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疑似流产
    蒋黎明显感觉到自家婆婆有话要和谢桐说,便起身往外走去,虽然长辈开口说可以回房间,但她还是选择去了客厅,这是做为一个晚辈的礼数,即使那里有她不喜欢的人。

    赫邶辰伸手,蒋黎摇头,她径自坐到了对面,嗯,离她不喜欢的人远一些。

    没过几分钟,周琴和谢桐也走了出来,周琴看了一眼,坐到了蒋黎身边,谢桐也跟着坐了下来,蒋黎心中偷笑,这是要在气势上给她加油的节奏么!

    赫建新把杯子往前一推,“小黎啊,壶里没水了,去烧点水过来。”

    蒋黎轻抬头,慢慢的瞟了他一眼,没做声也没动。

    一看她是这种态度,赫建新当即便急了脸,“爸,你看看你看看,大哥大嫂你们也不管管!这是待客之道吗!有这么招待客人的吗!到底是没有人教的孩子,这么没礼貌!”

    蒋黎其实是不想理他的,可他这话摆明了就是撕开她的皮肉,露出血淋淋的内脏,更重要的是,她从不觉得自己有人生没人养是怎样的一种低人一等。

    不等蒋黎反驳,周琴便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腿上并且轻轻的拍了拍,“小黎这个孩子别的我不敢说,但是懂礼貌人品好是我最喜欢她的地方,想当初她刚进门的时候我那样对她,这孩子不仅没有记恨我,还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把我们当成亲爸妈一样爱戴着,建新你不能因为不了解她就这么污蔑她呀!”

    周琴这话摆明了就是打了他的脸,赫建新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

    可不等他接话,老爷子又开口了,“是啊!这孩子厚道。”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却透着万斤的重量。

    赫建新手紧紧握拳,手背上的青筋爆起,显示着它主人的愤怒。

    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这次是赫邶辰,“二叔你说话就说话吧,干嘛这么阴阳怪气的,明知道小黎的出身,还专门往她伤口上撒盐,你考虑过她的感受吗,你考虑过听这话的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感受吗?你怎么当人长辈的,再说了,小黎才不是有人生没人教的呢!她在孤儿院里有林妈妈照顾,还有孤儿院的老师在教她,后来上了学,都是和别的同学一起,一路到了大学,不过话说回来,二叔,你家这位什么学历?”

    赫邶辰一开口,就知有没有。

    赫建新,“……”

    为什么话题会有如此的神转折!

    他有些心虚的看了周婷一眼,姑娘清秀是清秀,可这学历嘛,咳咳,高中缀学……

    周婷低着头,眉头拢起低低的山峰,她总以为,在赫邶辰那里,即使她于他来讲不算朋友,不算亲密,可在他的心里,她总归是特别的,是不胜于蒋黎却区别于蒋黎的存在,没想到他却能如此坦然的把她拉到旋涡中心,拿着她血淋淋的躯体来给蒋黎挡箭!

    刚才是,现在是,以后……应该还会是!

    赫建新小心翼翼的问话她没有听到,周婷此刻心里脑子里全是一句话,赫邶辰不在乎我,一点儿都不!

    “婷婷?你怎么了?不舒服?”

    周婷像是突然元神归位一样直起身来,摇了摇头,“我没事!”

    事情到了现在应该已经结束了,赫建新给自己搭了个台阶下,哪怕这局面是他自己作起来的!

    可赫邶星接着笑了笑,又说,“二叔,水就在茶几底下,你直接拿壶接了烧就行,没必要再让小黎去别的地方跑一趟。”

    赫建新一口老血压在喉头。

    “建新啊,在那边,就是靠你最近的那个小格里。”

    赫建国的神补刀终于让他那口老血喷出三尺远,只是他们看不见而已。

    等到气氛终于又其乐融融起来,赫凌才靠近赫建新一些,低声耳语,“二叔,虽然我和你是一国的,但是我能不能拜托你不要再做那种蠢事了!”

    赫建新瞪了他一眼,扭过头默默的喝水。

    如果不是环境不允许,他真想吼一嗓子,都特么是一群坏人!

    太坏了!

    坏到骨子里的那种坏!

    周婷起身,和周琴点点头,“大嫂,不知道卫生间在哪里?”

    周琴给她指了个地方,她还是略带不好意思的开口,“能不能麻烦您带我去一下,自从怀孕后,我总是觉得莫名的害怕。”

    周婷的情绪不像做假,可周琴毕竟是长辈,赫建新倒是有心想陪着去,又怕被人说闲话,他有些求救的看着蒋黎,蒋黎叹口气,“走吧,我带你去。”

    “谢谢小黎。”

    蒋黎撇嘴,心中腹诽,假,真假,太假了!

    赫邶辰脸上漾起笑意,如果有人能读懂他的内心的话,他现在是这么想的,二叔也太次了,如果说这话的是蒋黎,他才不管别人的眼光和看法呢,他一定二话不说就陪着小黎去,而且是得把人抱过去再抱出来,想起抱着小黎的感觉,总是不自觉的就很幸福,于是,相由心生。

    这边蒋黎带着周婷来到卫生间,她倚在墙上,“喏,进去吧。”

    周婷浅笑着应下,过了一两分钟,突然轻传来“啊”的一声,蒋黎推门进去,就看到她倒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肚子哀嚎。

    蒋黎不敢上前去查看,她慌忙跑过去叫人,“邶辰,快,周婷不知道怎么了!”

    赫建新一听这话就往卫生间跑去,甚至没注意到还撞了蒋黎一下。

    周婷也起身跟了过去,不过她还握了握蒋黎的手。

    赫邶辰把她牵到自己身边,蒋黎的双手冰凉,甚至还有微微的颤抖,赫邶辰知道,她在害怕。

    看到周婷的样子,本来已经遗忘到差不多的流产阴影像是画面回放一样又重新回到她的脑海里,她清楚的想起那天发生的一切,一幕幕的像慢镜头播放,让她害怕,让她胆颤。

    赫邶辰心疼的搂上她的肩,“没事了没事了,乖,宝贝儿,看我,没事,我在这里。”

    听到他的声音,蒋黎终于抬起头,涣散的目光也终于慢慢有了焦距。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