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铁血手腕赫邶辰
    董事会上,赫邶辰把新的任职名单公布,赫建新和赫凌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站起来。

    “赫邶辰,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赫氏,你凭什么这么做!”

    赫凌最沉不住气,他气愤非常的指着赫邶辰,“你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你别忘了,爷爷还在呢,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赫邶辰淡淡的看了看赫凌,又扫过赫建新,他微微一笑,却猖狂无比,“凭什么?就凭我是赫邶辰。”

    赫邶辰说完,径直坐下身。

    赫氏原先只是传统的家族企业,发展到现在,成为了典型的股份制企业,而因为赫家占的股份最多,所以领导者也一般沿用赫家人而已。

    赫老爷子最开始中意的继承人是赫邶辰的三叔,也就是赫凌的父亲,但是后来他出了车祸,现在成了植物人。

    赫老爷子不得不从孙子辈里挑选,他是喜欢赫邶辰,但却也溺爱着最小的孙子,所以赫凌才能一直作威作福。

    赫建新也起来,相比赫凌,他说的话就温柔多了,“邶辰,你一下子换掉这么多人,还有很多是核心的人员,会给公司带来什么影响这些你都考虑过吗?那些人在公司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你这一下子把他们撤下来不妥吧,你有什么意见慢慢解决就好了,何必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赫邶辰看着他,就那样静静的不说话,却让赫建新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二叔为了公司想的真多。”

    赫建新看着赫邶辰,一点都看不出来嘲讽的意思,赫建新又扭头看了一圈,在坐的也不全都是赫邶辰的心腹,他便放下心来,人模人样的点了点头,“看你这话说的,我也姓赫。”

    赫邶辰挑挑眉,好像就在等他说这句话似的。

    赫邶辰伸手,他的助理从后面递上来一个牛皮纸袋,赫邶辰把资料从里面抽出来,顺着会议桌飘到赫建新跟前。

    赫建新有些摸不准赫邶辰的心思,那似笑非笑的模样让他心里有些打鼓。

    “二叔不打开来看看么?”

    一群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赫建新身上,对那份资料也都充满了好奇。

    赫建新在这样的目光下,不得不拿起那份资料,他越看越心惊,脸上开始冒汗,而且脸色也慢慢泛了红,大家伙都注意到,赫建新的脸色慢慢的又由红转了白。

    董事们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

    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啊!

    他们也很好奇的。

    在赫建新那里得不到解释,人们又把目光调转到赫邶辰身上。

    赫邶辰并不理会这些,他冲着赫建国悠悠开口,“怎么样,二叔对我的决定还有意见吗?”

    赫建国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他看着赫邶辰,眼里是不加掩饰的讨厌和恨意,却缓缓的摇了摇头。

    赫邶辰悄然一笑,“这就对了嘛,二叔年纪也不小了,平时没事去找我爸喝喝茶下下棋一起研究研究报纸什么的多好,以我的能力,每年的分红也不会让你少拿的,二叔,你说对不对?”

    赫建国此刻的表情算得上是咬牙切齿了,他冷冷哼一声,拿着资料就起身,走的时候把门摔的叮咣响。

    赫凌的座位在赫建国下面,他刚刚伸长了脖子,也没看清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赫邶辰,你对二叔做了什么?”

    赫邶辰挑挑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二叔怎么会同意你的意见呢!赫邶辰,你在搞什么鬼!”

    赫邶辰恍然大悟,“哦,你是想知道那份资料吧?你去问二叔啊!”

    看着赫凌快气得跳脚的样子,赫邶辰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不过我劝你不要去,因为你去问他也不会告诉你的!”

    赫凌第二个离开,他不相信赫邶辰的话,直接冲到了赫建新那里,但结果却没有多大改变,赫建国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赫凌气不过,直接把车开到老爷子那里。

    赫邶辰悠悠的用目光巡视了一圈,在场的都是人精,别看现在赫邶辰一家独大,但是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

    古代有多少因为站错队而被诛九族的戏码,虽然现在已经没有这种罪了,而且赫氏近几年的进步他们也看得到,但是谁知道别的分支会不会冲出黑马来呢,而且老爷子的分量也不能忽视,老爷子都还没发话呢。

    一个个的以要斟酌为借口,纷纷离开了。

    会议室里只留下赫邶辰和吴贤。

    “赫总。”

    “吴叔,你又客气了,没人的话就叫我邶辰好了。”

    吴贤微微叹口气,“这样会不会太钢硬了?其实你完全可以温水煮青蛙的。”

    赫邶辰摇摇头,眼里清明一片,“绝对不行,我不能再给他们任何伤害家人的机会。”

    他现在每天看到蒋黎都会把自己唾弃几遍,如果不是他私心太重,太过想要把蒋黎绑在身边,那他们就没有可以利用的软肋,说到底,是他害了蒋黎。

    虽然蒋黎现在绝口不提孩子的事,但他能感觉得到她的难过,说多了,也不过是多一个难过的人而已。

    每每想到蒋黎的体贴,赫邶辰就更加坚定要一统赫氏的决心。

    “吴叔,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想要对他们怎么样。”

    如果他们能安分守己,他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是亲人,没必要把事情做到太绝,但是他们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所以也不能怨他的。

    “资料你也看过了,虽然对于赫氏来说,只不过是拔了一要羽毛,但是对于二叔卖给的那家公司,那能抵得上他们半年的利润,而这样的事,他做了多少,谁又能真的知道呢!”

    吴贤依旧是摇摇头,“现在怕是赫凌那小子已经去找老爷子了,我就怕他那关不好过。”

    赫邶辰起身,无所谓的说到,“爷爷就算再疼爱赫凌,也不会拿公司做赌注,他最多也就是两不相帮罢了,二叔那边算是落幕了,剩下点小虾米,让他们先蹦哒着吧。”

    他还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