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040.第1040章 1052 夜轩身上的淤青
    小夜轩就这样在夜承的浴室里,乖乖的等着夜承去给她拿衣服,其实她平时都是自己洗澡的,已经很久没有人帮过他了。没过多久夜承就回来了,给夜轩拿了一套睡衣,然后去帮夜轩洗澡。

    “你平时都是自己洗澡的吗?”夜承一边帮夜轩脱衣服一边问道。夜轩其实从小就很独立,大概是因为他是孤儿的原因,所以比一般小孩子成熟懂事很多,看到夜轩总是会让他想起自己的女儿朵朵,那个乖巧的小女孩儿也非常懂事和独立。

    越是乖巧懂事,越是独立,就说明他这个当父亲的,越是没有尽到当父亲的责任。这是他最大的失职。

    “嗯,家里的阿姨说帮我洗,可是我不愿意,我是男孩子,怎么能让女孩子帮我洗澡?”夜轩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倒是夜承微微一笑,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这么小小年纪就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有别,还懂得害羞了,不让女孩子帮他洗澡。

    不知道朵朵在家里是什么样的表现呢?是不是以后也不让他这个当父亲的帮他洗澡?会不会也说出这样的话来?

    和夜轩呆在一起的时候,夜承总是对未来充满着一些希望,他总是在幻想如果将来跟朵朵生活在一起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场景?一家人一定会很幸福吧?可是每次想到最后,都会让他觉得莫名的心痛,因为那些幸福都是不切实际的,都是看不见抓不着的,也是不能感受到的。

    浴室里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热水的烟雾很快就氤氲出来,整间浴室都笼罩在一层烟雾当中,夜承非常麻利地帮夜轩洗澡,虽然还是第一次这样照顾小孩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显得特别娴熟的样子,好像与生俱来就会照顾小孩子一样。

    “你这腰上的淤青是怎么回事儿?自己摔倒的吗?”这时候夜承正准备给也需要抹香皂,透过一层薄薄的烟雾,可以看到小夜轩的腰上有一团一团的淤青,那些淤青的地方在小夜轩洁白无瑕的肌肤上显得格外刺眼,就好像一团一团的胎记,但是夜承知道,胎记没有长成这个样子的,这看上去很明显,就是被人……

    不过他不敢往那方面去想,所以才问了夜轩一句,或许他还心怀期待,或许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呢?

    夜轩这时候正在舒舒服服的享受淋浴,没想到夜承突然问了他一句,可以看得出来他那小小的身板当时就愣了一下,然后低着头不敢去看夜承的眼睛,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样,他的目光当中隐藏着委屈,在一片朦朦胧胧的烟雾当中看不清楚。

    不过夜承还是看清楚了,于是心里的想法更加坚定了一些,但是他还是抱着某种期许,于是又问了一遍,“来,告诉叔叔,你要上的那些淤青是怎么回事?叔叔保证不说出去,我们之间不要有秘密好吗?”夜承蹲了下来,把夜轩的身体掰过来,让他面对着自己,夜轩这时候浑身光溜溜的,他的皮肤非常白皙细腻,透着一股牛奶般的光泽,活脱脱像一只小羊驼,只是他腰上那一团一团的淤青看起来格外突兀。

    夜承说了这一番话之后,夜轩小朋友才抬起头来用怯生生的眼神看着他,他的眼神当中闪过一抹害怕,然后才嘟嘟囔囔的说道,“是……是妈咪她……妈咪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但是这个意思却很明了,夜轩口中的妈咪就是夜琳,夜琳现在是夜轩名义上的母亲。

    夜承听了这一番话以后脸色变了变,这就跟他想的一样,其实他不用想也知道,夜琳平时是怎么对待叶轩的,就从那天他把茶水打翻在夜轩的手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只是他还是抱着那么一点点的期望,希望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个样子,那宁愿相信这淤青都是夜轩自己摔倒的,也不愿意相信他曾经那个清纯可爱,乖巧懂事的妹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也由不得他不相信。

    夜轩说完以后更加害怕了,好像害怕被谁知道了报复他似的,他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叶城,不知道他会不会帮她保守这个秘密?然后他又说了一句,“你答应要帮我保守秘密的,所以你不会说出去的对吗?”夜轩对于夜承还是有一些信任的,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把这些事情告诉夜承。

    夜承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夜轩那一张委屈中又透着坚强的小脸,就好像看见了从前的自己一样,他伸手过去轻轻的捏了捏他的脸颊,冲着他露出一个好看的笑脸,然后说道,“当然啦!我答应过你要帮你保守秘密的,所以我一定会做到。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夜承诺的说道,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夜承说完以后也全种上放心了,他也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好看的笑容,他笑起来的样子就像卡布奇诺一样甜甜的,带着一股浓浓的奶香味儿,格外的沁人心脾。

    “拉钩,谁说话不上算谁是小狗!”夜轩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勾着小指头示意夜承要跟他拉钩,或许在小孩子的世界里,拉了勾以后就意味着说话要算话了。这就是我们最开始的承诺,对朋友的承诺。

    夜承也非常重视这个承诺,他并不觉得夜轩这个动作有多么的幼稚,他也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勾在夜轩的小手指头上,非常郑重的说,“好,我保证不把这些事情说出去,说出去我就学狗叫,汪汪汪——”夜承一边说一边逗着夜轩,别说他学狗叫还学的挺像的,让一个堂堂总裁在这里学狗叫,说出来你一定会吓一跳的。

    没想到夜承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还好这里只有他跟夜轩两个人,要是被其他人看见的话,肯定会吓得眼珠子都掉了,他们两个人好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并没有觉得自己说的话和做的事有什么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