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苗温晴的下场
    白雪看着止不住笑意的蒋黎,悄悄的把椅子蹭到她身边,“喂,犯花痴呢?”

    蒋黎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脸上爬上了红晕,“干什么呢,小声点!”

    她小幅度的扭头看了看,还好没人注意。

    白雪只是想吓她一下,没想到好像挖到什么秘密了,“哎,怎么回事,和我说说。”

    “小心丽姐吼人!”

    她的花痴,是不能与别人分享的花痴。

    下了班,赫邶辰打过来电话,说是让小李来接她。

    蒋黎只请了一天假就回来上班了,除了身体的过度运动让她有点不适外,其它的都好,尤其是脸色,水水润润的。

    “夫人,你晚上想吃什么?”

    “赫邶辰今天很忙么?不回来吃饭啦?”

    小李点点头,“很忙。”

    “那去吃烤肉吧,我请你。”

    小李一本正经的点头同意,心里却在腹诽,难道这就是传闻中的吃什么补什么!

    老板果然太禽兽了。

    赫邶辰的确很忙,就算蒋黎不提,他也不会放过苗温晴。

    敢对蒋黎做这么下作的事,她是以为她自己长了几个脑袋!

    赫邶辰已经从蒋黎那里把事情的处理权要了过来,如果让蒋黎出面,事情闹大对她的名誉不好不说,而且她处理的话只能从表面来,苗家不会坐视不理的,即使有他在后面帮衬。

    而且他做的一些事蒋黎并不知道,对于这件事,赫邶辰从一开始就想的是严惩。

    张默看着后座一脸肃穆的赫邶辰,心里默默的祈祷,下次,下次他一次要和小李换着来。

    苏香里酒店门前,张默看着一言不发的赫邶辰,也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精致高耸的外观,装饰豪华的大门,赫邶辰就这样看着,一动不动。

    “老板,我们现在进去么?”

    赫邶辰抬手看了看时间,“走吧。”

    赫邶辰抬脚已经迈上台阶,张默扭头看着临近的苏香里火锅城,默默的摇了摇头。

    苗温晴这次是惹到老板的死穴了。

    苏香里火锅城和酒店是互通的,只不过它们的大门一个开在西面,一个开在了北面。

    “张默,你说我这样做好么?”

    赫邶辰突然出声,把神游的张默叫了回来。

    张默知道他在说什么,现在赫氏的局面不稳,如果把苗家争取过来的话,赫邶辰的胜算会更大,可是他现在为了蒋黎,得罪了苗氏。

    张默给不出答案,他也不清楚,如果非要他说的话,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这么好的条件,相当于到嘴的鸭子飞走了,可是他想起蒋黎,虽然没有见过几次面,但关于蒋黎的情报也一直是他在整理。

    那个女人,值得有人对她这么好。

    “算了,走吧。”

    电梯叮一声,他们已经到了十五楼。

    赫邶辰站到了一五零五房间门口,按下门铃。

    张默看着屋子里的情形,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这特玛也太震撼了。

    反观赫邶辰,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真是,太非人了。

    赫邶辰往前又走了几步。

    张默趁机把王聪拉到了一边,“你怎么也没反应。”

    王聪默默的看了眼张默。

    “我是说,你怎么都不震惊的?”

    “有什么好震惊的,我看了两天了都,已经习惯了。”

    张默,“……”

    床上凌乱的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屋子里都是那股子怪味,床上的三个人全都光溜溜的不说,身上尽是欢爱后的痕迹。

    “把他俩扔出去,做的好一点。”赫邶辰一指睡如死猪的那两个男人。

    先是被药性控制着,然后是被逼迫着,两个男人被折腾了两天都没合过眼,现在已经沉沉的睡去。

    房间里只剩赫邶辰和苗温晴,连张默也被遣了出去。

    苗温晴睡的很不踏实,她其实不是睡过去的,而是晕过去的,而且不记得是第几次晕过去了。

    身体的痛楚让苗温晴即使在睡梦中也不自觉的抖了抖,赫邶辰头轻轻转过去,把被子扔到她身上。

    苗温晴是被渴醒的,两天滴水未进,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晕眩中,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醒了?”

    这个声音苗温晴认识,她这才看清,有个人坐在黑暗里,窗外的星光映在他脸上,忽明忽暗。

    “邶辰?”

    “醒了我们就谈谈吧。”

    “能先给我倒杯水么?”

    她知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她恨这个男人的绝情,只是当下,她真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赫邶辰起身去开灯,然后从桌上扔过去一瓶矿泉水和一个蛋黄派。

    这些应该是王聪买的。

    给她倒水?

    对不起,他嫌脏。

    苗温晴试了几次,总算把盖子拧开,她如疯了一般往嗓子里灌水,清凉的水流过她那宛如快要着火一般的嗓子眼,总算给她糟糕的情况带来一丝的缓和。

    “你想怎么样?”

    苗温晴的声音依然很哑,这两天没喝水是一个原因,而且她喊了太长时间。

    “去国外,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不可能,赫邶辰,我告诉你,苗家不会放过你的。”

    经过这件事,苗温晴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一般,她的眼神里透着凌厉,再不是那个只会追着赫邶辰屁股后面的小女人了。

    “嗯,你尽可能的去说,最好让所有人都知道。”

    “赫邶辰,我恨你!”

    让所有人都知道,那她以后还活不活了,堂堂苗氏的二小姐,发生这样的事,她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她以后还怎么嫁人!

    苗温晴死死的盯着赫邶辰,原本就红肿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我只是喜欢你,我有什么错,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赫邶辰没有回答,他的思维已经散到了天边。

    赫邶辰现在满脑子都是,为什么蒋黎哭的样子那么美,而苗温晴却丑出了新境界,同样都是人,都是女人,差别怎么这么大!

    额,赫总裁,您听过一句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不?

    “我就算拼尽全力也不会让你得逞的,让我去国外?你做梦!”

    赫邶辰回过神来,眼神里透着危险,“那我们就试试吧!”

    王聪敲门,在赫邶辰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退到一边。

    “把她的手机给她,然后离开就行了。”

    “你刚刚好像在问我凭什么,就凭你敢对蒋黎下手,苗温晴,我就不会放过你!”

    “她就那么好?”

    赫邶辰不想和她讨论蒋黎,他起身,整了整衣服,“你陷害蒋黎的事,我有人证有物证,而我做的这些事,你什么证据都拿不出来,而这两天发生的事,你也知道,照片,录像,你想看什么我拿得出什么,所以,是要自己去国外还是要我逼着去,我给你时间考虑。”

    “赫邶辰,你混蛋!”

    苗温晴拿起床上的枕头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