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样的夜晚
    到底是几十年的老夫妻了,周琴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轻轻的走了过去,上床抱了抱这个男人,“你别想太多,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吧。”

    赫建国嘴角翘了翘,握住了那双陪伴了他半辈子的手,可是嘴里却不饶人,“哼,你谅说的好听,这两个孩子哪个你少操心了!”

    周琴猛的坐起身来,“废话,我生的我不管谁管!”

    赫建国,“……”

    卧槽,说好的安慰呢?

    怎么才一秒就画风突变!

    周琴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赫建国,如果他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自家妻子正在不自觉的抠着手指,“那个,老赫啊,建新他,他真的说过会对邶辰不利的话么?”

    赫建国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反问,“你问我这个问题的重点是怕他对邶辰做些什么呢还是怕我夹在中间会为难会难过呢?”

    被自家老伴说中心事,周琴简直不能更傲娇,“哼,我问你你回答就是了,说的些什么有的没的!”

    她的确是怕赫建国会失望,即使他那不成器的弟弟已经无数次的让他失望,可她还是不愿意看到这个男人伤心难过的样子。

    赫建国紧了紧手,把人圈在怀里,“你放心吧,我这个人对事不对人。”

    他当年就是不愿意和赫建新争抢,所以才主动的退出公司,还直接来了个大撒手不管,赫邶辰更是铁血手腕,不给赫建新没有任何的可乘之机,稳稳的坐好了赫氏的第一把手。

    周琴叹口气,“可不是呢,邶辰,那是我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现在就怕他二叔气极之下来阴的,万一我儿子有个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呢!”

    赫建国想和她说按照赫建新的性子翻不起什么大浪来,却在看到她那副愁云惨淡的模样时破了功,他直接笑出声来,“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在生了老二之后一直遗憾不是个闺女呢!”

    听着这话周琴直接炸了毛,她一直想要一个软萌亲切的姑娘,奈何生了第一个是儿子,第二个还特么是带把的,不过她也就是嘴上唠叨了那么一句,这男人竟然记了这么些年。

    “你真是够了!”

    赫建国失笑着看着眼前的女人,即使保养良好,也不若当年的风光,可自打遇到她之后,便再没有人能入得了眼。

    如今这般娇俏的话语在她身上毫不违和,一如当年她插腰指着他说都怪他,什么破染色体,还让他再赔个女儿给她。

    周琴这边正气着呢,就看到眼前的男人陷入了一种傻笑的状态里,她挥了挥手,“嘿,回魂了。”

    话才落音,就一阵晕眩,然后直接被人给翻身压了下来,周琴看着赫建国眼里的深沉,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那个,干嘛呢,大半夜的!”

    “我来赔你个女儿吧!”

    周琴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赫建国的思维,“喂!你别……你……放开……你个老不正经的!”

    赫建国朝她一笑,眼角漾出幸福的纹路,“那我就不正经给你看!”

    真正的智慧,是懂得避其锋芒,不战而屈人之兵。

    圣母医院,A市最顶极的妇科私人医院,赫建新正在病房的阳台上抽着烟,一根接一根。

    窗外万家灯火,他想象出无数的家庭的幸福,可偏偏到了自己这里,怎么就成了这般模样。

    外面传来敲门声,他看了看时间,十点整,这是护士进行的最后一次查房,果然,进来两个漂亮的小姑娘,对周婷进行外例行的询问后又嘱咐了几句注意事项,其中有一个小姑娘临走前看向他,小声的提醒,“别抽太多烟了,对您的太太不好,对您自己的身体也有伤害。”

    另一个小姑娘扯了扯她的衣服,示意她不要管太多,能住得起这种病房的人哪里是泛泛之辈,又怎么是她们可以指使的人。

    所以这里工资高但是受的气也不少。

    这个小姑娘可能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朝着赫建新歉意的笑笑,“晚安。”

    鬼使神差,赫建新把人留了下来,“像婷婷这种情况,她的身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

    小姑娘腹诽,这话您都问过八百遍了。

    “您不用担心,太太还年轻,身体复原能力好,看您的样子也就三十出头,正当年,所以等身体养好了再要一个孩子就是。”

    听着小姑娘这话,赫建新露出久违的笑脸,他摸了摸自己的脸,三十出头么?

    很好。

    可能是他愿意屏蔽那些不好的声音,所以这个小护士的话格外中听。

    “那婷婷吃的东西还需要有什么特别注意的么?”

    小护士摇了摇头,“医院的营养套餐就可以,您不需要再特别加些什么。”

    赫建新仍旧笑眯眯的听着。

    小护士想了想,接着又说道,“等您家夫人出了院之后好好照顾着就是,像普通坐月子一样……”

    她正数着一些注意事项,没注意到眼前的男人眼神变得狠厉,话还没有说完,赫建新就发了飚,“出院?谁和你说的我要出院了!谁特么会出院!在这事情没有结束之前我绝对不会出院的!”

    也怪这小护士虎,她还问了一句,“您不出院是要一直住在这里么?”

    这句话不知怎的就碰到了赫建新的创伤开关,他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摆件扔到墙上,“怎么了?老子住在这里怎么了?老子的儿子没有了,老子还不能住了是吧!再说了,老子有钱!有钱!老子想住哪里住哪里!你管得着么!”

    这小姑娘才来不久,她瞪着一又眼睛,眼泪还在眼眶里打着转,“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这么不讲道理!说话还这么不文明!”

    赫建新气的红了眼,他怒气冲冲的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还指着人家护士逼问,“我怎么样了,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是不是!”

    赫建国接到电话的时候才在阳台点着了事后烟,微微叹口气,还是选择了过去。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