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思念如潮
    谢桐躺在另一张床上,听着蒋黎有规律的呼吸,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让她一下子反应不及,当时可能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过了那劲儿了,心里总归是会有些难过。

    手机嗡嗡的震动,她拿起一看,是赫邶星发过来的,问她有没有睡着。

    谢桐脸上有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柔。

    她回了句没睡。

    谢桐刚想问他为什么这么晚了也还没睡,赫邶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怕吵到蒋黎,她按了静音拿着手机轻手轻脚的走出了病房才接起。

    “你怎么还没睡啊?”‘

    赫邶星似乎身边还有人,听着声音有些嘈杂,他应该是拿着手机往旁边走了走,杂乱声小了许多,“你不在身边,我根本就没有想回家的欲望。”

    谢桐轻笑,“阿姨听到会揍你的。”

    赫邶星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慵懒,还有几分撒娇,“你不在家,我真的不想回去,一个人感觉房间好大,床也好大,卫生间好大,心也好大,空落落的没个着落,宝贝儿,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谢桐不知怎么的就湿了眼眶,她仰起头尽量的深呼吸,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你现在在哪儿呢?”

    “楼梯间。”

    谢桐黑人脸问号。

    “刚刚给你发信息那会儿我们才结束工作,还以为你睡了都不敢给你打电话,现在在饭店呢,都饿了。”

    谢桐吃惊,“那你不去吃饭给我打什么电话啊!”

    赫邶星轻笑,“你说呢!”

    “我听着你声音有点哑,是不是太干了啊,工作起来没喝水?”

    “A市这几天回暖呢,气候是比较干,你那边空气湿度比较大,喜欢就多玩几天。”

    谢桐空着的那只手无意识的抠着座椅,“这么大方啊!刚刚还说很想我呢!”

    “是啊,想你,更想你开心。”

    谢桐这边又没了声音。

    每个人爱别人的方式有很多种,赫邶星和赫邶辰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代表,一个温润到以她为主,一个霸道到要侵她所有,却无一不是用情至深之人。

    “怎么不说话了?是困了还是小黎又有什么事?”

    谢桐坐直了身子,“又?”

    赫邶辰在那边做作的咳了几声,“不是说受伤住院了么。”

    谢桐冷哼一声,“赫二哥不是说谁都不告诉的么,你怎么会知道啊。”

    “小黎受伤了,身边就一个你,邶辰怕你会担心或者你一个人也出什么小意外,所以和我商量着要不要找两个人过去照顾你们。”

    “可别!”谢桐想都不想就拒绝掉,“小黎这就是个意外,我们是助人为乐来着又不是去打架了,你们太小题大做了。”

    “所以我才没和你提这事儿啊,你就放心大胆的玩吧,只要不出危险,随便折腾,不过小黎真的没事儿吧。”

    谢桐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快去吃饭吧,多喝点汤类的,别吃辣椒。”

    “再聊几分钟然后你去睡觉,我再去吃饭,不着急。”

    “不饿吗?”

    “说实话啊,就这么和你聊天完全没有感觉,桐桐,你好棒棒哦!”

    谢桐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邶星你从哪儿学的这些呢。”

    “网上啊!”

    谢桐,“……”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木讷的程序师,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赫邶星!

    简直,太让人惊喜了。

    又聊了一会儿,直到谢桐的手机传来提示音,电量不足百分之十,她拿下来一看,俩人已经讲了四十多分钟了。

    谢桐一脸懵逼,“为什么她感觉才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

    那边也有人在叫赫邶辰,谢桐便把电话挂了,她站起来动动脖子伸了伸懒腰,刚刚讲电话太投入了,她那多半个小时几乎都没动过,现在猛的起身,这股子难受劲,也是够酸爽的了!

    谢桐正准备回病房,听到旁边的楼梯间似乎传来什么声音,她抿了抿唇,壮着胆子咳了一声,“谁在那里?”

    隔着几堵墙又拐了几个弯传来低沉的一声“我”!

    “我是谁?啊呸,你是谁?!”谢桐说着还后退了几步。

    然后,慢慢的,慢慢的,从楼梯口里探出个脑袋来,竟是不久前才刚刚见过的雷郁。

    听过蒋黎讲的那个事情,又看到他对雷蕾百般体贴后,她对这个人虽然还谈不上喜欢,却也讨厌不起来了,“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

    雷郁晃了晃手里的烟,当着她的面抽了一口又吐了几个圈,眼睛里有着挑衅,那意思像是在说,你看不见么,我在抽烟。

    谢桐握了握拳,算了,还是继续讨厌他吧。

    这个人实在是太难让人去喜欢了。

    “这层是VIP病房,小蕾也在这边,我本来是想出来抽根烟的,奈何有个美女在这边讲电话,所以我才去楼梯里的,”雷郁似笑非笑的看着谢桐,身子稍稍往前倾了倾,“难道谢小姐的意思是希望我留在你身边陪着你这样子吗?”

    谢桐咬了咬牙,忍住没揍他。

    却没忍住送了他个白眼。

    她扭身往病房走,临到门口了,她扭头看了一眼雷郁,烟雾缭绕中,是他那双悲伤的眼。

    表情可以演绎,但眼神骗不了人。

    鬼使神差,谢桐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他说了一句话,“这个世上可能很多事我们都无能为力,但是努力下去总会有奇迹,你别太难过了。”

    她说完,明显的看到雷郁有一瞬间的愣神,然后朝她笑了笑,那笑容里,满是善意。

    嗯,这样看起来,这个人还不算太欠。

    她也是有哥哥的人,她明白这种血浓于水的感情,不同于与父母间那种亲情,却是独一无二的亲密。

    回到病房,谢桐先把手机充上电,躺在床上还是毫无睡意,她拿起手机毫无规律的划了划又放下,再拿起再放下。

    哎哟,好想给那谁打个电话啊!

    不知道他吃完饭了没,回到家了没。

    可是才刚挂了电话就回拨回去会不会让赫邶星觉得她太粘人了啊。

    纠结间,赫邶星的微信头像闪了起来。3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