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章小白药片
    一间会客厅,三个男人,都在那里站着没人开口说话,直到病房里面传来细微的声音,然后门被从里面轻轻的推开,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来。

    “建新?怎么了?”周婷四处看了看,然后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发生什么事了?”

    赫邶辰心中冷笑,装什么装!刚刚吵成那副样子你不出来在里面装聋,现在三个人安安静静的站着你倒是知道出事了!

    果然啊,有对比更有真相,他实在是对这种女人喜爱无能。

    赫建新看到周婷,一脸的心疼,“你快回去躺着吧,出来干什么,这里什么事都没有,乖啦,回去休息!”

    周婷却对此恍若未闻,径直往他们那边走去。

    废话,她也想好好在床上躺着歇着,可她哪里能安心歇下呢,这个赫建新真是白吃了这么多年的米饭,脑子里面都长草了吧!

    刚刚和护士的冲突她也就不说了,可现在竟然还敢扬言要和赫建国断绝关系,这个男人就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草包,平时有人捧着点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如果真的没有了赫建国的帮持,就他现下手里的股份被收回,自己又没个产业,他是想让自己跟着喝西北风吗!

    “大哥和邶辰来了怎么不让人坐啊,这两天发生的太多的事,我们一时顾不过来,麻烦你们这么晚了还跑一趟。”

    赫建新有些不悦的扯了扯周婷的胳膊,示意她少说几句。

    周婷却反手直接挽上他的手臂,“这几天因为我的事让你们费心了,你们也知道建新他有多在意这个孩子,发生这种事也请你们体谅一下他的心情,所以他的一些说的话或者一些作为让你们难受也请多担待一些,算是我的一个请求吧,我也不想去怪谁,只是不愿意在失去孩子之后再失去生活的平静。”

    这么一番话下来就连赫邶辰都不得不佩服,周婷这话说的滴水不露,不仅把刚刚赫建新那番决裂的话当成了无头脑的发泄,还话里话外的透露出了她的大度容忍,说什么不愿意追究谁的责任,那不就是坐实了蒋黎把她推倒才导致流产的事么!

    赫建国看了看赫邶辰,然后静静的坐在一旁,眼观鼻装雕塑。

    反正他来是因为赫建新在医院里闹腾,既然这事解决了他也乐得在一旁看戏。

    倒是赫建新,在听到她这话后低头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眼圈都红了。

    赫邶辰听完这话冷冷一笑,打的一手好算盘,以退为进,但是抱歉,这个锅我们不背!

    他的手插在衣兜里轻轻的玩转着一粒小小的药片,不知道这东西出来眼前的女人又会找出什么样的说法来!

    赫建新无力的摆摆手,“你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等婷婷出院了再说,你们也别以为我会委屈求全,我只不过是不愿意在这里因为这些事打拢到婷婷休息。”

    赫邶辰起身,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东西来,小小的药片被他包在拳头里,然后轻轻的放到茶几上。

    他故意把动作放慢,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直到那粒白白的小东西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赫建国和赫建新死死的盯着他的手,然后“……”

    你特么是在逗我们么!

    这什么东西竟然还缺了一小半?

    只有周婷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她不信事情会这么寸,却又觉得赫邶辰拿出来的仿佛就是事情的真相。

    周婷的手紧紧的抠着赫建新的胳膊,她此刻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有眼睛在

    随着赫邶辰的动作而转动。

    她的脑袋现在疯狂的转着,一边在自我开解说不会有任何的证据,或许只是赫邶辰的试探,另一方面却担心着事情真的揭露出来后她该项怎么办!

    是打定主意不说?

    还是先发制人毁灭那个小东西?

    当然是打定主意不说了,咬死牙关她不认识眼前的东西,赫邶辰能奈她何!

    心里有了决定,周婷脸上也慢慢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

    赫建新沉不住气,他指了指桌上的东西。然后看向赫邶辰,“这什么玩意儿啊!你有事没事,没事就走!”

    他的脸上明晃易学的写着这里不欢迎你。

    赫邶辰转眼看向周婷,“怎么?周小姐不给我二叔解释解释吗?”

    周婷脸上挂着淡淡的疑惑,“邶辰看你这话说的,莫名其妙拿了个东西过来让我解释。我都不认识解释个哈!”

    赫建新拍了拍她的背以安慰。

    在他开口赶人之前赫邶辰先开口,“我叫你周小姐,你却喊我邶辰,这个不合适吧,烦周小姐下次开口请叫我一声赫先生,如果你觉得这里姓赫的人太多的话,叫我赫二少也行,毕竟别人都是这么叫的。”

    周婷的另一只手紧紧握成拳,这话她两天前才听过,如今却又要再听一遍。

    凭什么所有人都看不起她!

    凭什么她捧着这份真心却被告人当成狗屎!

    周婷心里越恨,脸上就笑的越甜,“我原以为我们可以成为一家人的,就算做不成家人我也愿意与你交好,如果邶辰……不,赫二少你真的不愿意的话我以后也会多加注意,毕竟也不是什么上赶子的买卖。”

    赫邶辰脸色不变,倒是把赫建新心疼的要命。

    “行了行了,叫唤什么呀,一个名字而已,说的好像谁稀罕似的!说完了就走吧!这么晚了,怎么,还要我留你们吃宵夜吗!”

    “我还没说完,这片药的事我们不还没说呢么!”

    虽然打定主意说不知道是一回事,但这种事能拖就拖,周婷微微皱眉,往赫建新身上一靠,“建新,我有点难受……”

    赫邶辰看着她,眼里似笑非笑,“周小姐,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可你的聪明劲儿好像用错了地方,有些话我们不说你还以为自己能只手遮天呢,呵呵,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就等一会儿把话都说开了再难受,毕竟这种话不是随时都有用的对吧?”

    赫建新先看看赫邶辰再看看周婷,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草包赫建新一拍桌子,指着桌上的小白片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句,“说!这到底是什么!”

    赫邶辰看着她,眼里似笑非笑,“周小姐,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可你的聪明劲儿好像用错了地方,有些话我们不说你还以为自己能只手遮天呢,呵呵,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就等一会儿把话都说开了再难受,毕竟这种话不是随时都有用的对吧?”

    赫建新先看看赫邶辰再看看周婷,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草包赫建新一拍桌子,指着桌上的小白片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句,“说!这到底是什么!”3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