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037.第1037章 1049 夜彻的改变
    大家倒是感觉夜彻错这一次从国外回来以后整个人都变得懂事很多,也会讲道理了,他这一番分析倒是挺有道理的,几乎把刚才夜中远一开始的想法扼杀在了摇篮当中,夜中远总是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能够干预夜承的想法,可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从五年前甚至更早的时间,他就已经管不了夜承了,五年后的现在也会是同样的情况,也许他还没意识到。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任由着她们这么下去吧!你哥哥迟早是还要结婚的,这一次,我一定会给他找一个可以对我们夜家带来帮助的女人,将来再生个儿子继承家业,这才是他该有的人生。而不是把这些年都浪费在一个女人身上,那个女人真是个妖孽!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你哥迷的团团转,都过去五年了,还这么念念不忘,简直要气死我!”夜中远这种只贪图利益的人当然没有办法理解夜承和林菀两个人的感情,在他的眼中,将来夜承要娶的女人都是可以为他们夜家带来利益的人,至于感情什么的,结婚以后还可以再培养嘛!

    就像她当初放弃夜承的妈妈选择跟沈娅清在一起一样,现在还不是跟沈娅清两个人过得好好的,在利益的面前根本谈不上什么爱情。至少他心里是这样想的。

    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对?更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多自私,好像这一切都来得天经地义。

    听到夜中远说的这一番话,夜彻突然笑了笑,他的笑容还跟五年前一样,就好像是一朵罂粟花盛开,非常美丽,却又透着危险的气息,还有他笑容中那一股说不出的讽刺,他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嘴角上扬的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说了一句,“我们夜家什么时候还需要一个女人带来利益了?爸爸你也太不相信我哥了,以他的实力我们还需要靠一个女人吗?当然了,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既然我们也没办法插手,那就顺其自然好了。”总觉得他说完这一番话以后,还暗藏着别的意思,但是又没有人能读懂他的意思,他现在这一副与世无争的状态让大家都感到惊讶,他好像还是从前那个夜车,又好像不是从前那个月测了。

    没有人能够看得懂他的心思。

    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总觉得她的身上透着一股神秘的色彩。

    叶玲听了叶澈这么一说,顿时就不高兴了,怎么这一次他夜彻回来以后就变得跟以前大不一样,以前他至少不会是这样的态度啊!夜琳嘟着嘴说道,“哥,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什么叫做顺其自然?这样会害了我成哥哥的,我们一家要是娶那样的女人进门,不是成了圈子里的笑话了吗?以后让外面的人怎么说我们夜家?再说那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我的承哥哥!”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什么样的女人都配不上他的承哥哥?在她心里,估计也只有她自己能够配得上,可是他对夜承的感情是那样的畸形,是被世俗所不允许的。可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不肯放手,越是有一种要跟世俗作斗争的决心。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女人配得上你的承哥哥?你不觉得你作为一个妹妹对他的事情管得太多了吗?”夜彻抓住这个重点,反驳了一句,他不喜欢夜琳这么说林菀,什么叫做那样的女人?什么叫做配不上?为什么配不上?她有什么地方配不上?对于他这个亲妹妹,他简直毫不客气,还说出了后面那一番让她有些难堪的话,一点儿也不给他留余地。对于昨天晚上夜琳助手打林菀的事情,他心里也气愤着,只不过一直忍着没说而已,现在倒是有点想爆发了。

    夜琳被夜彻那一番话问得一脸蒙蔽,她只是一直以来都习惯了用这种口气说话,用这种口气说林菀,难道他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为什么就连他的亲哥哥也要这样质问他?为什么就连他的亲哥哥也要站在那个女人那边?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为什么?

    “哥,怎么现在连你也帮着那个女人说话?她到底有什么好的?那样平凡的出生,那样普通的家世,他当然配不上我们夜家也,配不上我的承哥哥了,我是他的妹妹,我当然可以管了,有什么不对的?”夜琳简直觉得不能理解,难道她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吗?当妹妹的就不能管哥哥的事情吗?

    夜彻被夜琳说的更加生气了,其实他平时就是一个不动声色的人,尽管生气也不会表露在脸上,但是这一次却让他有点忍不住,他怎么觉得自己特别想要抽自己眼前这个女人一巴掌,就像昨天晚上她打林菀的时候一样,当然他不能这么做,他只能继续跟夜琳反驳,“平凡的家世平凡的出身又怎么了?这天底下有多少人不是这样平凡的?你不过是比他运气好一点,出生在我们夜家这样的家庭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你根本比不上她——”说着说着就有点按耐不住了,最后,就连她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他说了这番话逾越了什么。

    果然,他这一番话说完了以后,夜中远,沈娅清和夜彻三个人都非常诧异的看着他,只觉得他平时不爱说话也就罢了,怎么突然说话就说出这么一番让大家都惊讶的话来,很明显他说的那一番话全都是维护林菀的,大家都有点懵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维护着那个女人?而且这言语当中还透着那么一丝丝的暧昧,让大家不能理解。

    “彻儿,你怎么回事儿啊!我是让你发表意见,不是让你为那个女人说话,你要跟你哥一样来气我是不是?怎么现在就连你都觉得那个女人好?你们兄弟两个人到底都怎么了?那个女人给你们施了什么妖术?”夜中远感觉自己都有一种莫名的害怕,怎么现在就连她最心爱的儿子也为她说话呢?他都有点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