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闹腾的配角
    蒋黎就这样随着周琴住进了老宅,赫邶辰也每天都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日子过的太舒坦的缘故,蒋黎发现自己竟然胖了点。

    赫邶辰某天晚上摸着蒋黎的腰,“嗯,好像是有点肉了。”

    蒋黎怒。

    赫邶辰趁着蒋黎纠结的空,手从腰部慢慢往上游离,蒋黎抓着他使坏的手,“出去。”

    赫邶辰无限委屈,“还没进呢!”

    蒋黎,“……”

    “我就是看看别的地方长肉了没?”

    蒋黎,“……”

    你那么明亮的眼睛说这么正经的话一点都不般配好吗!

    蒋黎想到某件事,笑容明媚,她的脚顺着赫邶辰的小腿往上蹭,膝盖划过他某个部位,带起赫邶辰一阵低哼。

    “小黎,……”

    赫邶辰的情欲被深深的带起。

    “不如回答我个问题,我就应了你。”

    “说。”

    蒋黎深知这种机会不会太多,赫邶辰虽然特别纵着她,却有着自己的一套原则,他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蒋黎是怎么也撬不开他的嘴的。

    譬如,他是怎么解决苗温晴的。

    “罗越到底去哪了?”

    蒋黎清楚的看到,赫邶辰听到这话后,按捺住自己想法,慢慢的褪去眼里的灼热,“我怎么知道。”

    蒋黎前段时间怕尴尬,知道赫邶辰不会对罗越怎么样,也就没去找他,但是这几天却发现找不到人了。

    打手机关机,打到公司说是已经辞职了,蒋黎想起莫名失踪的苗温晴,心里总是带着点牵挂。

    罗越是她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

    蒋黎想了想,说到,“罗越帮过我很多,在以前的公司对我也很照顾,是我很珍惜的朋友,邶辰,你起码要告诉我,我的朋友现在在哪里吧。”

    赫邶辰扭过头,一脸的傲娇。

    “赫邶辰!”

    蒋黎这么说就是真的生气了,赫邶辰也不敢再闹她,“送他回家了。”

    这么做已经是赫邶辰的极限了。

    正是因为知道罗越对蒋黎的重要性,他才没有一并解决掉,当然,赫邶辰自动忽略罗越也是被人设计的受害者,而且,这件事的前提是蒋黎对罗越没有男女之间的喜欢。

    蒋黎点点头,不再追问。

    以前好像听罗越提起过,他家庭条件还不错的样子,回家了也好。

    赫邶辰这点信誉还是有的。

    蒋黎这边刚放下心来,那边赫邶辰已经翻身而上,“我回答了,现在该你兑现你刚刚的话了。”

    蒋黎,“……”

    蒋黎看了看桌上的表,有种想骂娘的冲动,她只不过是正常的问候了下朋友的近况而已,为何赫邶辰就那么激动!

    她累晕了行不行!

    第二天本来,赫邶辰已经去上班了,今天是周末,蒋黎摇着头下了楼。

    “小黎醒了,快来,给你炖了参汤,多补补。”

    才下去,就被周琴热情的招呼到餐桌上,看着一桌子的补品,蒋黎受宠若惊,“妈,我身体挺好的,不用这么浪费。”

    “这怎么是浪费呢,好好补补,看你这劳累的样子,等下我说说邶辰。”

    蒋黎刚刚还正常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妈,您这么直接,我好害羞。

    “快吃快吃,吃完我们去试礼服。”

    蒋黎疑惑,“什么礼服?”

    “晚上去参加场慈善拍卖会,我们一起去。”

    蒋黎点点头。

    晚上的事,中午还能睡会儿。

    她好困啊。

    “赫邶辰也去?”

    “嗯,我们一家子都去。”

    正在看报纸的赫建国抬头询问,“邶辰昨晚没和你说?”

    蒋黎低着头含乎不清的唔了声。

    谁知道呢,昨晚都那么晚了,她的脑子早就当机了。

    赫邶辰好像和她说过什么话吧,记不太清了。

    周琴挨着赫建国坐下,蒋黎吃过饭后也陪着长辈坐那看电视聊天。

    周琴的电话响起。

    蒋黎正在剥葡萄皮,酸酸甜甜的,简直不能更好吃。

    她虽然盯着手里的东西,却敏感的发现周琴看向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怎么样,她也说不出来。

    只是觉得,和眼前这个电话有关。

    “爸,妈,你们先坐着,我去下卫生间。”

    看着蒋黎转了弯,周琴才接起电话。

    还没等她开口,对面哭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伯母,我想回家。”

    因为离的近,赫建国也听到了苗温晴的哭声,略微皱皱眉。

    “怎么了这是?好好说。”

    “我不要在这里,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一个朋友也没有,伯母,你和赫邶辰说一下,让我回去吧行不行?我保证不出现在他面前还不行吗!或者把我放到美国或者英国,我不想在这里。”

    周琴和赫建国对视一眼,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到蒋黎快要出来,周琴拿着电话回了房间。

    “你现在在哪?”

    “我在德国,伯母,我不想重新学德语,伯母,……”

    毕竟是自己疼了好久的女孩,听着苗温晴这么个哭法,周琴心里还是舍不得的。

    挂了电话,周琴想了很久,约赫邶辰一起吃中饭。

    虽然是自家儿子,可对上赫邶辰,周琴心里也没底,顺便把赫建国也拉上。

    路上,周琴把苗温晴的近况和赫建国说了一下,赫建国半晌不作声,“邶辰这么做肯定有他的想法,按我说就别去管他们了。”

    “换个国家吧,德语确实太难学了。”

    赫建国,“……”

    这不是重点吧!

    赫邶辰过来的时候一边落座一边开口,“我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听你们说,所以简单迅速点。”

    周琴看着一旁只顾喝茶的赫建国,握了握拳,把苗温晴的请求说了一遍,她也知道自家儿子对苗温晴的态度,所以不敢说苗温晴给她打过电话,只说是和苗母一起喝茶时听到的。

    “小晴就是想去美国或者英国,邶辰你看……”

    “不可能!”

    美国英国都有苗家的产业,虽然不至于很大,却也足够她翻腾的。

    他要的就是苗温晴再不能以任何形式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波澜。

    赫邶辰简短的把苗温晴所做的事说了一遍,却绝口不提自己做过的事。

    “妈,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