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你安好,我晴天
    不论蒋黎怎么呼喊,赫邶辰都像是睡熟了一般,没有回应。

    蒋黎在抢救室外面急的坐立不安,她对这里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心爱的人生死未卜,而且是为了她受的伤。

    可再怎么着急,蒋黎也没有流一滴泪。

    她只有照顾好自己,才有能力去照顾赫邶辰。

    很快,赫氏在巴黎的分公司员工就过来了,有这边的总经理,也有律师过来帮忙处理,蒋黎除了在需要她录笔录的时候说一句话,剩下的就全搭在医院里了。

    赫邶辰经过手术后就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要观察四十八小时,如果醒来就没什么大问题,蒋黎更是一步不敢离。

    虽然中间又出了点小问题,但幸运的是,在不到四十八小时,赫邶辰醒了过来。

    赫邶辰第一件事就是交待这里的副总把蒋黎带回城堡去,好好照顾着,医生说让休养一个月,看她的模样,这几天怕是都没吃好睡好。

    知道赫邶辰没事,蒋黎先是一喜,然后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里。

    等到蒋黎醒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虽然在赫邶辰送到医院那几天她一直逼着自己吃好喝好,但觉是缺了不少。

    “夫人,您醒了。”

    蒋黎揉揉太阳穴,一阵晕眩后才好一点,站在蒋黎面前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一口中文,黑眼睛黑头发,让蒋黎很是亲切。

    “我睡了多久?”

    “两天了。”

    蒋黎一愣,就要下床,但是身子一动,又是一阵的晕眩。

    “夫人您快躺好,您两天没吃东西了,肯定低血糖。”

    蒋黎重新躺回床上,用手捂着眼睛,“赫邶辰怎么样了?”

    “先生没事,已经回到普通病房了,再有几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你放心,他每天会按时打三个电话回来,刚刚已经打过一次了,中午会再打。”

    蒋黎先是一喜,赫邶辰终于好了,然后一怒,他们都两天没有见面了,一天竟然才打三个电话,他特么以为是吃饭呢,还分早中晚。

    过了有十分钟,阿莎给蒋黎端来了粥,“夫人,您的胃口太弱,先吃点易消化的,等下会有司机带您去医院做检查,顺便看先生。”

    蒋黎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然后才若无其事的继续吃。

    她好想赫邶辰,好想好想。

    吃过饭,蒋黎收拾好跟着司机去了医院,她先给自己做了个简单的检查就去看赫邶辰了。

    蒋黎打开差病房门,就看到赫邶辰躺在床上正抱着电脑开视频会议,她从没有见过这样子的赫邶辰,盖病号服加身,孱弱又让他心疼。

    看到蒋黎,赫邶辰也是一愣,早上打电话的时候她还没醒,现在就这样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赫邶辰脸上一喜,对着电脑说了句稍后再议,就把视频挂掉了。

    蒋黎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叫一眼万年。

    就像此刻这样。

    赫邶辰朝着蒋黎招招手,“过来啊,站那儿干嘛!”

    被劫匪挟持没哭,亲眼目睹赫邶辰进入抢救室没哭,可现在看着好起来的赫邶辰,蒋黎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往下掉。

    赫邶辰心疼的去擦,蒋黎却一个使力,把他扑在病床上,“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

    来来回回就这么一句话,手还不停的捶打着赫邶辰的胸膛。

    赫邶辰皱着眉头忍着痛,一只手轻轻的环住蒋黎,另一只手牵起她的手放在嘴边吻着。

    他心疼着她的心疼。

    难过着她的心疼。

    “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了么!别哭了。”赫邶辰捧起那张让他魂牵梦绕的脸,轻轻的吻干蒋黎的泪。

    蒋黎却越哭越猛,像是要把这些天所有的担忧全都发泄出来。

    赫邶辰强撑着起身,没有再在蒋黎的脸上停留,而是吻上了她的唇,由缓到急,堵住她所有的呜咽声。

    蒋黎抱着赫邶辰的脖子回应着,有几次赫邶辰都被蒋黎的热情闹的有些支撑不住,却还是包容着她的担忧,这次是真的吓坏她了。

    正好有医生过来挂水,金发碧眼的美女医生咳了一声,示意他们不要这么热情。

    蒋黎脸红着退开些。

    本来只是普通的吊瓶,但是医生却微微皱眉,她把赫邶辰翻过去一看,果然是出血了。

    医生和赫邶辰在交流着什么,蒋黎听不懂。

    过了一会儿,离开的医生又重新回来,给赫邶辰包扎伤口。

    蒋黎囧,难道是她刚刚太过了的缘故?

    赫邶辰拍拍他身边的空位,让蒋黎躺在床上。

    “你还打点滴着呢。”

    “没事,躺这边。”

    抱着蒋黎,嗅着她的发香,牵着她的手,赫邶辰才能真切的感觉到她就在自己身边。

    完好无损。

    这件事不仅吓到了蒋黎,也让赫邶辰后怕,万一警察来的再慢一点,万一他没有护着蒋黎,那后果才真是无法想象。

    “邶辰,在咖啡馆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我们会活不下去。”

    赫邶辰捏捏她的手,示意她继续说。

    “我当时好后悔,为什么没有保住我们的孩子,如果我们真的不在了,连个在这世界上存在的印记都没有,那得有多遗憾,可是我又想,孩子不在了也好,如果真的把孩子留下,但是父母却不在了,他是不是也不会快乐。”

    赫邶辰把蒋黎搂的紧了些,孩子的事和她年少时的经历,对她的影响很大。

    “等回去了我们再要一个。”

    蒋黎微微一笑,却并没有答话。

    “我一个月前还在考虑宝宝的小名,转眼间,他离开我已经有一个月了,邶辰,其实我不怪你,也不怪你的家人,我只是不能接受而已。”

    这是第一次,在蒋黎小产后,她认真严肃的直视这件事。

    赫邶辰虽然不舍,却没有阻止和安慰,她总要从这个事情里走出来,才能面对未来。

    他们还年轻。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邶辰,我爱你。”

    赫邶辰亲了亲蒋黎的头发,“不要在这种时候释放你的热情,乖,再等我几天,等我伤好了……”

    赫邶辰的嘴被堵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