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章 误会再起
    赫邶辰是在摸不到啤酒罐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的,“我手机呢?”

    沈露一拍脑袋,“瞧我这脑子,还在助理办公室充电着呢。”

    赫邶辰这才想起来,他的手机没电了,会议室里的插座坏了,他怕错过蒋黎的电话所以就把手机放到助理办公室了。

    赫邶辰起身,沈露也跟着站了起来,“你干嘛?”

    “去取手机啊。”

    沈露拦着他,“坐下吧你,走路都打飘了,还取啥手机,等着,我去给你拿。”

    沈露酒量不错,比赫邶辰要好的多,即使喝了那么一些也只是身上沾了点酒味而已,她想把蒋黎的来电记录删掉,认识赫邶辰这么久,她足够了解那个男人,只要蒋黎不给他打电话,他是不会先打的,只是……

    “卧槽,为什么解不开密码,以前不是结婚纪念日的么?”

    接电话不用解锁,但是删记录却必须打开手机。

    折腾了几次,沈露不敢再继续,再试两次直接就锁死了,会让再过一分钟再试什么的,她怕赫邶辰看出来。

    把手机递回给赫邶辰,沈露倒了杯水坐回地上,她一边喝水一边用余光去瞅赫邶辰,生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一点表情。

    突然,赫邶辰起身,“小黎给我打电话了?”

    沈露装模作样的喝了口水,把水咽下去了才说,“嗯,当时你在开会。”

    赫邶辰皱眉,“我不是说过不许你接她的电话的吗?”

    他的心都要碎了的感觉,他的小黎敏感又脆弱,却还总愿意埋在心底不说,上次那么和他提出来,可见她对沈露不喜欢到了什么地步,如今他不仅把沈露调回来没和蒋黎说,就连沈露接了她的电话他都不知道。

    沈露一脸的委屈,“我去找你了,你正在发脾气我就退了出去,我也不是故意想接她电话的啊,还不是怕你生气吗!”

    赫邶辰把手机收好,宛若一件珍宝,“我对谁生气都不会对她生气,就像我对着谁发脾气都不会对她发脾气一样。”

    沈露撇撇嘴,不置可否。

    赫邶辰继续问她,“那为什么会议结束后你都不和我说呢,这是一个合格的助理会做的事吗?”

    沈露一脸的委屈,“我都走到办公室门口了,被李哥给堵回去了,还把我文件给抢了过去,气的我都把这事儿给忘了。”

    赫邶辰轻笑,“再有下次,你就回l市吧。”

    沈露不服,“为什么她都做出那种事了你还这么护着她!”

    赫邶辰直接气笑了,“你消息倒是灵通。”

    “我消息灵通?你倒不如说这大网络什么都能拍到,她和别的男人那么亲密,赫总,你都不吃醋吗?”

    赫邶辰挑眉,“我的女人,我相信她。”

    沈露气呼呼的坐下,重新端起水杯,她想说,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把你当成神一样捧着,也一定会为了你格外注意自己的言行,我才是那个能站在你身边与你比肩的女人。

    但这话她不能说。

    赫邶辰心里痒痒的不行,迫不及待的想给蒋黎打个电话,他扭头问沈露,“行了,菜也吃了,酒也喝了,还不回去么?”

    沈露无奈一摊手,“我喝了酒还怎么开车,不回去了,等下去休息室凑合一晚上得了,明天再说。”

    赫邶辰看着她,那你倒是去啊。

    沈露装出后知后觉的样子,起身,话里带着揶揄,“哦,这是要我回避的节奏啊,行,我回避,不然我怕我会吃醋呢!”

    赫邶辰心小翼翼的按下号码,仿佛手里拿的不是手机,而是蒋黎的心,听着听筒里传来的铃音,他竟然还会有一瞬间的紧张。

    打了第一次,无人接听。

    赫邶辰继续拨,直到他觉得又没人会接的时候电话被接起了,“喂,谁啊!”

    蒋黎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的,声音还带着些许的暗哑,被吵醒的她脾气更是大到离谱,只不过压低了声音,听着和做某些事时她刻意压制的哼声有一些相像,赫邶辰可耻的硬了。

    “宝贝儿,是我!”

    蒋黎那边没有声音。

    赫邶辰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看,正在通话中,也没有碰到暂停键什么的,怎么就突然不说话了呢。

    他这边又喂了好几声,那边蒋黎才咳了咳嗓子,“你怎么这么晚了打电话啊!”

    声音里已经恢复了清明。

    “想你了,特别想你,想你想的不行,想你想的我都受不了了!”

    蒋黎,“……”

    这特么都啥跟啥啊!

    “赫邶辰你喝多了啊!”

    “你怎么知道!”

    蒋黎想告诉他说她不知道,只是这么一句口头禅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赫邶辰喝酒了?

    卧槽,赫邶辰竟然喝酒了,还喝成这副鬼样子!

    赫邶辰讲那两通没有接到的电话,对着手机传递自己的歉意,蒋黎想起刚挂断电话的迷茫,轻轻一笑,“没事,你这不是打过来了么!”

    赫邶辰放任自己躺到沙发上,“如果我不打电话你会难过吗?”

    “不会。”

    赫邶辰想惊叹一声好狠的心,蒋黎在那边就开口说到,“我知道你不会不给我打电话的。”

    赫邶辰笑出声来,眼里明亮的像是盛满了星星,真想搂过她来亲一口,不对,亲好几口,可着劲儿的亲一亲她,抱一抱她。

    赫邶辰没提雷郁的事,蒋黎也没说沈露的事,抛开两个惹人生气的人,两个人的对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甜蜜大道迈进。

    赫邶辰听她讲一天玩下来的历程,柔软可人的声音透着话筒带他领略了一把海边的美丽。

    赫邶辰声音带了点哑,“开视频吧?”

    蒋黎翻个白眼,“那你为啥不直接发视频?”

    赫邶辰好无辜,他还不是怕蒋黎伤没好不愿意让自己看见么!

    蒋黎还想再打趣他两句,就听见一个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说,“boss,救命啊,浴室的水怎以是凉的!冻死我了。”

    这个声音,她几个小时前才听到,现在这个时间,这么多的关键字,蒋黎的脑子瞬间当机。3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