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酒是个坏东西
    想不明白,赫邶辰也不再钻牛角尖,就算没有吴凌峰,他也派了人跟着蒋黎,万一真有什么事也不会来不及,但吴凌峰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宁可信其有,他得让自己不这么被动。

    想起晚上哥哥打过来的那通电话,赫邶辰觉得心都是甜的,和家里僵了这么久了,他也累,一边是他的母亲,一边是他的爱人,本来就是一家人,却非得弄成天平的两端,让他夹在中间也很为难。

    “张默,进来一下。”赫邶辰语气里透着愉悦,感觉就连棘手的工作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

    蒋黎坐在床上看网剧,嘴里还吃着橘子,看到一截搞笑的部分直接笑倒在床上。

    突然,她灵感一起,急哄哄的往外面跑,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

    如果把饰品设计成对接口的样式,再加上小小的笑脸,是不是会让人看着就喜欢呢!

    认真起来,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等她把自己的想法做成草图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两点,想到明天还要上班,蒋黎把图纸整理好,赶紧逼着自己睡觉。

    第二天上班,蒋黎是顶着黑眼圈去的,她昨晚太激动了,挺尸到差不多四点了才睡着,感觉还没认真睡觉呢就又到了起床时间。

    一进办公室,感觉整个屋子的气氛都不一样了,首先是李丽冲她和善的打招呼,邬柔因为冤枉她也和她点点头,白雪更是,一见她就扑了过来道歉,说是不该相信贺佳的话。

    蒋黎甜笑着回应着每一个人,心里虽然不齿她们这马后炮的行为,但怎么也算是因祸得福,她还是开心的,起码走到现在,她算是融入到她们里了。

    午休的时候,蒋黎接到了罗越的电话。

    一接起,对面略带抱怨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还说要带我飞呢,结果一出了公司就连个音讯也没有了。”

    蒋黎打着哈哈混了过去,心里倒是在嘀咕,带你飞的前提是我自己先得飞起来,我这还在地上跑呢。

    “怎么了?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你家那男人呢?”

    蒋黎知道罗越一直挺不待见赫邶辰的,所以也不在意他的语气,“他出差了啊,什么情况啊你?”

    “没事没事,晚上请你吃饭。”

    “好,那下了班再约。”

    白雪八卦兮兮的凑了过来,“男朋友查岗?”

    蒋黎摇了摇头,“朋友,好哥们,我都结婚了,哪来的男朋友啊。”

    白雪愣了一会儿追着蒋黎跑了去,逼问着关于蒋黎老公的事项。

    周琴在听到李丽传加来这样的事后,点了点头,现在很多小姑娘为了虚荣都谎称自己没男朋友的。

    蒋黎倒是坦诚。

    下午和罗越约到了火锅店。

    蒋黎看了看这天气,再看看跟烤炉似的店面,深吸一口气,抱着上刑场的心态踏脚进去。

    蒋黎向着为她领路的服务员道了谢。

    “你抽风了?两个人还订这么一个包间。”

    “没事没事,快,点菜吧,听说吃火锅可以让人心情变好。”

    蒋黎拿笔在纸上勾勾画画,头也不抬的问了句,“怎么,你心情不好啊?”

    罗越一句是你心情不好卡在嗓子眼里,想起苗总监和他说的话,又把这句话咽了回去,然后低沉的点了点头。

    “想和我说说吗?”

    罗越摇了摇头。

    蒋黎没想太多,以为罗越是把自己招出来给他当倾诉桶的,“那就等着吃吧。”

    蒋黎一直没话找话的和罗越闲聊,可罗越只是给她最简洁的回应,蒋黎还发现,这家伙一直偷偷摸摸的在看她。

    蒋黎霸气的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到底啥事啊!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被女孩子甩了还是搞大人家肚子了?你得说出来啊,你不说我怎么能接话劝你啊!”

    蒋黎这么一弄,直接把罗越整懵了,他一个没注意,吃菜的时候呛着了,一张俊脸咳嗽的通红。

    蒋黎又开始吃上了。

    罗越撇撇嘴,无限委屈。

    早上的时候,柳菲菲凑到他身边,说是蒋黎最近心情不好,工作不顺利,爱情也出了问题。

    罗越知道柳菲菲和蒋黎不对盘,所以对她说出的这话也不以为然,没想到过了一会儿连苗温晴也这么说了。

    不过苗温晴不是当着他的面说的,而是和柳菲菲透露消息的时候他听到的,罗越一冲动,就跑到苗温晴身边了,要她说的详细些。

    苗温晴不仅说的很详细,从她嘴里听到的蒋黎犹如地里的小白菜一样,可怜的不成样子,苗温晴还煞有其事的告诉罗越,安慰女孩子呢要听她讲,然后再哄,可不能一上去就揭人伤疤。

    现在可倒好,罗越还没等到蒋黎和他诉苦呢,就被蒋黎好一通凶,他心里可不是委屈么。

    蒋黎吃了个大饱,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朝着门外叫了声,“服务员,拿冰啤酒过来。”

    蒋黎还想着,罗越是不是害羞不好意思说了呢,喝点酒壮壮胆?

    啤酒拿过来了,蒋黎为了显示诚意,自己先开了一罐喝着。

    罗越以为蒋黎在借酒消愁,也跟着喝了起来,他还怕蒋黎喝多了,自动的加快了速度,承包了一大半的洒。

    罗越本来就没吃多少东西,这么猛的往下灌酒,他的胃口也受不了,才喝了三罐,就往厕所跑去了。

    蒋黎看着那个背影,翘起了嘴角,看看我们谁厉害。

    她只是样子做的足,啤酒并没有下去多少,拿在手里还是沉甸甸的,她把啤酒放到了桌子上,坐等着罗越回来倾诉。

    蒋黎觉得,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怎么着也得为他做点什么吧。

    罗越一直出去没有回来,蒋黎却感觉身体莫名的热了起来,她皱皱眉头,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身体的异样让蒋黎想要快点回家,只是罗越一直没回来,她也不好这样离开。

    蒋黎拨通了罗越的电话,声音却响在了对面的桌子上。

    罗越出去没拿手机。

    蒋黎想起身找人帮忙,但身体却越来越不由她,仿佛不听她的思想指挥一般,瘫在椅子上,站不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