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七章 谁不放过谁
    “小黎,小黎醒醒……”

    黑暗中,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她,声音太过遥远,她找不到源头也给不出任何回应。

    “宝贝儿?宝贝儿?醒醒,快醒来!”

    这个声音好熟悉,蒋黎皱皱眉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突然出现了一个光点,然后慢慢的越来越大,由点及圈,然后从光圈里出现了一个孩子,一个漂亮的小男孩,穿着格子衬衫背带裤,她惊讶的翘起嘴角,好精致的小男孩。

    哪里来的小王子?

    小王子慢慢的朝她走过来,一脸的不乐意,“为什么忘了我?为什么忘了我!”

    蒋黎还没有回答,小王子就开始长大了,对,是以她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成长,小王子竟然变成了赫邶辰。

    “小黎?小黎!”

    蒋黎来不及惊讶,因为她……醒了。

    一睁眼就看到赫邶辰跪坐在她身边,一脸的焦急。

    “你做恶梦了?”

    蒋黎揉揉眼睛,然后咧嘴绽放个明媚的笑容,“刚开始是恶梦,不过我后来梦到你了。”

    赫邶辰,“……”

    他才洗完澡过来,就看到蒋黎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样子,他把她抱到怀里拍着哄着却没任何用,于是想着把她叫醒,可他只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

    梦到了他?

    于是笑了?

    赫邶辰揉了揉蒋黎的头发,“嗯,睡吧……”

    蒋黎闭上眼,往他怀里蹭了蹭,轻轻的嘟囔着,“有点头疼……”

    或许是因为他的怀抱太过温暖,他的声音太过温柔,他的气味太过熟悉,蒋黎慢慢地重新进入梦里,她好像忘了告诉赫邶辰关于小王子的事了,这是她在睡着前想的最后一件事。

    看着蒋黎平稳的睡去,赫邶辰长舒一口气。

    轻轻的给她把被子掖好,静静的看着她恬静的睡颜,赫邶辰出了神,她刚刚说什么来着,头疼?

    是最近烦事太多了?

    还是周婷的事让她想起过往了?

    或者是,流产的后遗症?

    赫邶辰一个人坐在床边陷入了沉思,越想越是后怕,直到嗡嗡的声音响起,原来是赫邶星的电话。

    他轻轻的给蒋黎掖好被子,又俯身啄了啄她的额头才离开,关门前细心的打开小夜灯。

    看到赫邶辰从楼上下来,赫邶星挑眉一笑,“哟!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春宵一……”

    话头到此截然而止,就见他呲牙瞪眼的后仰到了沙发上。

    谢桐冲着赫邶辰笑笑,淡定的把手从某人的腿上收了回来。

    赫邶星揉了揉被360度旋转后又回归原位的肉,瞪着眼看向罪魁祸首。

    后者却笑眯了眼看向自家弟弟。

    简直……

    酸爽!

    直到他把目光收回,谢桐脸上的笑意更甚,看不出来赫二哥心情不好么,你还开这种没有营养的玩笑,你个没眼力劲的!

    “赫二哥,小黎睡了?”

    赫邶辰点点头,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赫邶星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样,他伸手指着赫邶辰眼睛却盯着谢桐,“你叫他什么?赫二哥?”

    谢桐眨眨眼,有什么不对吗?

    她都叫哥好多年了。

    赫邶辰也同样看了过来。

    赫邶星撇撇嘴,开始找外援,“妈你说说,邶辰叫我哥,我媳妇叫他哥,这算怎么个辈份!”

    谢桐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赏了他个白眼外加一胳膊肘,凭白红了一张脸。

    赫老爷子已经回房间了,赫建国作为老大,就算是面子工程也得作足了,所以刚刚起身又去了医院。

    周琴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着打圆场,“邶星说的对,桐桐以后是该注意了,总不能和邶辰说话时叫二哥,然后邶星反过来叫你嫂子吧,哈哈,好可爱啊……”

    谢桐和赫邶辰一下子成了中心人物,赫邶星还试着打趣,“来,我最可爱最英俊最亲爱的弟弟,先叫声嫂子来听听。”

    不出意外,刚刚疼过的地方又来了个二次伤害。

    赫邶星小声的抱怨,“你就不能换个地方掐么!”

    谢桐,“……”

    这不是顺手了么!

    赫邶辰咳了咳,他抬起手无意识的敲着茶几面,这是他在紧张时才会有的动作,“我们现在只有她进出药店买药的视频,她如果一口咬定没吃我们也没办法。”

    周琴轻轻的握上他的手,劝慰道,“你别担心,人在做天在看,我已经把她的血迹和落胎送去检查了,等结果出来也是一样。”

    赫邶辰摇摇头,“我不担心这个,别说和小黎没关系,哪怕真的是小黎做的我也不在意,我也不怕二叔他过来闹,我就担心小黎,刚睡觉还做梦了呢,白着一张脸皱着眉,我就怕她再想起以前的事,唉……”

    他知道那场意外对蒋黎来讲意味着什么,虽然她嘴上说着不在意,而且也表现的可圈可点,可他就是知道,这件事是蒋黎心中最难言的痛。

    他懂她小时候的孤单,他懂她对那未曾谋面的宝宝的爱,他懂她为了他而掩埋的痛楚。

    就是因为了解,所以才更心疼。

    正说话间,门铃响起,周琴去开门,原来是赫建国忘了带钥匙。

    “爸呢?”

    “回屋睡去了,下午去会他那些老朋友了,喝了点酒,大概已经睡下了。”

    赫建国换了鞋,先进去看了看老爷子,然后才回到客厅。

    他看了一圈众人,赫邶辰倒先笑了出来,“没事,爸你就说吧,二叔他还能翻了天不成!”

    见他都开口了,赫建国也不再犹豫,把刚刚去医院的事说了一遍。

    其实无非就是赫建新相信周婷的话,一口咬定是蒋黎报复他,所以才发生那些事的,赫建国说的风清云淡,事实上情况远比他转述的要激烈的多。

    他说完这些话顿了顿,然后看向赫邶辰,“邶辰,你二叔他还说不会放过你之类的话,我怕他来阴的,你最近上点心,保护好小黎,公司也是。”

    赫邶辰闻言邪魅一笑,“来呀,就怕他不来!”

    是夜,赫建国靠在床头,不看报也不看书,周琴去洗澡前他就这姿势,她都收拾好出来了他还是这副模样。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