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场电话引发的…
    !--

    -->

    吴凌峰才出了房间,就看到周琴和林妈妈已经回来了,她们正坐在树底下聊天。

    想了想,吴凌峰重新返了回去。

    这些事,是关于蒋黎的事,他无意让多余的人知道。

    蒋黎把厨房规制好,和周琴一起向林妈妈告别,吴凌峰从窗口看着她离开,却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挽留。

    回去的路上,蒋黎想了想,和周琴说,“妈,我想去看看邶辰,你先回去吧。”

    “这孩子,想去看就看呗,我还回去干嘛,带你一起过去就好了。”说着,便扭头朝着另一条路驶去。

    “放心,我保证不当你们的电灯泡。”

    蒋黎,“……”

    到了公司,前台那些已经下班走了,她们一路到了二十五楼。

    赫邶辰的办公室还亮着灯,蒋黎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九点了,她微微叹口气,盛满了心疼。

    “行了,你进去吧,我到会客室等你。”

    蒋黎俏脸一红,她本来没这个意思的,被周琴一说反倒有些害羞。

    推门进去,办公室空无一人,蒋黎脸上的笑容被疑惑代替,她试着叫了声,“邶辰?”

    没有回应。

    蒋黎出去,过道里也没有人。

    蒋黎坐回办公室,试着给赫邶辰打电话,电话通了却没人接,就在她想打第二遍的时候,办公室门被推开来,周琴随着张默和小李一起进来了。

    小李有些不自然的打招呼,“我和张默下楼去复印了,上来看到会客室亮着灯,进去一看夫人过来了,呵呵,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周琴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刚来。”

    小李陪着笑,“那个,赫总有应酬出去了,估计还要一会儿。”

    蒋黎直觉小李有些不对劲,却具体说不出哪里有问题,“那你们先去忙吧,我在这里等他。”

    周琴虽然没有表态,却坐到了蒋黎旁边。

    小李和张默对视一眼,眼里都透露出事情大条了的意思,小李果断开溜,“那你们先坐着,我出去忙了。”

    得赶紧通知赫邶辰才是。

    “不许给赫邶辰打电话。”周琴的声音里满是威严。

    小李,“……”

    夫人你是会读心术咩?

    张默也以工作为借口要出去。

    就在这时,林晓像阵风一样推开门飘进来,“刚刚露露姐说赫总竟然吻她了耶!”

    小李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没眼力劲儿的!

    蒋黎的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

    周琴站起身来,“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林晓只顾兴奋了,现在才看到坐在沙发里的那两个人,他可着劲儿的冲张默和小李使眼色,意思是刚刚你们怎么不提醒我一下。

    张默和小李有默契的别开脸。

    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啊!而且是一头只认女神的猪。

    “夫人,您什么时候来的?”

    “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没什么的,就是今天赫总有应酬,然后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赫总输了,所以,那个,额……”

    “所以呢?是应该把那个叫什么的开除掉吗?”

    没有人说话。

    蒋黎知道周琴这是为了她出头,可即使是这样,她的心里依旧难过。

    “给赫邶辰打电话,现在!”

    小李不敢违命,掏出手机来按了赫邶辰的号码。

    周琴说,“免提!”

    小李只能祈祷老天,让赫邶辰给力一点。

    “喂……”

    小李无语抬头,看来今天老天好像不在状态。

    “小李?”那边传来沈露清脆的声音,可听在小李的耳朵里,却宛若一颗不定时炸弹,让他心惊。

    “赫总呢?”

    “邶辰他喝多了。”

    邶辰……喝多了……

    小李有些不敢看周琴的脸色了。

    不止小李,张默和林晓也是大气不敢出一口,生怕会波及自己。

    沈露说完这句话,依稀还能听到赫邶辰在嘟囔自己没喝多,再然后就是沈露的惊呼声,“邶辰,你别倒我肩膀上啊,压到我头发了!”

    小李果断挂掉电话。

    “那个,夫人,少夫人,赫总他、他就是喝多了。”

    周琴冷笑着说,“告诉那个叫什么露的,明天我会过来找她!”然后牵过蒋黎的手,“走,小黎,咱们回家。”

    蒋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上午赫邶辰还和她通过电话的,还开心的和她说最近进展不错呢,为什么转眼间就发生这事儿了呢!

    直到过了午夜,蒋黎还是没有睡意,沈露那几声邶辰如循环般在她脑海里回放,一下下的揪着她的心,闷闷的疼着。

    蒋黎拿着手机,几度按出号码又删除,理智上不相信赫邶辰和沈露真的有什么,可情感上却一直困扰着她。

    赫邶辰和沈露结束饭局,这次的局说白了就是一场鸿门宴,可他没有办法后退,他后面站着的是所有赫氏员工的期盼,是所有赫家前辈的基业,这个时候,他绝对不会拉着蒋黎冒险,所以陪他出战的只有沈露。

    把这些人都送走,醉得不像样子的赫邶辰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精神抖擞,眼里精明可见,“刚刚辛苦你了。”

    沈露勉强维持着笑容,“其实,赫总,我一点儿也不介意和你演戏,哪怕假戏真做,你知道的,我不会图你任何东西,我……”

    “抱歉,我介意。”

    我的心全部都给了蒋黎,再没有一丁点的地方去放别人。

    赫邶辰说出口的话音还带着淡淡的酒味,醇香了沈露的心。

    “以后一段时间可能都要麻烦你,等把这边的事了结后给你加工资。”

    沈露的笑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为什么你要把我的真心当成演戏?为什么我所有的付出你都看不到?为什么我对你的好只能用工资奖金来衡量?

    为什么!

    赫邶辰帮沈露打好车,“不早了,回去早点休息,我还得回趟公司。”

    沈露坐在车里,看着越来越远的赫邶辰,默默的握拳,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赫邶辰就这样溜走。

    有些东西,有些人,如果不争一下,怎么知道结局?

    比如赫邶辰,比如赫太太的称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