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 赫邶星的随从…
    “赫总,这是明天的时间表。”张默推门进来,递给赫邶辰一张纸。

    赫邶辰草草看了一眼,挥手示意他出去。

    张默才走到门口,就被赫邶辰叫住,“这特么谁做的表格,竟然还有错字?!”

    张默有些不可置信,拿过来一看,果然有一个错字。

    所以老板,你是有火眼金睛吗!

    “这个是下面的人给我的,我也没仔细看,以前这事儿都是小露做的。”

    张默发誓,他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可说出口他就后悔了,沈露要回来一起过元旦的请求被赫邶辰驳回了N次,可她竟然让L市那边的负责人过来谈,让赫邶辰不得不做出让步。

    “嗯,没事,下次细心点就好。”

    赫邶辰把时间表拿在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眉心微微拢起。

    他最近心情都不好,沈露的执着是一颗不定时哑弹,说不准哪会儿就往他和蒋黎身边投一颗,虽然不至于伤亡,却是实打实的伤害。苗温晴的反扑则是看不见的地雷,她给你指的路,就有可能会踩上去,家毁人亡。

    赫邶辰拿让人去调查的东西还没有回过来,现在最明确的就如赫建国所说,照片是真的,所以他现在是一头雾水,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哪天月黑风高夜,他被这样这样,又被那样那样,还特么被人拍了照片,又被苗温晴拿来做威胁!

    “卧槽!”

    赫邶辰甩出一句国骂,被自己的想象吓了一跳。

    可如果不是这样,那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得,事情又回到了起点。

    蒋黎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邶辰,爸妈说让我们回家吃饭,明天一起去公司,我先过去,你晚上直接回老宅。”

    赫邶辰应下,又聊了几句才挂断。

    直到耳边传来嘟的声音,赫邶辰才把手机拿下来,轻轻的注视着手机屏幕。

    手机壁纸是某天他心血来潮拉着蒋黎一起拍的,当时蒋黎正在和面准备包饺子,鼻尖还有一点面粉,头发扎起,素面朝天,带着他所喜爱的自然和柔情,他躲在蒋黎身后,做血盆大口状,像是要咬那个人,也像是要把人家吃到肚子里。

    看着看着,赫邶辰轻轻笑出声。

    找到蒋黎之后,他就和自己说过,他负责解决麻烦赚钱养家,老婆负责吃吃喝喝貌美如花。

    来一个解决一个,来两个解决一双,决不能让这些烦心事影响到蒋黎,影响到他们的感情。

    晚上吃饭的时候,赫邶星打回来电话,说明天就不回来了,再玩一段时间直接回来过年。

    一家人轮着过去和他讲话,到了赫邶辰这里,先是开口和自己哥哥打了个招呼,然后接着就是一句,“你要是过年回来都搞不定人的话我就代表你的那些研究成果鄙视你!”

    蒋黎一边笑着一边接过话筒,“大哥你玩的开心,家里没事,一切都好。”临了她问赫邶星能不能让桐桐接个电话,赫邶星淡然一笑,说,“她太累了就先睡觉了。”

    说完便挂了电话。

    因为开了免提,所以留下一家子人大眼瞪小眼。

    她睡觉了?

    这么早?

    干什么了累着了?

    赫邶辰好笑的摸了摸蒋黎的头,是安抚也是表达喜欢,“行了行了,都吃饭吧,等他回来再问也不迟,人又跑不了。”

    周琴也回过神来,张罗了起来。

    那边赫邶星挂断电话回到房间,谢桐正睡的香恬,原本清爽的短发已经及肩,没有经过任何的处理的头发乌黑光亮,柔顺的撒在她脸上。

    赫邶星走过去,轻轻的把头发给她别回耳后,露出完整的脸,清丽又炫目。

    这是他从小就看上的姑娘,这是他的爱妃,这是他的心之所向。

    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儿,他们已经出来快一个多月了,那边谢家父母不知怎的就知道了周婷的事儿,于是家里还鸡飞狗跳了一场,可谢杉说周婷的身份有点问题,而且并不希望自家妹妹卷进这里来,再加上私心想着给赫邶星一个机会,所以睁一眼闭一眼的就让他把人给带走了。

    其实赫邶星刚刚并没有撒谎,谢桐是真的累了,她最近都在搞装修的事,她准备在这边开一家餐厅,她给起名叫桐桐的家,用的是安然居的商标,做的却不是那种雅致的生意,而是一家自助餐厅。

    赫邶星无条件鼓励,并且深入支持,具体表现为陪吃陪喝陪玩陪选择,当得了刷墙工跑得了外卖哥,谢桐甚至还怀疑过他是不是想参一半股呢!

    手心里的触感湿润滑腻,带着她特有的气味,通过手心传递到赫邶星的心脏甚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直到他的某处铬到生疼,他才反应过来,竟已不自觉的摸上了谢桐的脸,还特么竟然就这么地……硬了!

    赫邶星突然把手撤了回来,像是怕惊扰了梦中的人一般,可谁知道谢桐就这么突然的睁开了眼睛,水雾般的眸子里带着还未睡醒的迷茫,不似平时的精明泼辣,看得赫邶星无端的动了动喉咙。

    “你……”

    “大哥,我想喝水……”

    赫邶星不记得他要说些什么,但是忘不了谢桐喊出大哥的那一霎那他的心情,像是酷暑里突如其来的一场冰雨,舒缓了他所有的不快,疏通了他浑身的经脉,爽的他只想大声嘶吼!

    有多久没有听她这样叫过自己了!

    “想什么呢,我渴!我渴了!”

    赫邶星眨眨眼,谢桐这是在和他……撒娇?

    是的吧?

    他没听错吧?

    看着眼前的人儿像是有爆走的预兆,赫邶星突然福至心灵,“乖,不渴了……”

    然后,他低头,吻住了那张微微撅起的嘴。

    和自己记忆中的触感并无二样,依旧那么地甜美迷人,他不自觉的闭上眼睛,然后伸出舌头,想要汲取更多。

    任由自己的某处胀的更加难受。

    谢桐坐起身,端着水杯喝水,赫邶星宛若伺候着老佛爷一般站在旁边,眼里带着宠溺,手还悄悄的揉着右边胯骨。

    “疼么?”

    赫邶星点点头。

    “活该!”

    你问他怎么回事?

    他会告诉你说他和心爱的姑娘亲亲的时候被人一脚踹到地上么!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