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赫邶辰的心计
    赫邶辰下午回家,蒋黎还在睡觉,他特意早点回来,想陪着蒋黎再去趟医院做检查。

    蒋黎迷糊的被赫邶辰带着上车,去医院,在躺在就诊床上瞬间清醒了过来,“邶辰,我都没事了。”

    “再检查一次。”

    蒋黎昨天只能看出是轻微脑震荡,今天再看,脑袋里边已经有一小块的淤血,不过不碍事,自己会慢慢消散。

    回家的路上,赫邶辰的脸一直沉着,蒋黎好几次扯了他的手臂,赫邶辰也赏脸的回个笑容,但依然是那副惹我者死的状态。

    “邶辰,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啊?”

    赫邶辰停下车,摸了摸蒋黎的头,“疼么?”

    这句话不知怎地就砸中蒋黎的心,她扬起嘴角,笑中带泪,“不疼,医生都说没事的,好好休息就行了,你就别这副我快入土的模样了呗!”

    蒋黎本是打趣的一句话,却戳中了赫邶辰的担忧,他立刻阴了脸,严肃无比,“不许瞎说!”

    蒋黎吐了吐舌头,在一起这么久,她要是还能被赫邶辰这张寡妇脸吓到,那就不是她了。

    有他在,怎么会让蒋黎受一点伤害,可蒋黎的每一次受伤,说到底却都是因为他。

    赫邶辰很生气。

    “邶辰,今天上午妈来过。”

    “你和我说过。”

    “妈给我做饭了。”

    “我知道。”

    蒋黎怒,死死的瞪着赫邶辰。

    婆婆接受她了,这份喜悦她想找个人分享,而这个人,非赫邶辰莫属。

    结果这个男人就这么个态度。

    赫邶辰扭头,倏然一笑,“都说了你是她宝贝的宝贝了,给你做顿饭至于这么激动么,小黎,我们是一家人,对亲人好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蒋黎点点头,可她就是开心。

    “妈妈原来不接受你,并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不了解你,现在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了,当然会喜欢你啊!”

    蒋黎眨眨眼,现在,了解了么?

    可怜的姑娘,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家老板是谁。

    赫邶辰默默一笑,老妈的事,他不参和。

    “我们找个时间,再回家一趟吧。”

    “嗯,等你好了再回去。”

    蒋黎开始了养猪一般的生活,周琴每天中午都会来陪她吃饭,中餐西餐变着花样给她做,两个人的感情呈直线升温。

    赫邶辰只早退了两天回来陪蒋黎,剩下的事理所当然的推给了周琴。

    他有更重要的事。

    苗家大宅。

    赫邶辰一个人坐在一边,苗家父母陪着苗温晴坐在另一边。

    “伯父伯母,你们是我所敬重的长辈,也是对我帮助很大的人,抛开这些,您们和我爸妈的关系可以用很好来形容,我们两家一直是世交,所以,我来问你们,现在我该怎么办。”

    苗家父母对视一看,不知道赫邶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苗温晴坐在中间,如临大敌。

    上次苗温晴的事情,他们心里也还憋着一股气呢,如今被赫邶辰这么逼着,他们脸色也不好。

    “小晴,你先回房间去。”苗父下了命令。

    苗温晴点点头,就要起身,赫邶辰的脸色太难看了,好恐怖,和上次在酒店里没有区别。

    赫邶辰的态度勾起了苗温晴心里深深的恐惧。

    “苗小姐不想解释一下么?”

    悠闲的语气,阴鸷的眼神。

    “赫邶辰,你到底想怎么样!”苗父一拍桌子,满脸的威严。

    苗温晴为她的错误付出了太大的代价,而他们也已经答应要送苗温晴出国了,赫邶辰何必还要这么咄咄逼人。

    苗温晴站在那里,走也不是,坐也不是。

    赫邶辰伸手,扔过去一个牛皮纸袋,苗父将信将疑的拿过来,越看他越心惊。

    苗母看着他的脸色不好,也凑过去看,这一看,她也一脸不信的样子。

    苗温晴就发现,爸妈看她的眼色很不对,惊讶,难过,失望,百般滋味。

    “怎,怎么了?”

    “你计划的那么周密的捉奸在床案都能被我找出证据来,更何况是随便找来的一个替死鬼呢,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么!”

    苗温晴的脸色瞬间惨白,连嘴唇都没有了血色。

    那天吃饭碰到蒋黎,她想起自己所受的苦难,便打电话给一个死党,让他帮忙找人,她没有出面。

    苗温晴点点头,对,她没有出面,这件事查不到她头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死不认账。

    “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过你的好朋友对你还真不错,钱没收买了,威胁也没用,如果不是把主意动到他家公司上的话还真不好处理呢。”

    苗温晴摇摇头,她不相信。

    她扭头,把文件从苗母手里抢过来,越看越是胆颤,这里连录音都有。

    苗温晴开始落泪,然后大笑,再然后大哭,“为什么!为什么蒋黎还没有去死!”

    苗母赶紧拉着她坐下,捂住苗温晴的嘴。

    没看到赫邶辰的脸色那么黑么,这个男人,太有城府。

    如果是他所在乎的,他就会拼了命的去保护,可奈何,他想保护的人不是自家女儿。

    痴儿啊,陷在情里难自拔!

    “你想怎么样?”

    苗父的语气已经没有刚刚那么有底气,人家手里有证据,这要传出去可就是有预谋杀人,就算自己再怎么运作,苗温晴的一顿牢饭也是吃定了。

    更何况,赫邶辰会没有动作么!

    “我说的送她出国,为什么她还没有走?”

    “今天晚上的机票。”

    “如果这份证据到了警察那里……”

    苗父最后把苗母和苗温晴都遣回房间,他和赫邶辰到书房谈了有一个小时,赫邶辰这才出来。

    脸上虽然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总比最开始来的时候要缓和一些。

    苗母给苗父端了杯清茶进去,“怎么样?”

    苗父摇了摇头,摆明了不想多谈,“送小晴出国吧,不然这孩子还指不定再惹出什么事来呢!”

    “那赫邶辰那边呢?要不我和周琴说说?”

    苗父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什么,还不够丢人的呢,“不用了,都解决了。”

    他怎么也是商场上打滚了半辈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