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9章 节操没了
    第9章 节操没了

    季鸣微笑道:“雪儿,等我有钱了,就带你进无双城逛逛啊。”

    浅雪感激道:“谢谢哥哥了。”

    不过,她也只把季鸣这话当成玩笑而已。

    因为她知道季鸣只是一个普通职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财呢。

    两人继续往家里走去。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浅雪便累得不行了:“季鸣哥哥,咱们休息一下吧,我走不动了。”

    说着,在街边的一张长椅子上坐了下来。

    其实,她现在不仅累,还又渴又累,只是没有钱去买饮料喝而已。

    她不由得咒骂起那个偷自己钱包的该死小偷来。

    这时,季鸣走近前来,蹲了下身去:“雪儿,我背你回去吧。”

    浅雪有点担心的道:“季鸣哥哥,这怎么可以,还有很远的一段路呢,会把你累坏的。”

    季鸣拍了一下胸膛,很豪气的道:“没事的,哥哥我身体健壮得很呢,随时可以负重一百公斤跑步。”

    浅雪伸了伸舌头:“这么厉害啊。”

    “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的,快上来吧。”季鸣哈哈一笑道,“雪儿就算是三个,我也背得起。”

    “那我不客气了。”浅雪不再犹豫什么,起身伏在了季鸣的背上。

    季鸣用手抱住浅雪的大腿,然后就站了起身,往前走去。

    浅雪白嫩的双手紧紧抱住季鸣的脖子,整个身子与之后背紧紧相贴着。

    她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和男孩子如此亲密的接触,再加上鼻子中不时飘进季鸣身上散放出来的男子汉气味,所以使得她心跳不争气地加快起来,脸也开始泛红,身子也开始有点热起来。

    由于浅雪的身子和自己后背紧密相贴着,所以季鸣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了一阵美妙而带有弹性的柔软。

    季鸣心道:“雪儿好像已经开始长大了。”

    浅雪将嘴凑近季鸣的耳朵,轻声道:“季鸣哥哥,你经常背女孩子的吧?感觉挺有经验似的。”

    季鸣感觉耳朵有点痒,随口说道:“没有,你是我第一个背的女孩子。”

    浅雪心中产生了一抹甜丝丝的幸福感觉,脸上绽开了如花一般的甜笑,然后将脸埋在了季鸣的后背上,心道:“哥哥,我希望你这辈子都只背我一个人就行了。”

    花了近半小时后,季鸣终于将浅雪背回到了夕阳路。

    浅雪看到季鸣气也不多喘一下,汗也没有流多少,看起来真的一点也不累的样子,十分佩服起来,心中赞道:“哥哥果然很强壮。”

    她真的很想伸手去摸一下季鸣胸前的肌肉,不过,始终提不起那个勇气。

    来到了家门前后,季鸣说道:“雪儿,到家了,你可以下来了。”

    浅雪心中叹了一口气,有点竟犹未尽的想:“怎么这么快就到家了,如果路能远一点就好了。”

    她感觉趴在季鸣身上很舒服,所以不想这么快就下来呢。

    “好的,我现在就下来。”她嘴上说道,一边有点依依不舍地从季鸣背上滑落了下去。

    季鸣取出钥匙打开门,然后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一进屋,浅雪便奔去厨房,从冰箱中取来了两瓶橙汁。

    “哥哥,辛苦你了,来喝瓶果汁。”浅雪将其中一瓶橙汁递给了季鸣。

    季鸣道声谢,接过果汁就喝了起来。

    他也有点渴了。

    解完渴后,季鸣说道:“雪儿,咱们去吃晚饭吧。”

    浅雪点点头:“好的。”

    两人一起走向了餐厅。

    由于耽搁太久了,饭菜都已经凉了。

    所以季鸣只好放进微波炉中热一下。

    等到菜全热好后,两人便一起吃起晚餐来。

    两人都已经饿极了,所以吃得特别的香。

    吃完晚饭,看了一会电视后,季鸣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修炼一下。

    他将全身衣服脱掉,然后在床上躺了下来。

    就在他准备给自己针炙之时,突然听到了开门声。

    他吓得赶紧拉过被子盖住了光光的身子。

    很快,只见浅雪走了进来。

    季鸣心中郁闷了:“倒霉,这丫头怎么这时候进来。”

    他现在身上没有穿衣服,所以不敢起身。

    浅雪看到季鸣盖着被子躺在床上,微笑道:“季鸣哥哥,你怎么这么早就睡觉了啊?”

    季鸣说道:“有点困了,雪儿,有什么事吗?”

    浅雪道:“我有一道化学题不会,不知道能不能帮我解答一下。”

    季鸣上学的时候,其他科学成绩都一般,唯独化学经常得高分。

    所以浅雪一有化学方面的问题就喜欢来找他。

    浅雪一边说着一边走近床边。

    季鸣现在这样子,怎么能起身解题呢,所以找借口道:“雪儿,我现在脑袋不灵光,等我明天起来后,再帮你解答吧。”

    浅雪点头道:“好的,那我先离开了,你好好休息。”说着,便离开了房间。

    季鸣赶紧起身下床,准备去将房门上锁,免得一会浅雪突然又闯进来,这样子就不能好好修炼了。

    然而,在他距离房门还有大约两米远时,房门突然又打了开来。

    只见浅雪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道:“对了,季鸣哥哥,还有一件……”

    她话还没有说完,顿时就怔住了。

    她俏脸一下子就变得如醉酒般通红,嘴巴张成了O形,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地盯着季鸣下方直瞧。

    这可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子哩,所以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

    季鸣心中叹了一口气:“郁闷,她怎么又跑回来了。”

    就在季鸣准备向她解释一下原因时,浅雪突然尖叫一声,然后捂着眼睛逃了。

    她一直奔回了自己的房间才稍微冷静下来:“丢脸死人了,竟然看到了季鸣哥哥的身子,以后怎么面对他啊。”

    顿了顿,接着叹气道:“他怎么睡觉也不穿衣服啊,大坏蛋。”

    突然,她又想到了什么:“难道他是想那个啥?”

    她知道季鸣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龄,自己安慰一下自己是很正常的事。

    想到这里,她俏脸变得更加通红起来,如同快要滴出了血一般。

    在浅雪逃离之后,季鸣叹气道:“倒霉,节操没了。”

    他不再犹豫什么,赶紧锁上了房门,然后重新躺在床上开始针炙修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