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苗温雅太阴险
    赫邶辰回到家泡了个澡,舒服的躺在床上。

    这一晚上把他给折腾的。

    把空调的温度又稍微调低了些,等着蒋黎自动的过来搂着他的腰,赫邶辰才满意的进入梦香。

    感觉好像才闭上眼,赫邶辰就被手机铃声吵醒。

    蒋黎比他先醒,拿着手机愣神。

    “谁啊?”

    被吵醒的赫邶辰带着浓浓的不满,声音略带沙哑,眼睛使劲闭上再睁开,还是有种被糊住的感觉。

    太困了。

    蒋黎颇有些不好意思,周琴的号码在上面闪烁,她知道肯定又是因为苗温雅的事。

    实际上,蒋黎早早的就醒过来了,心里有事是一方面,她昨晚一直没吃什么东西,六点多被饿醒了。

    看赫邶辰好像刚睡下的样子,蒋黎起床去弄吃的,顺便给张默去了电话问了事情进展。

    张默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

    张默一直在安慰她说没事,蒋黎却能听得出来他的疲惫,张默都已经这样了,更何况是赫邶辰呢。

    蒋黎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正想着要不要叫醒赫邶辰吃东西呢,赫邶辰的电话就响了。

    “妈打过来的。”

    即使万般的不愿意,蒋黎也还是把手机递了过去。

    赫邶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给了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边接通电话边往外走。

    蒋黎从后面扑了上去,抱着赫邶辰的腰。

    明明都已经这么累了,还是不愿意让她知道么?

    赫邶辰知道自己这是躲不掉了。

    赫邶辰只喊了一声妈就再没说话,说的多,蒋黎知道的便多,他不想让蒋黎为这事担心。

    越听,赫邶辰的眉头皱的越紧。

    “苗树现在在哪?”

    赫邶辰挂断电话,放下手机就进去卫生间,蒋黎听到水声,赫邶辰已经在洗脸了。

    发生了什么事,让赫邶辰连睡觉的时候都没有了?

    “怎么了?”

    蒋黎拉住准备出门的赫邶辰。

    赫邶辰转身,捧起蒋黎的脸,她的脸色苍白,眼里满满的都是担忧,赫邶辰努力挤出个微笑,这样的蒋黎,让他心疼。

    “等下小李会过来接你,你就回到我那边的别墅去,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谁找你,你都不要理,过了这几天就好了,证据我们也在找,很快就没事了。”

    赫邶辰说完就要离开,蒋黎死死的拉着他的手,“又怎么了?”

    “乖,不是说好都交给我的么?”

    蒋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赫邶辰离开。

    坐在车上,小李看着后面的蒋黎,心里也不好受,他平时接送蒋黎的时候更多一些,每次看到蒋黎都是活蹦乱跳的,像这么沉闷的蒋黎,他还是头一回见到。

    小李想,就算是知道吴凌峰婚礼上那场闹剧后,蒋黎也是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投入到工作中了吧。

    彼时,单身狗的小李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

    别墅里佣人已经接到了通知,蒋黎回去就躺回到了床上。

    把弄着手机,蒋黎却没有勇气给赫邶辰打去电话,不知不觉中,蒋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叫她起来吃饭,蒋黎一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她拿起手机,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蒋黎自嘲的一笑,现在这个时候,没有消息也算好消息了吧。

    她下楼,去了餐厅,饭菜已经摆上桌。

    “夫人,今天中午准备的都是酸甜或者酸辣口的,刚刚先生打过电话说你最近胃口不好,我就想着是不是天热的过,你尝尝这些,都是比较开胃的。”

    蒋黎只抓住一个重点,“刚刚赫邶辰打过电话?”

    “是啊,交代我们照顾好你。”

    蒋黎失神的坐回去,为什么没有给她打电话呢,明知道最担心的人是她啊。

    另一边,苗温雅的病房客厅。

    气氛剑拔弩张。

    赫邶辰坐在一边,浑身充满了凌厉,冷着一张脸,默不作声,周琴和赫建国陪在一旁。

    在赫邶辰身后,以张默为首,站着五个助理,他们一身黑色西装,看着对面的苗家人,炫酷无比。

    谈了一上午都没有个结果,苗树也是急了,他一拍桌子,霸气无比,“所以说,你们还是不肯让蒋黎出来谈么!”

    “小黎身体不好,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

    赫邶辰轻描淡写,就把这事岔过去。

    一上午,事情就围着让蒋黎出面转着圈圈。

    直到现在都没有个结果。

    “我们顾忌着两家的关系,顾忌着你赫家的名誉地位,所以还没有把事情捅到警察那里,你们呢,就没有点诚意吗?就是这样对我们的吗!”

    苗树把桌上的电脑狠狠的推到赫邶辰这边。

    电脑上按了暂停键,上面的画面定格在了蒋黎恶狠狠的挥着拳头。

    赫邶辰皱紧了眉头。

    他真的没有想到,在他走后,苗温雅还会来这么一出。

    这视频明显就是被剪辑过的,苗温雅的示好,她的温柔全部展现出来,倒是蒋黎的声音被处理掉,只能瞧见她阴沉的脸色,以及到后来的动作。

    即使画面偶尔有些出镜,但还是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人家这耍的一手好计谋,你就算知道这是坑又能怎么样,难道赫邶辰还能找出来他们挖坑时埋掉的土?

    蒋黎为了不让人知道,特意选在了没有人的地方,而这,恰恰成全了苗温雅的阴谋。

    赫邶辰终于知道,和苗温雅比起来,苗温晴做的那些就都是小儿科,最怕的就是这种,宁可以身作饵,也要把他们扒下第七十六章苗温雅太阴险

    赫邶辰回到家泡了个澡,舒服的躺在床上。

    这一晚上把他给折腾的。

    把空调的温度又稍微调低了些,等着蒋黎自动的过来搂着他的腰,赫邶辰才满意的进入梦香。

    感觉好像才闭上眼,赫邶辰就被手机铃声吵醒。

    蒋黎比他先醒,拿着手机愣神。

    “谁啊?”

    被吵醒的赫邶辰带着浓浓的不满,声音略带沙哑,眼睛使劲闭上再睁开,还是有种被糊住的感觉。

    太困了。

    蒋黎颇有些不好意思,周琴的号码在上面闪烁,她知道肯定又是因为苗温雅的事。

    实际上,蒋黎早早的就醒过来了,心里有事是一方面,她昨晚一直没吃什么东西,六点多被饿醒了。

    看赫邶辰好像刚睡下的样子,蒋黎起床去弄吃的,顺便给张默去了电话问了事情进展。

    张默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

    张默一直在安慰她说没事,蒋黎却能听得出来他的疲惫,张默都已经这样了,更何况是赫邶辰呢。

    蒋黎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正想着要不要叫醒赫邶辰吃东西呢,赫邶辰的电话就响了。

    “妈打过来的。”

    即使万般的不愿意,蒋黎也还是把手机递了过去。

    赫邶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给了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边接通电话边往外走。

    蒋黎从后面扑了上去,抱着赫邶辰的腰。

    明明都已经这么累了,还是不愿意让她知道么?

    赫邶辰知道自己这是躲不掉了。

    赫邶辰只喊了一声妈就再没说话,说的多,蒋黎知道的便多,他不想让蒋黎为这事担心。

    越听,赫邶辰的眉头皱的越紧。

    “苗树现在在哪?”

    赫邶辰挂断电话,放下手机就进去卫生间,蒋黎听到水声,赫邶辰已经在洗脸了。

    发生了什么事,让赫邶辰连睡觉的时候都没有了?

    “怎么了?”

    蒋黎拉住准备出门的赫邶辰。

    赫邶辰转身,捧起蒋黎的脸,她的脸色苍白,眼里满满的都是担忧,赫邶辰努力挤出个微笑,这样的蒋黎,让他心疼。

    “等下小李会过来接你,你就回到我那边的别墅去,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谁找你,你都不要理,过了这几天就好了,证据我们也在找,很快就没事了。”

    赫邶辰说完就要离开,蒋黎死死的拉着他的手,“又怎么了?”

    “乖,不是说好都交给我的么?”

    蒋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赫邶辰离开。

    坐在车上,小李看着后面的蒋黎,心里也不好受,他平时接送蒋黎的时候更多一些,每次看到蒋黎都是活蹦乱跳的,像这么沉闷的蒋黎,他还是头一回见到。

    小李想,就算是知道吴凌峰婚礼上那场闹剧后,蒋黎也是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投入到工作中了吧。

    彼时,单身狗的小李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

    别墅里佣人已经接到了通知,蒋黎回去就躺回到了床上。

    把弄着手机,蒋黎却没有勇气给赫邶辰打去电话,不知不觉中,蒋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叫她起来吃饭,蒋黎一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她拿起手机,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蒋黎自嘲的一笑,现在这个时候,没有消息也算好消息了吧。

    她下楼,去了餐厅,饭菜已经摆上桌。

    “夫人,今天中午准备的都是酸甜或者酸辣口的,刚刚先生打过电话说你最近胃口不好,我就想着是不是天热的过,你尝尝这些,都是比较开胃的。”

    蒋黎只抓住一个重点,“刚刚赫邶辰打过电话?”

    “是啊,交代我们照顾好你。”

    蒋黎失神的坐回去,为什么没有给她打电话呢,明知道最担心的人是她啊。

    另一边,苗温雅的病房客厅。

    气氛剑拔弩张。

    赫邶辰坐在一边,浑身充满了凌厉,冷着一张脸,默不作声,周琴和赫建国陪在一旁。

    在赫邶辰身后,以张默为首,站着五个助理,他们一身黑色西装,看着对面的苗家人,炫酷无比。

    谈了一上午都没有个结果,苗树也是急了,他一拍桌子,霸气无比,“所以说,你们还是不肯让蒋黎出来谈么!”

    “小黎身体不好,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

    赫邶辰轻描淡写,就把这事岔过去。

    一上午,事情就围着让蒋黎出面转着圈圈。

    直到现在都没有个结果。

    “我们顾忌着两家的关系,顾忌着你赫家的名誉地位,所以还没有把事情捅到警察那里,你们呢,就没有点诚意吗?就是这样对我们的吗!”

    苗树把桌上的电脑狠狠的推到赫邶辰这边。

    电脑上按了暂停键,上面的画面定格在了蒋黎恶狠狠的挥着拳头。

    赫邶辰皱紧了眉头。

    他真的没有想到,在他走后,苗温雅还会来这么一出。

    这视频明显就是被剪辑过的,苗温雅的示好,她的温柔全部展现出来,倒是蒋黎的声音被处理掉,只能瞧见她阴沉的脸色,以及到后来的动作。

    即使画面偶尔有些出镜,但还是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人家这耍的一手好计谋,你就算知道这是坑又能怎么样,难道赫邶辰还能找出来他们挖坑时埋掉的土?

    蒋黎为了不让人知道,特意选在了没有人的地方,而这,恰恰成全了苗温雅的阴谋。

    赫邶辰终于知道,和苗温雅比起来,苗温晴做的那些就都是小儿科,最怕的就是这种,宁可以身作饵,也要把他们扒下一层皮来。

    苗温雅简直太过阴险。

    被赫邶辰冠以阴险之称的苗温雅在吴凌峰的搀扶下柔柔弱弱的走了出来,她眼里泛光,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泪水。

    “周姨,您就不心疼我吗?我又没有要怎样,但是蒋黎连个当面道歉都做不到吗?”

    苗温雅这语气可谓是闻者落泪,苗家父母已经心疼的不行了,对赫家本身阴着的脸又黑了几分。

    周琴心里也不是滋味,可她能怎么样,对上蒋黎的事,赫邶辰简直就是油盐不浸。

    一层皮来。

    苗温雅简直太过阴险。

    被赫邶辰冠以阴险之称的苗温雅在吴凌峰的搀扶下柔柔弱弱的走了出来,她眼里泛光,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泪水。

    “周姨,您就不心疼我吗?我又没有要怎样,但是蒋黎连个当面道歉都做不到吗?”

    苗温雅这语气可谓是闻者落泪,苗家父母已经心疼的不行了,对赫家本身阴着的脸又黑了几分。

    周琴心里也不是滋味,可她能怎么样,对上蒋黎的事,赫邶辰简直就是油盐不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