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043.第1043章 1055 夜琳的心思被发现了
    看见夜琳风情万种的走过来,夜彻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妹妹终于长大了,记得他五年前离开的时候,夜琳才十八岁,那时候她的身体非常不好,经常都在医院里住着,经常都在被抢救,天天都在吃药,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这一次回来给他最大的惊喜恐怕就是自己这个妹妹的病已经痊愈了,不得不说他那个承哥哥还是挺厉害的,居然真的找到了除了林菀以外合适的****。

    出国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在担心这件事儿,当时也是他把这件事情抖落出来的,他以为自己有能力能够保护那只小野猫,没想到最后却不得不出国,当时他出国的时候林菀肚子里的怀着孩子,那时候他还挺放心的,就是出国以后他才想着,等到将来林菀生了孩子,是不是还是要把自己的肾捐给夜琳。他并不希望是这样的结果。

    “你在等我?有什么事吗?”夜琳走过去说了一句,她似乎也比五年前长高了一些,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平视夜彻的目光了,不用再用仰望的目光看着他。只是她跟这个亲哥哥说话的时候,倒是没有跟夜承说话的时候那样亲近,没有当着父母的面,他是不会叫他哥哥的。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夜彻都习惯了。

    夜彻这才站好了自己的身子,不过他好像并没有打算回答夜琳的问题,他走进了夜琳的房间,然后随便拖了一把椅子坐下来,他就好像有多动症似的,随便坐在哪里,手里都要玩一些东西才甘心,于是他这时候随意的把夜琳梳妆台上的口红拿在手里把玩儿,好像觉得很稀奇的样子。

    夜琳也跟着走进去,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坐在床上和夜彻对视。两个人谁也不先开口说话,好像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刚才你在他的房间我都看见了,怎么从来没见你这么关心过我?我才是你的亲哥哥吧!”过了好一会儿夜彻了才幽幽的说道,这些话听起来好像是吃醋,可是从他的语气当中却没有听出一丝一毫的吃醋的味道,反倒是有一种戏谑的感觉,好像在嘲笑夜琳所做的一切,又好像是在意味深长的暗示什么?

    夜琳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夜彻,当夜彻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他敏锐地感觉到夜彻的语气当中有些不对劲,他并不是在吃醋,而是仿佛看透了她对夜承的心思。她那点儿见不得人的心思怎么可以被人知道呢?顿时就让他有些害怕了。

    “你……你不是好好的吗?有什么好关心的?我关心承哥哥是因为他也对我好,你这个亲哥哥对我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明白,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的死活了?五年前我病的要死的时候,也没见你关心过我。”夜琳早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十八岁的天真活泼少女了,这五年来她的成长和改变不是一点点,现在面对夜彻这个亲哥哥,他也毫不客气地指责,似乎要把这些年来对夜彻的怨怼都说出来,这个亲哥哥好像亏欠他很多。

    夜彻倒是不以为意,他从来没觉得自己亏欠过这个妹妹什么,夜琳之所以会生病也不是他害得,他觉得好像自己没有这个义务承担这个责任吧?至于夜承嘛,或许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是比他这个亲哥哥要好吧,不过他根本不在意这些,这一次回来以后,很多东西他都看淡了,也没有像从前那样的心态了,他想要的其实很简单。

    “你对他……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吧?从五年前开始,甚至从更早的时间开始,就没有那么简单对不对?”夜彻并没有被夜琳岔开刚才那个话题,他继续揪着这件事情说下去,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绚烂,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夜琳,让他无路可逃,无路可躲,他好像看穿了一切。

    夜琳当时就有点儿慌了,他默默的喜欢了夜承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好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一样,他感觉自己在夜彻面前就好像脱光了衣服一样羞耻,他对夜承的喜欢,确实是一件无比羞耻事情。尽管他从来都不愿意承认,尽管她也曾自我安慰的告诉自己爱一个人没有错,可是他真的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吗?真的能那么心安理得么?他终究还是做不到。

    夜琳有些慌张的眼神看向夜彻,却发现夜彻的目光始终落在他的身上从未转移过,这让他更加慌张起来,对于自己的这个亲哥哥,她是有些害怕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他才喜欢跟夜承亲近,慢慢的喜欢上了他。

    “你……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只不过是关心承哥哥而已。”一直以为自己对夜承的那点小心思没有人会发现,没想到还是被自己的亲哥哥一眼看穿了,大概就是因为他们是亲兄妹吧,或多或少有一些心电感应,才能让夜彻这么轻易的发现。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却不敢承认了。

    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耻辱的感觉,爱一个人都让他感受到了耻辱,那他对这个人还是真爱吗?这根本就不叫真爱吧?只是他还在一味的麻痹自己的心而已。

    夜琳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毕竟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承认,心里倒是想的非常好,什么无所谓世俗的目光,不在乎外面的流言蜚语,但是当他真的要去面对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了害怕,害怕被所有人用嘲笑的目光看着他,害怕所有人的指指点点。

    没想到夜彻却在这时候猛然站起来,然后朝着夜琳猛扑过来,夜琳下意识的后退,却发现自己坐在床上已经无路可退,只是往后面倒下去,然后用自己的手撑住自己的身体,这样才保持住了平衡,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夜彻的脸已经近在咫尺。

    这一次他好像再也没有逃避的机会了,对上夜彻的目光的时候他的浑身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