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我有证据
    对上赫邶辰,苗树只有吃亏的份。

    赫邶辰看了看时间,又起身拉开窗帘,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苗伯父,拜托你下次有证据了再过来,不然这样多耽误我的时间,就为了听你说这些有的没的,当然,我还年轻,熬一晚也没什么,可您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不能这样不爱惜身体才是,更重要的是,还搭上我爸妈。”

    周琴瞪了赫邶辰一眼,示意他少说几句,没看到苗树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吗!

    赫邶辰说完就离开了,再没看身后的人一眼。

    一晚上几乎没话的赫建国起身,“老苗啊,邶辰这孩子就这样,死脑筋,而且这事,公平点说,疑点还是有的,我们都身为人父,我也请你回去问问小雅,到底是怎么回事,邶辰那边我和他妈妈也会去劝,唉,都不容易,互相体谅。”

    苗树冷冷一哼,“死脑筋?我看他脑筋挺活泛的,看看那话说的,一套一套的,就等着挖坑让我往进跳呢。”

    赫邶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又在自家爸妈杀人般的眼神中收敛回去。

    明明是您老人家自己挖的坑,赫邶辰只是引导了下好吧,不要什么事都怪邶辰好吗!

    弟控的老哥伤不起。

    对上赫邶星嘲笑的眼神,苗树感觉很心塞。

    赫家这两孩子,一个比一个让他寒心。

    “我让司机开车送你回去,”周琴也起身附和,“小星,你陪着送回去,务必亲自送到。”

    赫邶星点点头。

    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苗树现在离开,肯定是要先去趟医院的,他家老妈这是要他做先锋部队,去和医生打探敌情呢。

    赫邶星送苗树上楼,顺便吩咐司机去买几份早餐上来,然后才陪着苗树往病房走去。

    一进门,苗树就看到吴凌峰站在床边,替苗温雅擦手。

    他阴冷的心情好了点。

    “小雅怎么样了?”

    吴凌峰转身,恭敬的低了头,“昨晚一直喊痛,几乎就没有睡,现在才睡下。”

    赫邶星越过苗树,往病床前走去,仔细的观察着苗温雅。

    蒋黎下手虽然没有故意使坏,却不懂得控制力道,虽然不至于把苗温雅打成什么样,但是看看这散出来的黑青,赫邶星还是替弟弟默哀。

    苗树的眼神也从苗温雅那里移到了旁边的男人身上。

    其实凭心而论,如果单说长相的话,吴凌峰是略胜一筹的,但是从研究室出来的赫邶星,退去科学狂人的呆萌,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风度翩翩,清秀俊逸,轻易的就把旁边卑躬屈膝的吴凌峰比了下去。

    刚刚还觉得吴凌峰不错呢,苗树冲着吴凌峰翻个白眼,太没风度了,看着就碍眼。

    比起赫家的那两只差远了。

    苗树的心情又不好了。

    司机买好早餐上来,站在病房门口等着。

    没等到人从里面出来,就看到苗太太迎面走过来。

    他载着周琴去和她们碰过面,所以认识,发生的这些事,司机也是有所耳闻的,他低着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这位夫人一个不爽,就把脾气发到他这里来。

    大概是司机人品爆发,苗母已经推门要进去病房了,竟然还退了出来,“你怎么在这?”

    司机觉得,今天他就不该过来。

    赫家的司机那么多,为什么他要接下这个任务。

    司机同学欲哭无泪。

    “我家先生让我送苗先生回来的。”实在避无可避,司机抬起头说到。

    “那你怎么还在这儿,等着吃饭吗?”

    “大少爷在里面,而且,这饭是给你们准备的。”

    苗母本来就是想随便找个人做撒气筒的,赫建国周琴她不好说,赫邶辰她说不得,结果到了司机这里还敢和她叫板。

    本来就火大的苗母抢过司机手里的盒饭和食品,冲着一边用力的扔去,带起很大的动静。

    “我告诉你,我苗家不用你们猫哭耗子假慈悲,如果真的有心,就把蒋黎交出来,别等着我们把事情闹大,到时候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苗伯母早!”

    “你干嘛呢!”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苗树和赫邶星一起出来。

    “我家司机怎么惹到伯母了,让您一大早就这么生气,没事,您说,我回去一定狠狠的批评他。”

    苗树在后面送他个白眼,批评你妹啊!

    说的这么同仇敌忾,这么阴狠,还狠狠的批评,啥叫批评,不就是他赫邶星上下嘴唇碰一碰的事么!

    “这是怎么回事。”

    从商店买的食品还好说,只是凌乱的撒了一地,但是像粥,豆浆这类的食物,洒在地上,看着很是狼藉。

    苗母撇撇嘴,没有说话。

    赫邶星适时的上前插嘴,“肯定是司机的错,伯母现在心情不好,他还不知道是怎么惹到伯母了,没事,没事,先进去再说吧。”

    赫邶星给了台阶就接着,苗母冷冷一哼,算是把这事翻了过去。

    司机一脸无辜的看着赫邶星。

    “通知人把这里收拾了。”

    苗温晴住的是VIP病房,外面还带着一个小客厅,苗家父母坐一边,赫邶星坐在另一边。

    “事情谈的怎么样,赫家什么态度?”

    苗母问的是苗父,话却是说给赫邶星听的。

    赫邶星眼观鼻,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他只当听不到。

    轮到苗树,他就更郁闷了,明明是过去讨伐的,结果自己却吃了一肚子的气回来。

    不过嘛……

    “好了,邶星,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就够了,对了,和司机说声抱歉,你伯母她心情不好,请他体谅。”

    赫邶星起身告辞。

    看着赫邶星离开,苗母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能一句话都不留就走了呢!赫家就这态度吗!”

    苗父把赫邶辰的话说了一遍,气的苗母脸都憋红了。

    “赫家欺人太甚!我一定要找赫邶辰要个说法!”

    正在这时,门从里面打开,苗温雅走了出来。

    “小雅,吵到你了,快回去休息吧。”苗父脸上挂了笑,笑的有点勉强。

    “爸,妈,我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