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赫邶辰是只狐狸
    “嗯,送给妈的,什么时候我们再回家一趟。”

    蒋黎点点头,并不说话,对于回赫家,她是有阴影的。

    “你别担心,一切有我呢,再说了,我们也不是今天就回去。”

    蒋黎心事重重,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赫邶辰,说到回家,你是不是也应该和我回趟家呀?”

    赫邶辰扭头看她,她的家?

    “我都和林妈妈她们都说过了,说有时间带女婿回去见见,你看看你什么时候能有时间。”

    赫邶辰想起那天他过于激动的情绪,然后带着几分探究去看蒋黎,却只能看到她扭头看夜景的侧脸。

    蒋黎的手紧紧的握着装项链的盒子,指尖都泛了白,天知道她有多紧张,即使在生活中赫邶辰对她有太多的照顾和包容,但是她也会担心,这个男人是不是会嫌弃她的出身,是不是会不喜欢孤儿院的那些亲人。

    “周末吧,我们周末回去。”

    蒋黎点点头,车窗玻璃上映出她温暖的笑脸。

    赫邶辰只觉得幸福。

    车行驶过半,蒋黎的手机响起,竟是以前一家小酒吧的老板。

    “喂,小黎,你在哪呢?”不等蒋黎开口,老板就先说话了。

    “在路上。”

    “正好,你过来一趟吧。”

    蒋黎看了看赫邶辰,然后问道,“怎么了?”

    “凌峰在我这里喝多了,一直喊你的名字呢。”

    这家酒吧在她原来住的楼下,是她经常会和吴凌峰去的地方,这一来二去的,大家也就混熟了,只是没想到,吴凌峰结婚后还会去那里。

    “你找一下有没有叫‘老婆’、‘媳妇’、‘宝贝’之类的称呼,如果没有的话就找苗温晴,那是他太太,我和他没关系了,以后他喝醉或者喝死都和我没关系。”

    蒋黎挂掉电话,做了个深呼吸。

    赫邶辰贴心的什么都没有问她。

    手机滴滴的响起,是有信息的提示音。

    蒋黎打开,是今天她宴会上的一张照片,明显是偷拍,灯光角度都不好,从吴凌峰手机里发来的。

    赫邶辰虽然只瞄到那张照片,但是能想到整个事件。

    回了家,蒋黎先去洗澡,今天的妆虽然看着简单,但实际上却抹了很多层,这让她很不习惯。

    赫邶辰拿着蒋黎的手机陷入了沉思。

    等到蒋黎出来,赫邶辰已经煮好了红豆粥。

    “哇,这么好。”

    “快吃吧。”

    蒋黎想了想,放下勺子,跟着赫邶辰进了书房。

    “过去的事我不能再重来,但是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对吴凌峰就再没动过什么心思,今天的事我也没有想到,所以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赫邶辰坐在椅子上,看着搂上自己肚子的这双手,修长又白净,上面戴着他送的钻戒在灯光下闪闪亮着。

    赫邶辰其实不生气,但是如果蒋黎这么认为的话,也没什么不好。

    “我以前以为,只要对一个人好就是爱,遇到你以后我才明白,爱不仅是包容,是体贴,还是尊重和不欺骗,邶辰,不要太在意我的过去好不好?”

    感觉到身后人的忐忑,赫邶辰把椅子往旁边歪了下,然后手上一个使劲,蒋黎就已经到了赫邶辰腿上。

    “我没有生气,只是在想去你家该带什么东西,毕竟你家人太多了,第一次啊,好紧张的。”

    蒋黎抬手不轻不重的打了赫邶辰一下。

    亏她还很内疚呢,怕赫邶辰生气,没想到这厮纯粹是拿她取乐呢。

    赫邶辰头窝在蒋黎肩上,刚刚沐浴过的她还带着一片冷香,赫邶辰深吸一口,语气无限委屈,“老婆,还有几天啊?”

    蒋黎,“……”

    她有种自己是送上灰太狼家的美羊羊的感觉。

    蒋黎从赫邶辰腿上蹦起来,一边往出跑一边喊,“我的粥都凉了!”

    多么完美的借口。

    赫邶辰看着她的背影轻笑。

    目送蒋黎出去,赫邶辰把最上面的文件移开,下面是吴凌峰的资料。

    比起挖墙角更让他瞧不起的就是这种行为,无病呻吟,看来他不做些什么都对不起吴凌峰的这份不死心了。

    蒋黎刚刚的心思全在赫邶辰是不是生气了,她没有想过,吴凌峰的那场婚礼那么轰动,身为吴凌峰朋友的洒吧老板应该不会不知道,那么所谓的喝的烂醉不过是试探她的借口,于情于理都找不到她这里来,再说了,一个喝醉的人还能那么准确迅速的把照片发给蒋黎,也是没谁了。

    赫邶辰沉着脸,如同被侵占领地的狮子一样,眼里闪着危险的光,他的嘴角翘起,更添几分深不可测。

    赫邶辰给张默发了个信息,他要吴凌峰最近的行程,必须准确。

    在大半夜接到老板这个信息,张默愣了很久,然后仰天无语。

    老板,节操呢,还要么!

    为了个情敌这么大动干戈真的好么!

    好在也不是太难,吴凌峰刚过去苗氏,身份还比较尴尬,不论是为了面子还是真的争口气,他最近已然是工作狂的状态。

    赫邶辰一气看着,觉得没有发挥的余地。

    直到最后,上面写着,这个周末,吴凌峰要和苗温晴一起去给孤儿院的孩子做义工。

    赫邶辰笑的很诡异。

    他看着吴凌峰的照片,右手比了个手枪,冲着他的头轻轻一指,“这个周末见。”

    等到赫邶辰回到卧室的时候,蒋黎已经睡着了,她的睡裙已经卷到了腰上,侧身抱着被子,一只腿还在被子上搭着,。

    看着毫无睡相可言的蒋黎,赫邶辰邪恶了。

    蒋黎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有东西在自己身上作弄,她无意识的挥挥手,却正好拍到赫邶辰的脸上。

    赫邶辰,“……”

    他只是合理的吃自己老婆的豆腐而已,还得换这么个待遇。

    没有了赫邶辰的捣乱,蒋黎舒服的把头往枕头里拱了拱,嘴里嘟囔了一句,“打苍蝇。”

    赫邶辰觉得自己快要一口老血喷出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赫邶辰已经去上班了,蒋黎到了卫生间洗漱,一抬头就看到自己脖子上面的一个大大的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