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老公太神秘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受委屈了
    赫邶辰也拿过一支话筒,却只盯着蒋黎看,“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称呼叫妻子,结婚宣誓的时候我们说过,要不离不弃,要福祸相依,今天,我很高兴可以站在这里分享我妻子的成功,虽然出现了一些小意外,但我依然觉得无比幸运,因为屏幕里的这个男人。”

    “我的妻子是一位非常传统的女性,她善良自爱,并且对爱情充满了无私和幻想,我幸运那个男人不懂得珍惜,才让我娶到了这么好的女人。”

    “我爱我的妻子,深爱着她,她所有开心的事我都会高兴,她所有难过的事我都会死磕到底,所以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会发生,我赫邶辰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柳菲菲只觉得脊背一凉。

    赫邶辰是聪明的,他只用了几句话,就把事情重新摆回了这里。

    第一段话,介绍了蒋黎的身份,第二段话,暗示蒋黎还是处,第三段话,表达了对始作俑者追究责任的权利。

    如果不是尝到了那液体淡咸的味道,蒋黎都不知道,她竟已落泪。

    赫邶辰微微俯下身,在蒋黎流过泪的地方落下轻柔的吻,“老婆,谢谢你,让我的人生如此完美,我爱你。”

    他做这些的时候话筒并没有放下,所有的深情通过他的话传递出去。

    对上赫邶辰浓浓爱意的眸,蒋黎哭着摇了摇头,和赫邶辰在一起,她自问没有为他做过什么,却得到如此深爱,该说感谢的人是她才对啊!

    蒋黎的泪越落越多,赫邶辰靠在她耳边,“老婆,想让我样你就直说,不需要这么储蓄。”

    浅浅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到蒋黎的耳朵里,带起阵阵的酥麻。

    蒋黎抬头,含羞带嗔的眼光让赫邶辰小腹一紧,他眸色更深,嘴唇也从蒋黎的脸移到她的唇上。

    蒋黎顾及还在台上,使劲的挣开退后一些,“这里,不行。”

    赫邶辰暗骂自己太过心急,他松开蒋黎,整了整衣服,依旧是那副风度翩翩的模样。

    众人心里暗忖,赫总,您刚刚明明不是这样的好吧!

    “大家看到了,我们夫妻感情很好,这次的事件我们会付诸法律,嗯,就这样吧。”

    明明连来宾都算不上,却瞩目成焦点,赫邶辰往舞台中央一站,气势浑然天成。

    下了台,蒋黎端着酒杯闪到角落,她悄悄探出身去,看到赫邶辰已经被众人团团围住,他一身休闲装,儒雅端正的模样很是抢眼。

    蒋黎的脸更红了。

    “你还是离开邶辰哥哥吧,你配不上他的,那是他的世界,也是我的世界,你高攀得起么!”

    蒋黎回头,就看到苗温晴端着酒站在她身边。

    蒋黎有些好笑,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这种话说出了可怜的味道。

    “其实离不离开赫邶辰,决定权不在我这里,所以你和我说这些毫无意义,你应该去找赫邶辰去。”

    蒋黎不愿与苗温晴多谈,说完这话,她就准备离开,苗温晴走的却比她更快一步。

    “你为什么一定要霸着邶辰哥不放手呢,你有哪里能比得上我!你这个贱人到底使了什么妖术迷惑了他!”刚刚那副柔弱的样子转眼不见,苗温晴的眼里迸发出浓浓的恨意。

    如果换作刚开始,蒋黎或许还能干脆利落的说出放手这两个字,但时至今日,她想拉住赫邶辰的手,努力的和他试一试,没人规定有过失败的经历就不能再重新开始。

    赫邶辰对她的好,她也想试着用爱情的方式还回去。

    “其实苗小姐,说实话,我觉得自己长得不如你漂亮,家世也不如你亮眼,如果光从外在条件来看的话,我比你差得很远,所以你这么美好的女子,没必要因为一个男人把自己变得这么丑陋,那不值得!”

    刚刚那番话,蒋黎说的情真意切,她心里也的确是这么想的,她也曾爱过吴凌峰,却从不曾去苗温雅旁边说这种话,无论是鄙视还是哀求,她都不曾做过,为了一个男人而让自己面目可憎,那样很掉价!

    “你闭嘴!”蒋黎这样说,在苗温晴看来只是别样的炫耀,她抬手就把酒全泼到了蒋黎的脸上。

    酒红色的液体从蒋黎的脸上顺着流下,到脖颈,到没入胸口,沾湿了头发,也摧毁了妆容。

    蒋黎心里万般委屈,这是为了她才有的庆功宴,却接二连三的出现差池。

    她想也没想,抬手就准备往苗温晴脸上招呼。

    “你敢打下试试,看看你厉害还是我苗氏财团厉害,或者你以为,就这破公司,会为了保你而和我们家对立么!”

    蒋黎的手生生的顿在空中,苗温晴笑的好不得意。

    “苗氏财团有多厉害,不如放马过来!”赫邶辰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他抓着蒋黎的手,快速的划过苗温晴的脸,留下一片粉色的红。

    苗温晴不可置信的抚上那片火热,“邶辰哥哥,你竟然……”

    说到最后,已然带了哭音。

    “我和你说过,不要打她的主意,你以为你泼的是谁,她不仅仅是蒋黎,也是我赫邶辰的妻子,敢这样对我的妻子,一巴掌都算轻的!”

    赫邶辰把外套脱下来给蒋黎穿上,又认真的把拉链拉好,蒋黎看着赫邶辰的侧脸,她知道赫邶辰有些生气,带着些许怒气的男人更显英气,目光再慢慢往下落,他们的手还紧握着,蒋黎只觉得安心。

    “邶辰哥哥,这件事,我会去和阿姨说!”

    蒋黎知道自己这下完蛋了,本来就谈不上和睦的婆媳关系这次怕是要冻成冰霜了。

    赫邶辰却丝毫不在意,“多大了还告状,阿姨叫的再亲那也是阿姨,我妈就算对我再有意见那也是我妈,你大概是没长脑子吧,孰轻孰重你都不知道。”

    苗温晴急的说不出话来,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却只能看着赫邶辰拥着蒋黎离开,他的神情那般温柔,仿若怀里抱着的,是怎样的绝世珍宝。

    苗温晴眼里的恨意更浓,她觉得,赭邶辰怀里的位置本是属于她的,却被蒋黎夺走了,为了蒋黎,赫邶辰几次三番对她不留情面,如今更是扔她一个人在这里,受着他人的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