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二章 智商偶尔在线
    赫邶辰此话一出,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赫建国看着赫邶辰,赫邶辰盯着赫建新,赫建新疑惑的瞄着周婷,周婷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或许是旁边的那道视线太过炽烈,她不得不抬起头来与他对视,“建新,对不起,我有件事瞒了你,其实我在认识你之前就认识了赫邶辰,”她说着还看了赫邶辰一眼,“我曾经很仰慕赫二少的威名,所以对未曾了解过的他有过一些少女怀春的梦想,不过后来很快就幻灭了,虽然如此,赫太太却一直对我横眉冷对,介于赫二少对妻子海宠的模样,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还不放过我,还要往我身上泼脏水,难道我失去孩子还不够吗?”

    赫建新的手几经犹豫后终是握成拳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看向赫邶辰,“你继续说。”

    周婷猛的抓着赫邶辰的衣襟,用力到指节都发白,“建新,你不相信我?”

    “相信,我只是听听他还想怎么污蔑你,怎么?你不敢听下去了么?”

    周婷讪讪的放开手,静静的瞧着赫邶辰不说话。

    看着像是认同赫建新的话,实际上她只是在想什么时候露出马脚让他对自己起了疑心。

    赫邶辰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摸出来一张纸递了过去。

    赫建新看了眼顶头的几个大字,疑惑的念出声,“亲子鉴定书?”

    “对。”

    “谁的?”

    “你的。”

    “卧槽!”赫建新惊的立马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赫邶辰你什么意思!”

    “二叔你别着急啊,慢慢看下去就不明白了么!”

    赫建新重新拿起那份化验单,直接翻看到最后,可能性为百分之二十,并无亲属关系。

    他把化验单直直的拍到茶几上,“赫邶辰你在玩我么!”

    “谁玩谁还不一定呢,如果非要追究的话也是你玩我们在先,或者说,你被别人玩在先,但这个别人一定不是我!”赫邶辰正神色,接着说,“这份化验单是二叔你的不假,因为拿过去的是你的头发,我爸亲自拿的。”

    赫建新心想,怪不得那天他哥特温柔的摸他头来着,合着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二叔你就不好奇另一份是谁么?”

    赫建新嗤笑一声,“谁知道是谁,难不成还能是我儿子!”

    他本来还想着赫邶辰是不是真的知道些什么隐情,现在看来,他就是打着看热闹的幌子过来打趣自己的,“婷婷,我们走。”

    “是不是儿子我不知道,但确定是孩子没错,对,就是你以为的你的孩子。”赫邶辰重重咬了你的两个字。

    赫建新保持着半弯腰的姿势一动不动,“我的?孩子?”

    他的声音里都带着颤抖。

    仿佛在找寻那一丝的不确定。

    “对,和你的头发一起送去的就是周小姐的脱落物,所以这就是她不得不自导自演一出被人迫害以至流产戏码的原因。”

    赫建国撇撇嘴,心想你这臭小子瞒的可够紧的,这么大的事都不和我说一声,但面上依然不显,体现了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应有的素质。

    赫建新突然重重的坐回沙发,脸色苍白。

    周婷死死的盯着赫邶辰,眼里射出怨怼的光,“赫邶辰你血口喷人,你以为你随便找出这么一份莫须有的东西拿过来给我就会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吗!你做梦!”

    撂完狠话后她搂上赫建新的胳膊,“建新,这不是真的,我是什么人你最清楚了,这怎么可能是真的,一定是赫邶辰,不,是蒋黎,她害我没了孩子不说,还要冤枉我清白,她就是这么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建新,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建新……”

    赫邶辰手紧紧握拳放在两侧,“周婷,你真应该庆幸你是个女人,不然现在我一定揍的你连你妈都认不出来。”

    明明声音并没有多高,但听在周婷耳朵里,却生生的令她打了个寒颤。

    可眼下她顾不上那么多,至于赫邶辰对她是喜是厌都不是最重要的,赫建新才是关键。

    赫建新看她一眼,眼神里有她陌生的情绪,似是愤怒,亦似是失望,“婷婷,他说的,可是真的?”

    周婷顿住,一时没了言语。

    赫邶辰火上浇油,“周小姐,是不是我应该再给出一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亲子关系鉴定书你才肯说真话!”

    周婷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面如死灰。

    赫邶辰冷笑一声,“很不可思议对不对,你觉得你做的够好够隐秘对不对,周小姐我提醒你一句,我们华国有句古话说的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讲的,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你还不懂的话我说的再简单些,叫纸里包不住火,你看,玩火自焚了吧?”

    “你住嘴!”周婷的手指尖离赫邶辰的脸只有几公分的距离,眼睛红的像是下一刻便会喷出火一般,“赫邶辰,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因为你心术不正。”

    赫邶辰说完这话就招呼赫建国一起走,赫建国起身,觉得自己于情于理都应该安慰赫建新一下,可他搜肠刮肚也找不出什么安慰的词来,主要是这个事太特么的刺激了,刺激到他现在脑子里都不太能够转得过弯来,可即使这样,场面话也是要说的,“那个,建新啊,我们就先走了,你这个、这个、额,好好休息,有什么事跟我们说,都是一家人。”

    他才起身,赫建新抄起茶几上的纸片就扔了过来,“还一家人,说什么一家人,去尼玛的一家人,一家人会这么对我?一家人在这儿坐着看我笑话?”

    赫邶辰慢条斯理的把外套穿上,“笑话是因为你做了所以我们才能看,二叔,做人可以糊涂一时,却不能糊涂一世。”

    赫建新叉着腰粗喘气,“对,我是糊涂,所以你就能这么戏耍我么!就这么一件破事,看你嘚啵嘚嘚啵嘚的这么一通说,还一样样的给我往出拿证据,证据你大爷的证据,拿我当猴耍呢是吧!”

    “竟然被你发现了!”3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