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场电话带来的…
    警车很快就过来了,蒋黎再没有心情看下去。

    她扯了扯白雪,“走吧,这里太热了。”

    逛了一会儿,蒋黎给周琴打了个电话,约好一会儿回老宅。

    赫邶辰不在,她更应该陪伴着父母。

    回到家,蒋黎把苗温晴的情况简单的说了几句,是想着给周琴提个醒,蒋黎知道,在周琴心里,是很护着苗家人的。

    无关她和赫邶辰的事,单纯的为了父母和苗家长辈的情分。

    照例是和赫邶辰视频过蒋黎才睡下,习惯了他在身边嘘寒问暖,这样突然的离别就更加重了对彼此的思念。

    心里有事,蒋黎怎么也睡不踏实,索性坐了起来,拿起手机上网。

    今天遇到的事情已经报道出来了,苗氏的股票竟然奇迹般的有了回旋的势头,这让蒋黎好一通惊讶。

    她打开一篇报道,往下拉了拉,从警察来了之后才开始看。

    后来他们就都被带到警局去了,章莹莹的父母和苗温晴的父母也去了。

    人一多,章莹莹就犯怵,一点儿隐瞒也不敢有,把她和吴凌峰那点事都交待清楚了,应该是苗家人动的手脚,把这段录像播出去,所以苗氏才有缓和的机会,不仅如此,连后来从警察局出来后,章莹莹对着父母求情,章家老两口对她和吴凌峰的指责都有,甚至连最后章家父母强硬的把女儿带走都一点不落,留下吴凌峰落寞的身影。

    蒋黎挑挑眉,突然觉得有些疲倦。

    刚刚才挂断的电话又响起来,蒋黎拿起,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虽然还是笑着的,却少了几分惊艳。

    “怎么想起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了?”

    罗越不知道在哪里,很吵,电话里听起来带着些许的杂音,“我回来了,才下飞机。”

    “在哪儿呢?”

    “不在B市,得先回趟S市,得和我家老爷子把事情交待清楚。”

    “不错嘛,现在比以前有派头多了。”

    罗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有什么派头啊,还不是被逼的,要让我自己选,我宁愿过那种小职员的生活,舒适,轻松。”

    说了几句,约好下次来一起吃饭,罗越就把电话挂了。

    蒋黎没生多余的心思,但罗越却看着手机愣了神,都已经决定要退回好朋友的位置了,可为什么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一下飞机先要和蒋黎报备一声,连自个儿的爹妈都不知道。

    自嘲一声,继续往外走去。

    蒋黎才准备搜一部喜剧来看,电话就又响了。

    一个不认识的号,看样子像是国外的。

    “难道今天约好了一起打电话给我?”蒋黎自言自语的嘟囔一声,然后接起,“喂,你好。”

    蒋黎微笑着正等着对面的回应。

    她想好了,如果是阿莎的话,她先拿捏一下再开口,如果是安娜的话,她就先把自家哥哥推销一下。

    可没想到,打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却是一个蒋黎最不待见的女人。

    “蒋黎,你为什么还活着呢?”

    蒋黎蓦然瞪大眼睛,“苗温晴?”

    “是我,怎么样,最近过的好吗?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半夜有没有做恶梦?哈哈哈……”

    晚上十一点多,苗温晴尖锐的笑声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让蒋黎微微皱了眉。

    “虽然我一直觉得苗小姐比那鬼魅还要恐惧上三分,但是你自己也这么说自己了,我就不多说了,我吃的好睡的好,即使你这么骚扰我我半夜也不会做恶梦,你放心吧!”

    蒋黎没有生气,甚至情绪语气上都没有任何的波动,却让苗温雅气的不轻。

    “蒋黎,你也就是命大,把我折腾成这样你没事,把我姐伤成那样你也好好的,在巴黎遇到恐怖袭击竟然还能让赫邶辰给你挡子弹,你的命到底是有多硬!”

    刚开始听着,蒋黎还能顺带着看看自己的指甲,听到后面,蒋黎的表情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苗温晴怎么会知道他们遇袭的事?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蒋黎和赫邶辰对这件事绝口不提,也交待了阿莎他们,连周琴赫建国都不知道的事,苗温晴是怎么知道的?

    “你成那样是你自己作的,你姐成那样是你姐作的,你们家现在飘摇不稳是被你俩连累的,所以呢,遇到问题不要来找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至于你说的恐怖袭击什么的,对不起,我没听懂,不过前段时间我们真的是在巴黎度假,风景很美,我有照片,你要不要看啊?”

    蒋黎听到了苗温晴那边磨牙的声音。

    “蒋黎,我祝福你不得好死!”那个死字被苗温雅拉长了声音,然后不等蒋黎再说话便挂断了电话。

    蒋黎右手抚上自己的左胸口,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提醒着她刚刚的紧张。

    蒋黎远没有她所表现出来的轻松,刚刚的对话,即使看不到对面的人,蒋黎仍然有种被蛇缠绕的窒息感,就好像不论她做什么,蛇信子一吐一吐的在盯着她,保不齐什么时候在她的脖子上咬一口,然后毒发身亡。

    蒋黎下床倒了杯水喝,勉强把心里的不快压了下去,她想给赫邶辰打个电话聊几句,看了看时间又放弃了。

    继续看着刚刚搜出来的喜剧,蒋黎慢慢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只是没想到,睡到半夜,她竟然真的梦到了苗温晴。

    确切的说,那并不是苗温晴,而是蛇,一条长着苗温晴脑袋的蛇,那条蛇缠着她,对着她狰狞的吐着舌头,肆意的嘲笑着她的软弱,一脸的尖锐和放荡,提醒着蒋黎她对赫邶辰的不死心。

    蒋黎霍然坐起,一摸脸,一脑门子的冷汗。

    看了看时间,才凌晨四点多,她才睡了三个多小时,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蒋黎下地把灯都打开,靠坐在床上,翻看着他们旅游照,想起苗温晴的“祝福”,又把手机放下。

    苗温晴的一通电话,把她要刻意忘记的那场枪战又清晰的放回了脑海。

    蒋黎下床,站在窗边,拿出纸和笔,想以他们的爱情为底,设计一款婚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