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 蒋黎的脆弱
    回到病房,蒋黎伸手摸上赫邶辰的脸。

    睡着的赫邶辰多了一抹沉静,颀长的身材显露无遗,蒋黎心疼的俯身亲了亲他的唇。

    邶辰,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你遭受了怎么样的辛苦?

    蒋黎拿出手机,搜索赫氏的新闻,入眼的便是一排的大红字:赫氏股东欲换人,点开来,都是一些匿名的采访内容。

    说是匿名,其实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就能猜得到那到底是谁,当然,这种本事只限于赫邶辰或者和这些人熟悉的人。

    蒋黎是不清楚的。

    对于赫氏的报道,从赫邶辰给赫氏大换血开始到现在,新闻热度不仅没有丝毫递减,反而愈演愈烈。

    有一家财经报,专门对此项目做了汇总,蒋黎挑了几个亮眼的标题打开来,不仅仅有匿名采访的内容,还有自家媒体的评论。

    里面有一名董事专门点名批评了蒋黎,用了赫太太代替,说她是现代妲己,迷惑了赫邶辰,才导致了赫氏的堕落。

    蒋黎越往下看,便越是心惊,沈露说的没错,或许网络媒体有一些夸大事实的成份在里面,但那些人物采访却是真实的。

    董事们对赫邶辰诸多不满,对她也一样。

    蒋黎扔下手机,仰起头,此时的她不敢朝赫邶辰的方向看去一眼,生怕看过去,她的眼泪就控制不住流下来。

    等到蒋黎觉得差不多了,才轻轻脱去鞋,侧躺到赫邶辰身边。

    蒋黎不知道在公司工作的赫邶辰是什么样的,但是在她面前的赫邶辰绝对是体贴又温暖的。

    面对蒋黎,赫邶辰总是收敛起所有的不好,心甘情愿的做着她的保护伞,当着她的开心果。

    赫邶辰睡了一会儿便醒了,她是被疼醒的,神经上的痛比普通外伤要更厉害些,饶是他这样的硬汉也抵挡不住痛感的袭击。

    赫邶辰还没有睁眼,就感觉到一双温柔的手抚上自己的眉间。

    轻柔中渗着爱意。

    赫邶辰准确的抓住这只手,放在嘴边亲了亲,刚刚睡醒的他眼睛里带着一层薄雾,朦胧中有着看不清的深情。

    “怎么还没睡?”

    蒋黎凑过去亲了亲赫邶辰的唇,“才醒了一下。”

    蒋黎起身,去给赫邶辰倒水。

    “医生说麻药劲儿估计半夜就过了,你现在是不是很疼,需不需要我去找护士拿个止痛药什么的?”

    赫邶辰看着蒋黎的脸,微微笑着,传递给她一股安定的力量,“不用,我没事。”

    蒋黎又躺了回去,赫邶辰没受伤的胳膊抬起,摸上蒋黎的脸。

    在昏暗的小夜灯下,蒋黎的脸镀了一层淡黄,看着温暖,实则冰凉。

    赫邶辰一摸就知道她一直没睡,就为了怕他半夜疼醒?

    看着赫邶辰孩子气的抓着她的手在脸上蹭,蒋黎再没有半分想笑,只想把自己所有的温柔都给他。

    想象中的笑骂声没有过来,赫邶辰抬头,就撞进一双深邃的眸中。

    蒋黎很少用这种眼光看他,浓浓的情意里杂着些许的心疼,又带着一抹疼爱,蒋黎的目光暖暖的,划过赫邶辰的心田。

    “真想这么一直受伤下去,看我老婆对我多好!”

    蒋黎,“……”

    好吧,她破功了。

    还准备继续温柔下去呢,结果被这二货直接打回原形。

    “睡不着了?”

    “嗯,睡不着了。”赫邶辰抓着蒋黎的手微微用力,蒋黎的手有些冰凉,抓在赫邶辰手里那就是止痛良药。

    “我也睡不着,邶辰,你住院了公司能行吗?有什么我能帮你的没?”

    “没事,L市那边的项目我已经拿下了,这是下半年甚至明年的主要任务,至于这边,”赫邶辰抬头看一眼蒋黎,然后迅速低下,“还有张默他们,你当我的那些助理是吃素的啊?”

    赫邶辰谈笑间,把所有的一切说的运筹帷幄,如果放在以前,蒋黎就真信了他的话了。

    “邶辰,赫凌原来在公司是管哪块儿的啊?”

    “怎么想起问这个了?你不是向来不关注这些事的嘛?”

    就因为我不关注你的公事,所以我特么才像个傻子一样被你骗着,还是全天底下最幸福的傻子。

    “没什么,就是关心一下你啊,你看这赫凌突然的被你撸下来,你又躺在这里,公司不会出问题吧?”

    赫邶辰宠溺的刮了刮蒋黎的鼻子,“乖啦,放心吧,没事的!”

    蒋黎没有再多问,反正问的再多赫邶辰也不会说实话。

    对于赫邶辰的做法,蒋黎有感动,也有质疑。

    没有人希望自己老公对自己有任何的隐瞒,哪怕这些事是为了她好,蒋黎看着赫邶辰的眼睛,脸上挂着笑容,心里却在怒吼,我不想一些关于你的事还要从沈露那里知道,我不想你在遇到困境的时候,陪在你身边的人是她不是我,我也可以帮你,哪怕只是端茶倒水,我也可以与你并肩战斗,即使我战斗力微弱。

    但蒋黎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她在自责自己没有力场。

    沈露说的没错,是因为她,赫邶辰才躺到了这里,是因为她,赫邶辰才几次三番的爱伤,甚至是间接的因为她,赫邶辰在赫氏的地位才受到了威胁。

    ……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赫邶辰又睡了过去。

    只有在赫邶辰睡熟后,蒋黎才敢吐出自己内心的不自信,“邶辰,是不是我只会给你添麻烦?是不是这样子的我真的不配站在你身边?”

    没有人回答,只有蒋黎的眼泪提醒着她,她的脆弱。

    蒋黎一夜没睡,都在思考沈露的话,她理智上不想去理会,但那席话却轻易的渗进她的心里,时不时的就出来蹦达一下,提醒着她这段自己死活想忘记的话。

    沈露的声音时常在她耳边回响,蒋小姐,我求你离开他吧。

    如果可以,她也想离开赫邶辰,给他一片施展的天空,去掉他的弱点,可是她千百个舍不得!

    她爱赫邶辰,一点都不比赫邶辰爱她少,她对这个男人的爱,已经深入到骨子里。

    邶辰,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