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周琴把蒋黎和谢桐都打发到一边站着,“出去吧,真的不用你们。”

    蒋黎不愿意出去,是不想看到那些因为她而起的争执,或许不只是因为她,但她又绕不开,至于谢桐,人家还不是赫家人的说。

    “年初年尾不干活,就表示这一年都不用受累,你们就消停的享受生活吧。”周琴一边收拾一边朝她们说。

    蒋黎微笑着,她无比庆幸能遇到赫邶辰,能碰到这么好的一家人。

    谢桐晃了晃腰,“哎哟,这才站了一会儿腰就酸,怎么有种未老先衰的感觉呢!”

    “哈哈,那是你平时缺乏锻炼的感觉!”蒋黎抓了一把瓜子放她手里。

    谢桐点头,轻靠在蒋黎肩头,“你说的对,赫二哥平时和你的双人锻炼太有效果了。”

    虽然她的声音压的极低,哪怕知道除了她俩没人听到,即使是在那边忙碌的周琴,蒋黎还是羞红了一张脸,“桐桐你学坏了!”

    谢桐看着自己的成果笑的张扬。

    周琴挥挥手,“行了,不愿意去客厅就去餐厅坐会儿,要不回房间也行,家里没那么多规矩。”

    蒋黎想了想,牵着谢桐去了餐厅。

    虽然周琴说没那么多规矩,但毕竟外面长辈都在那里,她们也不好自己回去,正好趁着这时间还能说会儿话。

    “桐桐,你为什么不开心?”

    蒋黎从见到她开始就想问这个问题了,却一直都没有时间,一来是她回来的就够晚的了,而且回来后还一堆事。

    谢桐无意识的抠着手里那几颗瓜子,也不往嘴里放,“家里一摊子事,不回去也罢。”

    蒋黎伸手覆上她那双无意识微微擅抖的手,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却在看到进来的人后被堵了回去。

    “我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周婷浅笑着走了过来。

    蒋黎心里明明愤怒的要命,却止不住的翘起了嘴角,站在她面前的姑娘,仿佛是开了挂了忍者,明明只是一个小人物,却杀人于无形。

    倒是谢桐意识到了她的情绪波动,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小黎,再帮我拿杯牛奶好不好?”

    蒋黎很想说不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和这个破坏你家庭和谐的主导火线大眼瞪小眼么?

    “周小姐,你还是出去休息吧,这里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蒋黎一边起身一边说道。

    周婷却恍若未闻,她径自走到谢桐身边,自来熟的拉开椅子坐下,“上次真的对不起,我没有想要伤你,胳膊没事了吧?”说着便要伸手去看。

    谢桐不着痕迹的躲开,她稍稍往后挪了挪,“没事。”

    蒋黎端着牛奶回来,看着周婷快要哭的样子,霸气的把牛奶往桌上一拍,“桐桐,你听过猫哭耗子的故事么?”

    谢桐撇撇嘴,不予评价。

    “小黎你误会我了,我真的只是想过来帮忙的,我也是真的关心姐……桐桐的。”

    和赫邶辰待的久了,蒋黎也学了几分他的懒散,慵懒里透出的是对眼前人的不屑,“周小姐这话太过亲密了,我叫你周小姐,你理尚往来应该叫我蒋小姐或赫太太。”

    她不是不想纠正关于谢桐的称呼,只是苦于没有立场,所以她只能把战火都拉到自己这边来。

    周婷等了好一会儿才再开口,“我们……以后会是一家人啊!”

    “对啊,一家人,为了自己利益能敌友不分的一家人,为了怕利益缩就敢无法无天的一家人。”

    周婷抬起头,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你这是迁怒!我又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蒋黎气乐了,“哟,合着你是皇后还是公主啊,说都说不得了,更何况,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怪我喽?!”

    等周婷低头再抬头,眼里的泪水已经流了出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也不用这么侮辱我……”

    淡淡的声音里满满的委屈。

    蒋黎特想吼一嗓子,你特么管这叫侮辱?这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挤兑吧!

    她其实还想问问周婷,怎么商场的你和家里的你如此不同,难道是攀高踩低出去豹子回家变猫?或者更甚者,你特么是不是人格分裂你自己说!

    可蒋黎什么话都没有说,确切的说,是有人不给她说下去的时间,赫建新像只被抢占了领地的狮子,朝着她们就扑了过来,“蒋黎你别欺人太甚!”

    赫老爷子军人出身,上过战场,一身正气,最讨厌的就是做人太奸和乱搞关系,所以赫建新在离婚之后只有过偷摸的地下恋人,或者叫伴儿,如今竟然领回来一个未婚妻,还是未婚先孕的刚刚成年的未婚妻,赫老爷子的怒火可想而知,他受不了客厅里的压抑,以找周婷为借口去了厨房,没成想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家宝贝被人欺负的哭红了眼。

    蒋黎这才明白刚刚周婷那泫然欲泣的模样是怎么回事,合着给自己下套呢!

    “二叔这话得说明白了,我欺负谁了!”蒋黎不给他控拆的机会,“这位周小姐说要过来帮忙,你看我和桐桐都还在这歇着呢,怎么好让客人忙呢,我就义正言辞的告诉她不用,而且还特别严肃的请她出去休息,二叔你觉得我是哪里做错了?”

    赫建新明知道她在扯淡却没办法反驳,怎一个憋屈了得。

    “那、那、那婷婷为什么哭?”

    蒋黎撇嘴,“孕妇嘛,情绪多变很正常。”

    谢桐把脸扭向窗口,肩膀抖个不停。

    周琴从厨房里出来,一脸的诧异,“哟,怎么?聚会改在餐厅了?”

    赫建新赶紧哄着周婷往外走。

    他对上周琴也不一定有好果子吃,所以那句话说的挺对,都是姓周,差距怎么这么大。

    没有人注意到周婷眼里一闪而过的阴鸷。

    周琴一只手揽上一个儿媳妇,“没事,有我呢!如果不想待就回房去吧,我出去看看。”

    蒋黎扯出一张灿烂的笑脸,她就知道自家婆婆是专门出来给她们解围的。

    看到人都出去了,谢桐才开口,“说,谁是耗子?”

    蒋黎,“…”

    嘿,你的点这么奇怪大哥知道吗!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