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嫂子好
    和周琴谈过后,蒋黎的心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早饭午饭并做一起,虽然还是没胃口,却比刚刚起床时要好很多。

    “小黎,再吃点儿?”

    蒋黎摇头,到现在赫邶辰还没给她个消息,她很焦虑。

    吃过饭,蒋黎给谢桐打电话表示感谢,电话响了几声却没人接,蒋黎自言自语,“难道现在桐桐在忙?”

    赫邶星闻言抬头,“怎么了?”

    “我给桐桐打电话没人接,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在忙。”

    “要不我带你去找她?”

    蒋黎眨眨眼,“大哥,你下午不去上班?”

    上午有事说的过去,下午还这么悠闲,这不科学啊!

    “上午都没去,下午去什么!”

    蒋黎,“……”

    好有道理!

    “怎么样?要不要去找她?”

    蒋黎其实并不觉得需要刻意去找谢桐一趟,但是看赫邶星的样子,好像很严重一样。

    “要去吗?”

    赫邶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问谁呢?”

    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但蒋黎还是听出了一丝端倪,再想到赫邶星和谢桐的气场,呃,她明白了。

    蒋黎果断应了一声,“去!”

    赫邶星带着蒋黎到了安然居,结果被告知他们的老板还在睡觉。

    蒋黎略显无语,难道谢桐是中途醒来帮她澄清一下又继续睡么?

    其实蒋黎的猜测八九不离十,只不过谢桐中途不是自己醒来的,而是被周琴叫醒的。

    到了谢桐在安然居的房间门口,蒋黎驻了足,“大哥,你要进去吗?”

    赫邶星握拳假咳一声,“你去你去。”

    蒋黎悄然翘起了嘴角,她没有错过赫邶星发红的耳朵。

    大哥还蛮纯情的呢!

    蒋黎才进去,谢桐就醒了,“卧槽,吓尿我了,我说一般也没人敢进来啊!”

    蒋黎脸色爆红,“你先穿衣服。”

    看到蒋黎的反应,谢桐存心逗她,“嫂子你不知道吗?裸睡对身体很好呢!”

    蒋黎,“……”

    看着眼前白花花的身体,蒋黎的目光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嫂子要不要试一下?”说着做势要过来扒她衣服。

    蒋黎看到摸到她胸前的那只手,下意识的叫出声来,“啊——”

    谢桐脸上恶作剧的笑容还未收起,便听到有人推门进来,谢桐与来人四目相对,然后,“啊——”

    比刚刚蒋黎的喊声更加惊天动地。

    “那个,我听到声音,我以为……”赫邶星拙劣的为他的行为解释着,谢桐趁着这时间又钻回被子里。

    “出去!”

    赫邶星,“……”

    好吧,他出去。

    “嫂子,你也先出去吧。”

    蒋黎,“……”

    罪不及他人的啊啊啊啊啊!

    关她什么事!

    和她有什么关系!

    蒋黎一出门,就看到如同松树般站立的赫邶星,蒋黎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那个,大哥……”

    “你进去后为什么不关门!”

    “啊?”

    所以,这是怪她喽!

    “大哥,我好无辜!”

    赫邶星转过脸不看蒋黎,“没有。”

    蒋黎当然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无非就是羞赧又不想让她看出来而已。

    谢桐很快收拾好出来,蒋黎迎上去握着她的手,“桐桐,幸亏有你,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谢谢你。”

    “没事没事,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东西,说清楚了就好了。”

    谢桐刻意的忽略掉那倒灼人的视线,拉着蒋黎往外走,“赫二哥心疼坏了吧。”

    蒋黎扬起的笑容顿了顿,却没被谢桐忽视,“什么情况啊?怎么了这是,赫二哥难道不相信你?”

    当着赫邶星的面,蒋黎不欲多说,谢桐也看出来了,“那个,你去开车过来吧。”

    赫邶星转身离开。

    ……

    “你说什么?邶辰哥什么表示都没有?”

    蒋黎点头,颇有些无奈,“是啊,从早上到现在连个信息都没有,更别说电话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唉,都怪我,昨晚不去喝酒就好了!”

    “这关你什么事啊,你也是被人冤枉的,赫二哥太不像话了!”

    蒋黎摇了摇手,“别这么说。”

    如果让她撞到赫邶辰和别的女人亲密照的话,她心里也会有芥蒂,哪怕是场乌龙。

    只是赫邶辰不先开口,她连个解释的阶梯都没有。

    “走,我陪你去找他。”

    蒋黎拉着谢桐,“邶辰最近太忙,别去了。”

    “忙也得吃饭啊!没事,我们一起去,再拉上……”谢桐没有说完,蒋黎明白,她的意思是叫上赫邶星一起。

    “你看啊,你是他的老婆,我是他的妹妹,那谁是他的哥哥,找他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蒋黎的心思动了动,把目光转向赫邶星。

    赫邶星看了看蒋黎,又看了看谢桐,不知道想起什么,径自笑了笑,“那就一起去吧。”

    “那谁,你开的慢一点儿,最好到了公司正赶上赫二哥下班。”

    蒋黎没注意到这些,只注意到称呼。

    “桐桐,你为什么叫邶辰叫赫二哥,却不叫大哥为哥哥?”

    谢桐一时陷入尴尬,她不知道怎么和蒋黎解释那段她视为“耻辱”的过去,只能打着哈哈,“我和赫二哥交情比较好嘛,所以就更亲一些,再说了,有些人不见得年龄大就能当得起哥哥的!”

    蒋黎,“……”

    你这话确定不是和前面开车那人说的?

    赫邶星从后视镜里把情况看的真真切切,过了一会儿,他状似回忆的自言自语道,“曾经有个小女孩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叫哥哥,比赫二哥什么的更亲呢!”

    蒋黎,“……”

    卧槽,怎么有种电灯泡的即视感。

    看到蒋黎打趣的目光,谢桐把头扭向车窗,双手握拳,心里把赫邶星骂了八百遍!

    老娘要是再和你单独待在一起,就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赫邶星的笑声飘满了车厢。

    到了公司,他们才进去,都还没走到前台,就看到赫邶辰带着沈露从电梯里出来。

    才短短一天没有见面,再看到赫邶辰,蒋黎竟有种想落泪的感觉。

    像是迷路的孩子回到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