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个想挖墙角的…
    听到这个声音,蒋黎惊喜的回头。

    她没有听错,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见过的人就这样生生的出现在她面前。

    在异国他乡的川菜馆,蒋黎瞬间红了眼。

    泰特斯看着抱在一起的俩人,有种上前扯开他们的冲动,他捅了捅旁边的阿莎,“你知道他是谁吗?”

    阿莎表情略显微妙,“不认识,但是知道。”

    泰特斯不懂,这是什么回答!

    阿莎接着说,“一看就是想挖先生墙角的人!”

    罗越握着蒋黎的手,贪婪的看着她的容貌,在见不到她听不到她声音的日子里,他才知道,自己用情有多深。

    虽然罗越也惊喜,他也激动,但毕竟是男人,把情绪隐藏的很好,“怎么了这是?傻啦?”

    蒋黎听到他的话,刚刚还只是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就顺着脸庞滑下。

    “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我很好。”

    “我很好。”

    同样的问话,同样的回答。

    就连情商为负的泰特斯都觉得这画面太过扎眼。

    蒋黎看着消瘦了许多的罗越,就知道他那句很好是假的,其实整件事的罪魁祸首是苗温雅,他与她都不过是这件事情的受牵连者。

    她还有赫邶辰疼着,以赫邶辰的小心眼,罗越指不定什么待遇呢。

    罗越一如既往的摸了摸蒋黎的头发,就像他们还是同事朋友那样,亲切又不显亲密。

    因为蒋黎的缘故,关于赫邶辰的新闻罗越总是看的比较多,又因为赫邶辰,关于蒋黎的报道也不少。

    他知道蒋黎那轰动全城的设计,知道赫邶辰最近项目上的难题,知道蒋黎曾经流掉过一个孩子。

    罗越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心心念念了很久却被别人夺了先。

    以前有吴凌峰,他不好表达,后来和吴凌峰分开后,他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心意就被告知已经结婚了。

    罗越心里说不出的憋屈,还带着点委屈。

    蒋黎看了看手机,赫邶辰仍然没有任何的消息,她邀罗越一起去喝一杯。

    虽然很想答应,但罗越还是摆了摆手,“我这次过来是替我父亲谈一个原料合同的,吃了半个月的法国餐,实在腻的慌,就过来改善一下,没想到会碰到你,等下回去还得陪那帮法国佬呢,下次再聚吧。”

    蒋黎点点头,交换了现在的联系方式。

    她赫然发现,在罗越的联系人里,她竟然排在第一位。

    蒋黎眨眨眼,有些懵圈,“你有我的电话为什么不打给我?”

    “改天再说吧,我今天真得走了!”

    罗越快步的跑出去,即使不用回头,也知道蒋黎在盯着他看。

    蒋黎的号码他早就熟记在心,他换了号码也是遵从父亲的命令,赫邶辰不知道和他爸说了什么,自打被鼻青脸肿的送回家后,他就有了禁足令。

    而他没有联系蒋黎,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试试能不能忘记这个人。

    结果可想而知。

    没见面还好,一见到蒋黎,他所有的心理防线全面崩塌,积累下来的思念像是找到了坝口,绝堤涌出。

    蒋黎看着罗越的背影,越发觉得心闷,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看罗越被赫邶辰吓成了什么样子!

    她没有问罗越那天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不是问不出口,而是不想再提起。

    阿莎拉了拉蒋黎的胳膊,义正言辞的说,“太太,你已经有先生了,不能看见人家长的漂亮就动摇,你要做一堵挖不倒的墙角!”

    蒋黎,“……”

    阿莎你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吧!

    蒋黎哭笑不得的解释,“那是我一个以前的同事,关系还不错,挺久没见过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单纯的朋友关系而已,别脑洞大开了!”

    泰特斯把车开过来,三人准备回家。

    泰特斯一边开车一边看后视镜,几次过后,蒋黎忍不住开口,“你有话就说。”

    泰特斯不知道听懂了没有,一句话没说,却皱了皱眉头。

    回到家,赫邶辰还没有回来,蒋黎逛了一圈,又遇到了罗越,心情一路兴奋到家,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阿莎和几个女佣把她买的衣服送回房间便退了出来,蒋黎揉了揉发酸的腿,准备来个泡泡浴。

    阿沙下了楼就去找泰特斯,他们一起共事的时间长了,一个表情就知道有什么问题。

    刚刚泰特斯的表情迷之尴尬。

    泰特斯也不隐瞒,他记得好像在哪个分公司见过罗越。

    阿莎的眼睛都直了,“意思是,刚刚那个男人不仅要挖我们的人,还要挖我们的生意?”

    泰特斯白她一眼,这能一样么!

    挖人是挖人,生意是共赢!

    但这道理在阿莎这里明显说不通,刚刚蒋黎还嘱咐她,遇到老同事的事儿不要告诉赫邶辰呢,如今阿莎就觉得,这事必须要和赫邶辰交待一声。

    泰特斯不同意,他的意思是先查清楚再做决定,免得闹一场乌龙。

    “泰特斯先生,在我们国家,有一句老话叫做防患于未然,还有个成语叫未雨绸缪,所以如果刚刚那个男人真的心术不正的话,必须要将他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由于是法语,阿莎把两个词语翻译出差不多的意思,还那么理直气壮,泰特斯一副被打击到的模样。

    “阿莎,说实话,你是在羡慕太太吧,前有先生成熟睿智,后有帅哥阳光清俊!”

    阿莎一脚踢上泰特斯的屁股,“放屁,老娘绝对的先生这边的人!”

    泰特斯跑的贼快。

    亏得蒋黎还一直夸阿莎温柔细致,温柔个毛线啊温柔,太太那眼睛是散光的吧!

    赫邶辰回到家,已经到了深夜,他把婚纱的事搞定后就去了公司,正好赶上一个新项目的招标,他便随着去参加,等到招标会结束后,公司的高层拉着他不让走。

    好不容易总裁亲临指导,怎么能轻易放人。

    等他脱身就不早了。

    手机昨晚还忘了充电,今天一天都没联系过蒋黎,赫邶辰的心里煞是着急。

    回到家,他还没来得及见蒋黎,就被阿莎拉到了厨房,还一副贼眉鼠眼怕人发现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