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罪有应得吴凌峰…
    吴凌峰很快就明白了赫邶星所谓的“祝福”。

    当天下午,他就被警察带了过去,不仅有他那天到孤儿院路上的视频,最重要的是他亲口承认的录音。

    吴凌峰双手被铐着,情绪激动的怒吼着,说来说去无非就那两句话,这事他是冤枉的,是蒋黎陷害他的!

    警察看着扑腾正欢的吴凌峰,当下也不客气,先是一棍子甩了过去,然后又加了几脚。

    等苗温雅见到吴凌峰的时候,已经吓了一大跳,脸上青一块肿一块,还有未干的血迹,只看他的样子,就能想象他受到过什么样的刑训。

    苗温雅却没有丝毫的心软,“说吧,急着要见我有什么事?”

    “把我保出去!”

    苗温雅看着伸向她的手,即使隔着玻璃,还是嫌恶的往后退了退。

    “保出去就算了吧,我过来是想让你签这个的,”苗温晴从包里拿出来一份材料,在吴凌峰面前晃了晃。

    最上面大写加粗的几个黑体字彻底迷糊了吴凌峰的眼。

    离婚协议书。

    吴凌峰气急败坏,“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你们把我利用完了就想甩掉,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不同意又能怎么样,你出轨的事情现在人尽皆知,不想好好的签这个的话,那我们就法庭上见吧!”

    看着苗温雅这副样子,吴凌峰反倒不急了,“把财产分割那一页给我看看。”

    苗温晴嗤笑一声,笑他的不自量力,也笑他的异想天开,做出这种事,还想分她的财产?

    “看到了吧,净身出户。”

    吴凌峰坐回椅子里,“可以,我签。”

    看着苗温雅往出掏笔,吴凌峰不慌不忙的接着说道,“让我签也不是不行,我也没什么好要求的,毕竟你的钱是你父母给的,只是你父母吧,确实让我挺不满意的,不过做为女婿,我也不好做些什么,我真是太需要感谢你了,没有这层身份,我就能放手做我想做的事了!”

    苗温雅把协议书和笔通过狱警递了进去,吴凌峰脸上冷笑连连。

    “吴凌峰,别想耍什么花招,好聚好散比什么都强,不然你一出去就发生什么不测的话,谁面上也不好看。”

    吴凌峰吊儿郎当的一挑眉,扯到脸上的伤口他也不在乎,“威胁?正好我也喜欢这招,不如等我出去的时候顺便把你偷盗作品的证据扔出去,还有我劝你你不听,甚至是你爸那场关于‘弃车保帅’的谈话也发布出去怎么样?”

    苗温雅的手里出了一层汗,她不相信吴凌峰手里会有这些东西,毕竟当时他们的关系还没闹到这么僵,却又不敢不相信,万一呢!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千万!”

    “不可能!”

    “那你请回吧,顺便提醒一句,我今天找你过来是想让你帮我请律师,保我出去,就先这样。”吴凌峰不等苗温晴说话就招呼狱警,“我要回去。”

    他本来只是嫌疑人,都还没确定呢就进了这里,吴凌峰在心里又给赫邶星记了一笔。

    等了两天,苗温雅那里没有任何的表示,吴凌峰却每天把拳打脚踢当成了家常便饭,每当他抱着头卑微的抵抗着皮肉之苦的时候,他想的最多的是以前和蒋黎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只有想这些,才不会感觉那么痛。

    这段时间里,最快乐的人莫属蒋黎了,赫邶辰从L市回来了,带回了拿下项目的好消息,最重要的是,他说可以无限期的陪着蒋黎。

    两个人搬回了小公寓,只能看得见彼此,只能听得见彼此的声音,蒋黎贪婪的享受着有赫邶辰陪伴的日子,因为有离别,才更珍惜当下。

    这天中午吃过饭,蒋黎靠着赫邶辰,手里捧着平板看一部韩剧,看到女主哭自己也跟着流泪不止,赫邶辰把平板夺下,翻身压了上去。

    蒋黎一脸的不情愿,“起来,我要看男主。”

    “他不好看,来看我!”

    蒋黎,“……”

    好不要脸!

    赫邶辰低头,轻轻的把蒋黎眼角的泪吻去,心里把那部韩剧骂了八百遍,尼玛,什么破玩意,我老婆我都舍不得让她难过,你们竟然敢让她哭!

    蒋黎慢慢的回应着赫邶辰的吻,两个人衣服都没了,蒋黎的电话响了。

    赫邶辰,“……”

    电话契而不舍的一直响,赫邶辰起身,挺着骄傲的某物,准备把手机关机。

    但是触到上面显示的名字,还是递给蒋黎。

    “喂,林妈妈,怎么了?”

    赫邶辰抱着蒋黎的腰,不停的轻抚着,控诉着自己的欲望,只求她能快点结束通话。

    “那你等会儿,我马上就过去了。”

    赫邶辰,“……”

    结束是结束了,可他也没机会了。

    “老婆,迟一会儿再过去嘛!”赫邶辰拉长了声音,带着蒋黎的手抚上某物。

    蒋黎嘴唇微肿,脸色酡红,却一脸的正色,“不行,迟一会儿我就起不来了!”

    赫邶辰惊喜的抬头,“你这是在委婉的夸我吗?”

    蒋黎不理他,自顾自的起床穿衣服,“我去趟孤儿院,一会儿就回来,你别等我了。”

    赫邶辰也起床去,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我陪你过去。”

    等到了孤儿院,林妈妈就迎了过去,都来不及和赫邶辰打招呼,她就先递给蒋黎一个信封。

    蒋黎一边往出拆一边听林妈妈讲,“这些是有人匿名寄到我这里来的,你说小峰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说怎么最近找也找不到他。”

    赫邶辰挨过去蒋黎,也看到了照片。

    照片上是吴凌峰的近照,穿着监狱的衣服,露出来的皮肤上新伤加旧伤,看起来很是狰狞,也很狼狈。

    “林妈妈,这是他活该。”

    “不能这么说,小峰也很可怜,小黎,我让你过来没别的意思,就是帮忙打听打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蒋黎看了赫邶辰一眼,然后点点头,她实在是没办法拒绝林妈妈的请求。

    “邶辰,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吧?”

    赫邶辰点头,“嗯,大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