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九章 跑了
    林妈妈要留赫邶辰吃中饭,他并没有同意,有这时间还不如回去陪蒋黎呢,或者把人接出来一起吃个饭,赫总倏然想起,他最近都没有蒋黎一起出去吃饭。

    这老公做的也太不称职了。

    赫邶辰拿出手机来,上网订花订餐,想一出是一出的赫总决定,今天要约会。

    顺便找个合适的机会和老婆坦白一下照片的事。

    一提起照片他就不自觉的想起沈露,然后一件件事的想下去,他只剩下一声叹息,真是神烦人啊!

    “姐夫你怎么了?你也感冒了吗?”

    赫邶辰扭头,就看到一个小萝卜头贴着退烧贴,披着一件厚厚的,略有些肥大的呢子外套,他蹲下身子,替他拢了拢衣服,“小宝感冒了?”

    小宝闷闷的应了声,然后踮起脚摸了摸赫邶辰的额头,“我听到你叹气,还以为你也感冒了呢。”

    赫邶辰莞尔,“为什么感冒了就会叹气呀?”

    小宝甩他个嫌弃的白眼,“因为难受啊,姐夫真笨!”

    赫邶辰,“……”

    我竟无言以对。

    和小宝聊了一会儿,赫邶辰便把他抱了回去,可能昌生病的缘故,小宝很粘人,躺在他的小床上拉着赫邶辰的衣服不让他走,“姐夫,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赫邶辰囧。

    他只给蒋黎讲过故事,还是专门为了自己媳妇去学的,只不过少儿不宜。

    小宝扯出一张僵尸脸,“姐夫你能不能先给我倒杯水,嗓子不舒服。”

    这个比刚刚那个容易太多,赫邶辰起身去给他接水,就在这时,他手机铃声响起,竟然是小张,他向小宝的方向看了看,意外的对上一双期待的眼眸。

    赫邶辰,“……”

    他果断挂掉电话,然后回了一条信息,你们自己看着办。

    喝过水,赫邶辰把被子给小宝盖好,还顺手拍了拍,“睡会儿吧,睡一觉就好了。”

    小宝把自己闷进被子里,嗡声嗡气的说,“我现在其实挺健康的,一般不生病。”

    赫邶辰,“……”

    嗯,你生病了不是一般人。

    “但是我小的时候身体不好,经常发烧,小黎姐姐也像这样陪着我,不对,她会抱着我,会哄着我,会给我讲故事,会讲很多国外的名人趣事,会给我讲很多风景特色,说等我长大以后带我去玩。”

    赫邶辰,“……”

    他的关注点是不是不太对,想象着他的小妻子柔声细雨的说着这些话,老实讲,赫总是有些吃醋的,这样的待遇,他都没有过呢。

    小宝嘿嘿一笑,“我问过小黎姐姐,说你都没去看过怎么知道那么多啊,她说是从书上看来的,。”

    赫邶辰,“……”

    对的,我老婆就是这么可爱又博才多学。

    小宝话风一转,“所以姐夫你不会讲故事是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对吧?小黎姐姐还说你很聪明呢,我看也就这样!”

    赫邶辰,“……”

    他这次是真的无语了,被一个小屁孩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于是,赫总掏出手机问小宝,“那小黎姐姐给你讲过很多地方,你最喜欢哪里啊?”

    小宝脱口而出,“新疆。”

    赫邶辰讶异,“为什么?”

    小宝羞赧一笑,小脸更红了,“因为姐姐给我看过图片,新疆妹妹都好漂亮。”

    赫邶辰,“……”

    一句卧槽卡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

    他掏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清了清嗓子,面无表情的念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简称新,位于中国西北边陲,首府乌鲁木齐,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

    小宝,“……”

    好后悔找姐夫过来陪我,能不能退货?哪怕去教室和小伙伴一起看电视做游戏也比听这强,或者叫林妈妈过来,即使她讲的故事自己脑子里早就记忆深厚。

    虽然是朗读,但赫邶辰刻意放缓压低了声音,再加上小宝生病了身子难受,很快在这个别样的故事里进入了梦香。

    赫邶辰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了握小宝的手,察觉微微有些汗意才放下心来,等到他彻底睡熟了赫邶辰才离开。

    出来院子,赫邶辰远远的看到林妈妈站在院子里活动身体,他并没有走近,心里却募的平静下来。

    等上了车,赫邶辰才想起给小张回电话,“苗温雅出什么问题了吗?”

    小张在那边艰难的开口,“她走了。”

    赫邶辰瞪圆了眼睛,“走了?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她走了,离开这里了。”

    废话,老子现在是让你解释走了的意思吗?是让你解释这件事情好不好!

    或许是感受到了老板的愤怒,小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小张就是那个个子略低一些的保安,他们今天把苗温雅控制住之后,赫总交待先不要有任何的动作,奈何他们不动苗温雅动啊!

    上次的事情让她印象深刻,今天才被一堆人围起来,苗温雅的呼吸就变得急促又紧张,那种恶梦般的事实,她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

    所以不等赫邶辰这边下命令,苗温雅如破碎娃娃般跪坐在地上,开始一边哭泣一边祈求的路程,然后过了有一个小时吧,她突然起身,决绝般的冲进卫生间,小张在后面跟着并没有动作,毕竟是一个女同志,他也不好意思做的太过了。

    可没想到卫生间突然就传来砰的响声,小张冲进去一看,竟然是苗温雅抡起自己的包包砸到玻璃并打碎的声音,不等他有什么动作,苗温雅先捡起一小块儿镜子碎片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威胁着你们再靠近我就怎么怎么样。

    小张本来不欲理她,可苗温雅下了狠心,使劲往下扎了扎,血珠突然就流了出来,这下小张也慌了,赶紧就给赫邶辰打电话,没想到却被挂断并且来了一句随他搞。

    这特么的就尴尬了。

    他做这事本来就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再碰上这么个难缠的女人,小张没办法,就先把人放走了。

    “但我现在还派人跟着他呢,要再抓回来吗?”3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