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苗树的指责
    赫邶辰和张默正在对疑点事件进行推理,蒋黎洗清嫌疑的机率很高。

    不到最后关头,赫邶辰不想和苗家撕破脸皮。

    最好从理出发,自己站住脚跟,让他们找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把疑点又排查了一遍,赫邶辰伸了个懒腰,已经很晚了,他有心要回去陪蒋黎,却又被周琴的电话阻拦。

    周琴让他立刻回老宅一趟。

    赫邶辰挂掉电话,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他总是做不到,把蒋黎保护好。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赫邶辰试着给蒋黎发了条微信过去,蒋黎没有回他,赫邶辰想,许是睡着了,再看看周琴的电话,他微微叹口气,开车往家驶去。

    回去的路上,赫邶辰已经想到了所谓的三堂会审,但他没有想到,三堂会审的不仅是自家人,苗家伯父也在。

    赫邶辰乖巧的打招呼,就算知道事情是苗温雅做的,可暂时的进度还是对蒋黎很不利,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傲气连带着蒋黎受委屈。

    可苗树只是冷冷一哼,就别过脸去。

    赫邶辰却不吃这一套。

    你的女儿欺负了我的媳妇,还使心计让我媳妇背了黑锅,现在我这么客气,你竟然这么不识抬举。

    周琴有心给他们做周转,奈何谁也不给她这个面子,僵在那里,气氛十分的微妙。

    苗树看到赫邶辰雕塑般的坐在那里,眼观鼻,心下更是愤怒,连呼吸都粗重了些。

    赫邶星往赫邶辰那里靠了靠,和弟弟咬耳朵,“听说弟妹把苗温雅打到重伤,现在正在医院救治,苗家伯母已经去了医院,刚刚才走。”

    赫邶辰的心里荡起波浪,脸上却不显。

    家里静的掉下根针都能听到,即使赫邶星再怎么放低声音,这里的人也都听的一清二楚。

    苗树看向赫邶辰,手指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真的要护着那个狐狸精?

    “老赫,老周,赫邶辰我说不得,也说不动,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你们赫家总得给我个交代吧,小晴的事我就不说了,毕竟那孩子是真犯了错,可现在到了你们家,总不能这么包庇吧,小雅也是你们看着长大的,她现在躺在医院里,我,我这个当爹的……”

    苗树没有再说下去,眼晴已泛了红。

    赫邶辰知道,这次的事怕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天时,地得,人和,全掌握在人家手里。

    可是他不能因为这些莫须有的东西,就放任蒋黎不管。

    论委屈,蒋黎才是最委屈的。

    正在这时,苗树的电话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了眼赫邶辰,然后接通。

    蒋黎看到,是苗家伯母陪着苗温晴在病房里,苗温晴身上包扎着,明晃晃的白色在赫邶辰看来颇为刺眼。

    看到苗温晴的脸,赫邶辰死死的压住了自己的笑意。

    蒋黎动手的时候还残留着些许的理智,没有多往脸上揍,看起来还好,身上被宽松的病号服一遮,也盖了个大半。

    苗树故意把手机露出来,就是为了让赫家人看到,尤其是赫邶辰。

    关心的话说了几句,苗树关掉了视频。

    “看到了吧,小雅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你们真的还要这么坐视不理么?”

    赫邶辰微微歪头,做认真思索状。

    周琴看到亿这个样子,也放心下来,蒋黎肯定是要保的,只不过这个护着的度,就看赫邶辰怎么做了。

    苗家已经找上门来了,于情于理,他们都得给人家个交代。

    “苗温雅挺好的啊。”

    众人,“……”

    周琴“深情”的望着赫邶辰,挺好的?好个鬼!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莫名奇妙脸上缝了好几针,伤口还不一定会好利索,现在又被你那宝贝老婆揍到躺在医院,还挺好的?

    周琴觉得苗树没吐血已经是很好了。

    “苗伯父,我想知道,苗温雅为什么会大半夜的跑到我们家楼下?”

    赫邶辰特地强调了我们家。

    一屋子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了苗树身上,他们不是没想过要问,但是却不好意思开口。

    赫邶辰就不一样了,管你什么人情世故,惹到他的宝贝,那就俩字:

    不行!

    “我听小雅说过,说是在拍卖会所的时候,她和蒋黎之间发生过争执,才导致她出了事,蒋黎好像也吓的不轻,她是为了让蒋黎安心才顶着伤口去找那个女人的,赫邶辰,我家小雅万一落下个什么后遗症,我,我跟你没完!”

    这是来自于一个父亲的愤怒。

    赫邶辰挑挑眉,“万一苗温雅真的落下什么后遗症,”他抬头看了一圈众人,“那就是她活该,自作自受。”

    苗树,“……”

    以前怎么没发现,赫邶辰竟然是这么刁钻的人。

    毒舌又狂妄。

    简直是要气死他的节奏。

    “以苗温雅的性格,如果小黎真的对她做了什么事,她会好心的去解释?苗伯父,您这不是鬼扯么!这话说出口,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苗树,“……”

    其实他也是不信的,苗温雅虽然在生意场上也算得上是成功女性,但是从小养成的小任性小脾气也不少,如果有人敢对她不利,她不反过来拆了人家房子就不错了。

    话虽如此,但是现在躺在医院的是自己的闺女,是他捧在手里半辈子的心肝宝贝,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要按着女儿的想法走。

    这是他唯一也是必须走的路。

    “你不信?你信过谁?蒋黎么?”

    “苗伯父,这话你还真说对了,相对而言,我更相信蒋黎,不论是做事还是为人,她都不是那种乖张的人,她善良到连路上的蚂蚁都舍不得踩,更何况是对一个人使坏!”

    苗树刚想说话,就被赫邶辰打断,“不过,如果真把小黎逼到了需要动手的地步,那说明她得受了多大的委屈呀!”

    苗树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

    他来赫家到底是干嘛来了,明明是为了自家女儿讨说法来的,为什么要听赫邶辰的指责。

    按赫邶辰的意思看,蒋黎倒成了那个受委屈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