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下雪了
    清晨蒋黎一睁眼,就看到自家老公撑着头笑眯眯的看着她,“宝贝儿,新年快乐。”

    蒋黎也翘起嘴角,“老公,新年快乐。”

    一过元旦,就是新的一年了,赫邶辰低头啄了啄她的唇,“你再躺会儿,我去给你端早餐。”

    蒋黎拉住他,“没事,我自己下去吃。”

    “我要是不下去的话估计一会儿林妈就送上来了。”

    蒋黎权衡利弊,同意了这个决定,赫邶辰走到门口又返了回来,“你别乱动啊,我一会儿上来抱你去洗漱。”

    吃过饭,赫邶辰下去送碗,蒋黎靠在床头,看着红褐色的肿处,轻轻的吹了吹,“可怜的手腕啊,跟着我受委屈了,不过赫先生已经给你报仇了,所以就不要生气了,赶快好起来,然后恢复的白白嫩嫩的,要不我会嫌弃你的。”

    “扑哧……哈哈……”

    蒋黎扭头,赫邶辰就倚在门边,看着她自娱自乐。

    虽然说没什么丢面子的感觉,但是被他这么围观着,蒋黎还是觉得颇有些不自在,于是放下手臂,粗声粗气的说,“你不是下去送碗了么,怎么这么快又上来了?”

    赫邶辰双手一摊,“不怪我啊,我刚出去就碰到林妈上来。”

    蒋黎扭头,本是想躲掉他的视线,却无意间看到外面的世界,“哇,邶辰,下雪了呢!”

    “对啊,本来还可以带你去堆雪人呢,不过现在只能看看了。”

    蒋黎轻笑,赫邶辰已经不知不觉的跑到床上来,把人抱在怀里,他的头搁在蒋黎肩上,“等会儿雪停了我抱你下去看。”

    “你给我堆雪人吗?”

    赫邶辰一脸见鬼的表情,“你是认真的?”

    蒋黎点头。

    “嗯。”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下雪,人多也热闹,我们一群人会堆雪人打雪仗,林妈妈就会站在旁边看着我们,那会儿她还年轻,等我们玩的累了她就会给我们换衣服,还给我们端姜汤喝,那么多孩子,折腾下来就是一项大工程,那会儿除了林妈妈还有一个老师,我已经不记得她叫什么了,只记得她来照顾我们的话就不能那么玩,我们就排排站踩雪,然后比比看谁踩出来的漂亮……”

    蒋黎眼神放空,陷入了某种美好的回忆里。

    赫邶辰抱着她的手臂骤然缩紧,“放心,没事了,以后我和你堆雪人打雪仗,我给你熬姜汤,我陪着你我宠着你我照顾你!”

    蒋黎扑哧一乐,“那你怎么不说给我洗衣服呢?”

    赫邶辰捏了捏她的鼻子没有说话。

    蒋黎放松身体,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依靠在他身上,“邶辰,昨天晚上对不起,其实我不是……”

    赫邶辰没有给她说完的机会,“我知道。”后一句他没说,我知道你不是不相信我。

    蒋黎莞尔一笑,既然他不愿再提,那她也就不说,其实她昨晚是生气的,只是愤怒里还带着一抹恐慌,她的手腕,沈露的能干,史密斯和公司员工的青睐,甚至那个女人的手已经不满足的伸向了她的家庭她的家人,她在害怕,会不会真的有一天就保不住眼前的幸福,正因为担心,所以才会由着性子闹腾,才会想要在赫邶辰这里找到安慰和肯定。

    “年三十家里会有一次大聚会,爷爷他们也会来,所以初一我们去孤儿院陪孩子们过吧?”

    蒋黎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闻言一瞪眼,“你愿意陪孩子们过新年?”

    “为什么不愿意?他们不是你的家人吗?”

    蒋黎没有回答,只是嘴角的笑容就没有再下去,虽然赫邶辰陪着她去过很多次孤儿院,虽然孤儿院有事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帮忙,可她还是没有想过这么高贵的一个人会愿意陪她一起挤在那么狭窄的休息室里,陪着他们,给他们温暖。

    以前和吴凌峰在一起时,新年他总是很忙,忙着应酬,忙着交际,忙着为自己打基础,年三十她会回去帮林妈妈包饺子,然后再回去和吴凌峰一起跨年,也是到了初一回去,只是当时只有自己一个人。

    因为下雪,蒋黎又伤着,虽然是休息日他们也不便出门,赫邶辰把人抱到阳台躺椅上,又拿了条毯子给她盖着,“待一会儿就得回来!”

    蒋黎晃了晃手里的笔,表示听见了。

    坐在躺椅上,蒋黎手里拿着本和笔,想着把自己的设计再完善一下,一抬眼便是纯洁的雪花扬扬洒洒,一侧头就是赫邶辰怕她无聊准备的小吃平板,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仿佛嗅到了幸福的味道。

    才把图纸画完,蒋黎喝了口水,电话就响了起来,蒋黎一看,竟是罗越。

    自打上次“不欢而散”后,罗越就再没给她打过电话,只是偶尔在微信上发个信息,也只限于最普通的问候,如今打过来电话,让蒋黎有些意外。

    “喂……”

    “小黎,是我,罗越。”

    “嗯,我有来电啊!”

    那边静默了很久,久到蒋黎有几次都把手机拿下来看对方是不是挂掉了。

    “小黎,我年后就要去英国了,先在英国待两年,然后会去法国再学习两年,之后可能再回国。”

    蒋黎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有些事,她不是不明白,却只能装作不明白。

    “是我喜欢的那所学校吗?”

    “对,就是你心心念的那家,羡慕吗?”

    “羡慕死了!”

    又是一阵沉默,罗越咳了咳,“快过年了,我爸的公司挺忙的,我……我还得帮忙,可能就没办法去看你了,你……你照顾好自己,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蒋黎使劲儿点点头,哪怕他看不到,“我会的。”

    曾几何时,蒋黎看着那家学校的资料满怀憧憬的对罗越说,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罗越受她感动,扬言要一起去,如今机会有了,她却不愿意再去。

    挂断电话,蒋黎又拿起杯子,水是赫邶辰拿蜂蜜和玫瑰煮的,温度晾好才倒到保湿杯里,蒋黎品了品嘴里的甜味,带着花香,一路飘到心里。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