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终于释怀了
    蒋黎进屋,手里拎着两个袋子,小李在后面两只手依旧拎的满满。

    周琴怜爱的迎上去,接过蒋黎手里的东西,“才回来就把你叫过来,都没让你好好休息休息。”

    蒋黎轻轻一笑,“没事,回来应该先来看您的,但是机场离孤儿院近一点,就先过去了,您如果不打电话的话我也是准备过来蹭饭的。”

    周琴听到蒋黎这么说,微微红了眼,这是在出事后蒋黎第一次真心的冲着她笑。

    甭管蒋黎这话是真还是假,说到周琴心窝里不假。

    赫建国放下报纸起身,张罗着往桌上摆菜,赫邶星也破天荒的等在家里。

    蒋黎把礼物挑出来,一件件的递过去。

    “都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就当个纪念品了。”

    周琴把东西放一边,指使着赫建国忙碌,她搓了搓手,有点不好意思,“你们出去有没有拍照?”

    蒋黎拉着她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给她看拍的照片,幸亏她把所有的照片都导到手机里了,不然还真没什么可看的。

    有风景,有自拍,有和建筑的合影,更多的是蒋黎的单人照,一看就知道谁是摄影师的那种。

    周琴点头说好,她慈爱的摸上蒋黎的头发,“是该出去走走,你看看照片里的你,笑的多开心,等邶辰忙完这段儿了,你们再出去,出去多久都没问题。”

    听周琴的口气,似乎是在为这次把他们叫回来而感到抱歉。

    蒋黎把头靠在周琴肩上,她明显感觉到周琴的紧崩,“出去玩是好,但也挺累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现在只想好好的吃顿饭,然后睡个天昏地暗。”

    周琴一连说了三个好,声音里已经带了颤抖。

    蒋黎洗手吃饭,餐桌上摆的都是她爱吃的菜,周琴还一个劲儿的往她碗里夹,“多吃点,多吃点。”

    久违的气氛,让蒋黎有种落泪的冲动,她拼命的往嘴里塞东西,生怕自己一个激动,眼泪会从眼眶里流出。

    “没事,妈,我自己来。”

    吃过饭,周琴让蒋黎陪她出去走走。

    夜晚的空气带着几丝清新,比起躁热的白天,似乎在这个季节里更得人心。

    “累了没?如果累的话我们就回去吧。”

    “没事,反正吃的不少,遛遛弯消食。”

    走到远一点儿的地方,周琴拍了拍旁边的椅子,“坐。”

    蒋黎坐下,摸了摸胳膊,一片凉爽。

    “小黎,你恨我们吗?”

    周琴这句话一出口,把蒋黎刚刚还觉得凉爽的空气一下子燃烧起来,她的心像火烧一样,身体也是。

    “妈,你为什么这么说?”

    周琴抚了抚她的背,带着亲昵和安慰,“你别紧张,听我说,我知道如果我和你爸那天早点过去的话,可能不会出这些事,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周琴话说着,已经低下了头,蒋黎就算看不见,也知道她在怀念那未出世的小孙子。

    “这件事归根结底也是我赫家人做的,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为你讨个说法,可就是因为这个姓,我们连为你要个公道都不行,你如果恨我们,也是应该的。”

    蒋黎拍了拍周琴的背,“妈,别说了,都过去了。”

    周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你是个好孩子,从你们结婚到现在,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也算是把你了解了个透彻,小黎,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才更能感觉到出事后你的变化,但我却什么都不能为你做,只有苍白的安慰,但那个时候你比我还坚强,我甚至连那几句话都说不出口。”

    “你们出国后,我不是没想过给你打电话,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说的轻了,我怕你以为我们不爱你了,说的重了,我又担心你会多想,你所煎熬的每一天,对我们来讲也是煎熬,我一直把你当成女儿疼着,你的孩子没了,我的孙子也没了,可我不想因为孙子把儿子女儿也丢了,你懂吗?”

    蒋黎把周琴背上的手放下来,她慢慢起身,周琴已经呜咽的哭出声来。

    蒋黎走到周琴面前,把她抱在怀里,“妈,我保证,你不会失去儿子女儿,而且过段时间,再给你一个大胖孙子。”

    周琴抬起神婆娑泪眼,问的无比认真,“那我能要大胖孙女儿吗?”

    蒋黎“扑哧”笑出声来,突然就释怀了。

    周琴说的对,她这段时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以为故作坚强就是对谁都好,却不知道只会让身边的人更加担心。

    回到家,蒋黎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顺便打电话给白雪,告诉她自己已经回来了。

    没想到电话打通了,接电话的却是个男的,蒋黎顺手就挂断了。

    蒋黎反复对比了号码,确定没有打错,又一次拨通,等了很久那边才接起。

    “小雪?”

    “小黎?”

    “你睡觉呢?”

    “嗯。”

    “我回国了。”

    “那好啊,明天见一面呗!”

    又聊了几句,蒋黎挂断电话,一脸的疑惑。

    她有种想长翅膀飞到白雪住处的冲动。

    ……

    白雪那边,她惊恐的看着挂断的手机,丝毫没有刚刚睡懵的模样。

    张默半眯着眼,似醒非醒,还带着一点点的委屈和无辜,“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你的电话。”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白雪就怒了,“都说不要这个手机套了,你非要,看看这下,美了吧!”

    张默,“……”

    一样的手机套怪他吗?

    “算了算了,你睡吧!”白雪挥了挥手,张默便继续打起了呼噜。

    赫邶辰回来了,明天就会过去接手L市那边的项目,于是他便早一天调了回来,于是,十几天没好好睡过觉的张默就做了一件很悲催的事情。

    他握拳,一定要尽快表白,把名分这件事定下来,说出去也能正大光明一些。

    白雪先是瞪着手机,然后就瞪着张默的后脑勺,一肚子的怨气!

    尼玛,你脑子里装的是团毛线啊!

    直接承认了不就好了!

    难道这种事要她先开口吗!

    白雪气的咬上了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