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有狗冲我吼
    苗温雅笑着往左移了移,离的蒋黎更近。

    “蒋黎,你做了那些事情,晚上会做恶梦吗?”苗温雅歪着头,笑的人畜无害,出口的话却十分阴冷。

    “苗小姐都睡的那么好,我又怎么会做恶梦呢,毕竟比起你来,我是很善良的。”

    蒋黎知道,苗温雅一定是为了苗温晴的事过来的,或者,再加上眼前的吴凌峰,虽然她不知道赫邶辰是怎么处理那件事的,但是苗家不会占到便宜就是。

    “我真想撕碎你的嘴,看看还能不能吐出这些话!”

    蒋黎认真的看着苗温雅,带着惋惜的摇了摇头,“我真搞不懂你们这种人,脸上笑的这么漂亮,嘴里却能说出那些毫不相符的话,哎,苗小姐,你知道蛇蝎美人是说哪种人么!”

    苗温雅脸下的笑瞬间垮了下去,再不是那甜美的苗家公主,而是换上了苗家掌舵人的阴辣。

    不等苗温雅答话,蒋黎抬手看了看自己做好的指甲,“对了,苗小姐的蛇蝎美人前面应该加一句化妆吧,毕竟素颜的话,你可差远了。”

    苗温雅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握成拳,对上蒋黎,她们一次次的布局,却一次次的失败,现在,她的妹妹送到了国外,多少次哭着回来诉苦,爸爸妈妈为了私下和赫邶辰和解,让出了生意中很大一部分的利润,她的丈夫,眼睛随着蒋黎毫无所动,她所有的不好,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

    但是这个女人却活的好好的,车祸也只是休息了几天而已,一个丑小鸭,凭什么活的像只白天鹅,这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对上苗温雅阴鸷的目光,蒋黎毫不退缩,莫名奇妙的受了她们的气,今天所有的不快,全朝着苗温雅发泄过去。

    吴凌峰僵硬的站在那里,进退不得。

    “小雅,有人已经往这边看了,我们先走吧。”吴凌峰试图把苗温晴劝走,她却毫不为所动,她扶开吴凌峰的手,“看吧,敢做还不敢让人家看了。”

    蒋黎的手机响起,赫邶辰谈完事情回来,看了一圈没找着人,电话就打过来了。

    蒋黎想起身,却被苗温雅狠狠的压着胳膊,她再没有一丝笑容,“蒋黎,你以为你能幸福多久!”

    她诅咒蒋黎,得不到幸福。

    她没有的,蒋黎凭什么拥有。

    蒋黎不想和苗温雅多做争执,她起身,挥了挥手,赫邶辰看着蒋黎旁边的人,皱紧了眉头。

    “怎么回事?”

    赫邶辰这话问的是蒋黎,看的却是苗温雅,脸上的阴冷,仿佛蒋黎敢说一句苗温雅对她不好的话,赫邶辰就要当场开杀戒似的。

    蒋黎蹭过去,环上赫邶辰的胳膊,“没事,我们走吧。”

    赫邶辰看了看蒋黎,又深深的看了眼苗温雅和吴凌峰,这才离开。

    苗温雅只觉得刚刚那一瞬间,她面对的不是赫邶辰的目光,而是一座冰窖,足以把她冻掉的冰窖。

    吴凌峰依稀能听到赫邶辰对蒋黎关怀的询问,也听到了蒋黎的回答。

    “我真没事,就当是遇到了条疯狗,难不成有狗冲我吼两声,我还能吼回去啊!”蒋黎扯着赫邶辰的袖子,撒着娇。

    听到蒋黎这么说,赫邶辰也放下心来,估计是苗温雅不甘心,所以冲着蒋黎放了什么狠话吧,不过敢把苗温雅比喻成疯狗的人,也就只有蒋黎了吧。

    拍卖会很快开始了,蒋黎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现在也不像以前,看到什么都会让她惊艳一把,就当是陪赫邶辰,她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

    坐了一会儿,蒋黎微微皱眉,难道是刚刚葡萄吃多了?她的胃里一阵翻腾。

    不等赫邶辰开口,蒋黎蹭的起身,朝着卫生间奔去。

    干呕了好一会儿,她才感觉好一些,拿水扑了扑脸,蒋黎看像镜子,脸色有些苍白,想起会所里的憋闷,她不由自主往外走去。

    蒋黎走到小花园里,给里面的赫邶辰发了条微信,然后脱掉高跟鞋,坐在长椅上晃着腿。

    又是一阵难受,蒋黎怕真的吐出来,赶忙跑回去卫生间。

    只是没想到,进去卫生间里,会看到苗温雅。

    蒋黎只是略微一皱眉,就往水池扑去,又是一阵干呕,没有吐出任何东西。

    “哟,怎么了这是?莫不是最近吃的太好了?所以不适应了吧?”

    即使只是两次干呕,蒋黎也觉得有些虚脱,她靠在洗手池上,看着苗温雅。

    “苗小姐难道来厕所就是为了看我么?”

    苗温雅胳膊环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蒋黎,“你说对了,就是跟着你来的。”

    她朝着蒋黎慢慢走去,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像只带了魔性的鼓,一下一下,敲在蒋黎的心上。

    蒋黎四面环顾,不知道现在如果求救的话,别人听到的机率有多大。

    “别看了,没人会来的,赫邶辰也不会,蒋黎,到你该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蒋黎伸手,做了个禁止的动作,“停!”

    苗温雅挑挑眉,“还有什么话就说吧,给你这个机会!”

    “你想做什么?对我不利?你就真的不怕我家邶辰么!”

    苗温雅眨眨眼,脸上有一秒钟的松懈,却又瞬间恢复,“你以为我会那么笨,把你怎么样么!”

    对上苗温雅,蒋黎还是太嫩。

    她站在蒋黎跟前,从包里挑出把小刀,蒋黎的心随着她的动作而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苗温雅越过蒋黎,捅上了洗手池后面的镜子。

    镜子没有碰掉,只是裂开了缝,苗温雅冲着蒋黎倏然一笑,又一下,甚至加了点力度,镜子应声碎掉。

    吓的蒋黎捂着耳朵蹲下。

    苗温雅眯着眼,理智的挑了快玻璃放到蒋黎手上,蒋黎不想要,颤抖的手却敌不过苗温晴,蒋黎发现,自己的手好像不听使唤,她眼睁睁的看着握着玻璃的手朝着苗温雅划去。

    她想叫,却喊不出声音来。

    屋外有焦急的拍门声,蒋黎听得出来是赫邶辰,她刚想开口,却被苗温晴的尖叫声吓的失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