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可乐的平凡生活
    赫邶辰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又在医院待了三天,赫邶辰坚持要出院。

    其实除了每天必须要挂两瓶消炎药水和换药后,赫邶辰在医院里也没别的事。

    医生特意交待了不能有大动作,阿莎今天是陪着蒋黎一起来的,她把这话翻译给蒋黎,蒋黎再看看医生揶揄的目光,闹了个大红脸。

    她这几天只是和赫邶辰接了个吻而已,她对天发誓没干别的,却几乎都被医生逮了个正着。

    蒋黎也很是无语。

    回去的路上,赫邶辰一脸的轻松。

    回到城堡,蒋黎一句话没说就回了房间,赫邶辰摸摸鼻子,有些跟不上她的脑回路。

    阿莎看着赫邶辰上楼的背影,把他叫住,“先生,顺便把果汁给太太捎上去。”

    在城堡的后面种着很多水果,蒋黎以前只是喜欢喝果汁,现在是果汁成瘾了。

    赫邶辰进屋,把门关好,朝着蒋黎走过去。

    蒋黎坐在床边上,双眼望着窗外,赫邶辰把果汁放到桌上,轻轻的挨着她坐了过去,把她环在怀里。

    “想什么呢?”

    “想家了。”

    “那我们回去?”

    蒋黎摇摇头,她其实不是想家,她就是害怕,前几天赫邶辰一直伤着,她也没心思想这些事,现在好过来了,蒋黎心里满满的难过。

    “老公……”

    赫邶辰微微皱眉,把身子稍微往后退了退。

    和赫邶辰在一起,蒋黎经常是连名带姓的叫着,偶尔柔柔的来一声邶辰,就能让赫邶辰偷着乐好一会儿。

    如今蒋黎这么婉转的一声老公,直接把赫邶辰叫硬了。

    蒋黎却没有感觉,她把整个身子都放松下来,靠在赫邶辰怀里,闻着他的气息,“我有什么好,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赫邶辰微微翘了翘嘴角,把蒋黎掰过来,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你哪儿都好,你值得我给你全世界的好!”

    前几天在医院,赫邶辰都没有发现,蒋黎竟然做恶梦了。

    赫邶辰心疼的难以自已,这么多天了,蒋黎每天白天都去陪她,还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可她的恐惧却藏了这么深。

    赫邶辰把蒋黎搂在怀里,轻声的哄着,直到她再睡着。

    吃早饭的时候,阿莎看着赫邶辰萎靡不振的模样,笑着打趣,“先生,医生可是说让你不要有大动作的。”

    蒋黎低着头吃饭,里面默念一百遍,我听不到,我听不到……

    赫邶辰也是一阵无语,他身体还没有恢复好,才睡了不久就被蒋黎吵醒,等哄好了天已经泛了鱼肚白,便索性起来和国内视频,看看他们那边的进展。

    吃过饭,赫邶辰想去休息,蒋黎同意,有了赫邶辰在身边,这是出事以来她睡过的最好的一个觉。

    等赫邶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他起床下楼,竟然没有见蒋黎。

    有人捂着嘴笑着指了指后花园。

    赫邶辰挑挑眉,出去。

    看到那场面,赫邶辰先是一愣,然后笑弯了腰。

    蒋黎正带着一帮子女人跳广场舞。

    看到赫邶辰,蒋黎直接扑过去捂他的嘴,一脸的恶霸样,“不许笑!”

    赫邶辰趁机在蒋黎手心一舔,“你们在干什么呢?”

    蒋黎指了指麻将桌,“打麻将啊!”

    “那你刚刚是在干嘛?”

    打麻将这么接地气儿的活动不是蒋黎搞出来的,而是阿莎提议的,她是法籍华人,嫁了个不靠谱的男人,结果在男人酗酒后把她直接打到进医院,阿莎一冲动,就和男人离婚了。

    一个女人,无依无靠,身上没钱却带着伤,正好被路过的赫邶辰救下,于是来到这里。

    阿莎把这里的人都教会了打麻将。

    今天就把蒋黎拉过来了,蒋黎技术和智力都不过关,只能算是勉强会玩,于是就输惨了。

    几个法国女人想起国内的广场舞风,非要跟着蒋黎学。

    蒋黎欲哭无泪。

    谁特么发明的麻将,谁特么发明的广场舞!

    她不会,但不代表不能,网上一搜,各种教材。

    玩了一会儿,等赫邶辰吃过饭,蒋黎陪着他到医院去做复查。

    医生给赫邶辰竖了大拇指,比她想象中的要好的快的多。

    从医院出来,赫邶辰带着蒋黎去兜风,虽然是司机开车,赫邶辰也不能陪她到处溜达,但是经过那么一场“灾难”后,能这样平淡安静的生活,对于蒋黎来说就是幸福。

    回到家,蒋黎给赫邶辰擦后背,伤口已经结痂了,甚至有一些不严重的地方已经褪去了些,露出新长的小粉肉,和他原本的蜜色皮肤形成了显明的对比。

    赫邶辰瞧着蒋黎迟迟没有动作,心里有些没底,“怎么,吓到你了?”

    蒋黎没有说话,开始慢慢的有了动作。

    她的动作轻柔,生怕赫邶辰有一点不适。

    “已经结痂了,等过段时间就全好了,会有点痒,千万别挠!”交待了几句,蒋黎轻轻的吻了吻那些血痂,然后起身端着水回了卫生间。

    赫邶辰,“……”

    他老婆调戏完他就走了,这是什么情况!

    然后他也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下楼。

    碰到了正端着水果沙拉上楼的阿莎。

    “先生,你这么急去哪儿?”

    赫邶辰一脸的清俊,“出去一下。”

    蒋黎有些懵,进卫生间前她看到的是赫邶辰,怎么倒了个水的工夫就大变活人换成了阿莎。

    “先生这么急,是有什么事吗?有没有需要我们的地方?”

    蒋黎,“……”

    她什么也不知道好吧!

    赫邶辰回来的时候,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蒋黎也很好奇,这大晚上的他抽什么风,非得出去一趟。

    晚上睡觉前,赫邶辰趴在床上,蒋黎轻轻的在他后背抹着药。

    一边抹还一边吹着,蒋黎全心投入这件事,却不知道赫邶辰的呼吸越来越沉重。

    本来一双柔柔的小手在他背后作弄也就算了,还配着蒋黎吹出的热气,再加上一个多月没有开荤的身体。

    赫邶辰的肌肉越绷越紧。

    蒋黎似乎看着好玩,起来的时候顺便拍了拍赫邶辰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