。”施扉麟激动地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来到床边,看到哓哓脸色红润,神情安详,晓得她已经没事了,不由得松下了一口气。

    “哓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施扉麟紧紧握着哓哓的手,眼中流出了欢喜的泪水。

    自从父母死后,妹妹就是他在世上的唯一亲人。

    这一个多月来,他为哓哓的怪病操碎了心。

    每次看到她发病时生不如死的情景,他就悲痛极了。

    所以现在看到她脱离苦海,他真是欢喜激动难以自抑。

    “哓哓明天就可以醒来,好好休养一个月应该就可以完全康复了。”季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

    “季鸣,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施扉麟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施扉麟向季鸣跪了下去,感激无比的道。

    季鸣将他扶了起来,微笑道:“放心,有事我自然会找你的。”

    施扉麟取出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这是一点酬劳,希望你能收下。”

    季鸣拒绝了:“咱们是朋友,谈钱多伤感情啊。”

    “可是,你不收这钱,我一辈子都会过意不去的。”

    “你如果实在觉得过意不去的话,那就去弄两条百年野生参给我就行了。”

    “这个容易,我刚好收藏有两条,之前本来想来用救治哓哓的,现在哓哓已经康复,用不上了,我马上就去拿给你。”

    季鸣心中大喜:“最近运气真是太好了,想要什么就来什么。”嘴上说道:“那多谢了。”

    季鸣随着施扉麟来到了地下仓库中。

    只见那里面存放着不少珠宝、药材和红酒。

    很快,施扉麟便将两条百年野生参找了出来,然后交给季鸣。

    接着,他又跑去取来一瓶红酒,这才和季鸣一起出去。

    两人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施扉麟倒出了两杯红酒:“季鸣,来,让我敬你一杯。”

    季鸣拿起红酒,与之相碰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

    季鸣虽然很少喝红酒,也不懂得如何去品尝红酒,但是施扉麟的这红酒入口醇厚、甘洌,让人感觉特别的好。

    他知道这应该算是顶级红酒了吧,忍不住赞道:“好酒。”

    施扉麟微笑道:“你喜欢的话,一会我拿一瓶给你带回去。”

    “那多谢了。”

    施扉麟放下酒杯,说道:“不客气,对了,季鸣,哓哓得的是什么病?”

    季鸣看着施扉麟,缓缓说道:“她被人下蛊了。”

    施扉麟脸色一变:“什么?蛊?这世上真的有蛊?”

    忍不住拿起红酒,喝了一大口,显然还有点无法接受。

    季鸣点点头道:“不错,这世上是无奇不有的。”

    喝完了一杯红酒后,施扉麟便冷静下来了,接着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悲愤:“到底是哪个畜生如此的丧尽天良,竟然如此地祸害哓哓,让我给抓到了,非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说着,用拳头狠狠地敲击了一下茶几。

    季鸣喝了一口红酒,然后看了施扉麟一眼,问道:“扉麟,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施扉麟一边摇头,一边随口说道:“好像没有。”

    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喃喃自语道:“难道是他?不过,他应该不知道我们的身世才对。”

    季鸣问道:“扉麟,怎么了,想起什么了?”

    施扉麟回过神来,挤出一丝笑容:“没什么。”

    季鸣知道他在隐瞒什么,但是并没有追问:“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有什么发现就打电话给我。”

    “那好吧,改天我请你吃饭。”施扉麟站起身相送。

    来到门外之时,施扉麟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季鸣,今晚上有空吗?”

    “有啊,怎么了?”

    “今晚上有一个赌石交易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去参加?你的赌术那么高明,赌石应该也能如鱼得水的。”

    季鸣笑了:“赌石啊,没问题。”

    他的透视仙眼终于可以派上大用场了。

    这回想不发一下大财都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