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023.第1023章 1035 苏念崩溃
    还好现在赵天成的爸爸没有在这里,如果他听见了这个结果不知道又会着急成什么样子,现在夜承也是不会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他必须要等到找到人以后,确定赵天诚安然无恙,或者有什么问题再告诉赵天成的爸爸。

    “底下是什么情况?”夜承又问。

    杜泽回答,“下面就是一个山谷,到处都是杂草,不知道是他们哪一个受伤了,看样子情况不是很乐观,我已经让他们四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的。”

    夜承点点头,继续说到,“先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我们都跟着下去找吧,人多一点儿找的也快一点儿!”

    杜泽刚刚下去就是为了确定下面有没有什么危险的,现在看来下面就是一个巨大的山谷,其它没有什么危险,所以现在他又跟夜承一起,带着剩下的人全部下了山谷当中,开始寻找赵天成和苏念。

    老黑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夜承已经派人把他送回警察局了,反正他也是逃不过坐牢那一关,他们这一群绑匪也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夜承这一次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全程根本不用警察插手。

    苏念就这样扛着死沉死沉的赵天诚又走了很长一段路,也许他以为是很长一段路吧,其实根本没有多长,前面还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树林,他也不知道还要这样走多久,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跟赵天诚说话了。一片安静的山林里,只听见他大口大口喘气的声音,他自己没吓着,倒是把别人给吓坏了。还好,这里也没有别人。

    “啊——嘶……你说你怎么这么沉啊,累死我了……我们先坐在这里歇一会儿吧,说不定很快就有人来找我们了。赵天诚,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等我们从这里出去了,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苏念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连同着赵天诚一起都摔了下去,还好他们的身下依旧是一团松软的落叶,虽然味道有些难闻,但是摔在上面至少不至于摔疼和受伤,现在赵天诚就好像一个死人一样压在苏念的身上,苏念一进没有力气把他弄开了,就这样压着说话。

    苏念累的不行,好像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需要用尽很大的力气,他的胸口上下起伏着,好像要把自己这一辈子的气儿都喘完,虽然他平时确实是一个女汉子,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可是已经很久没干过这样的体力活了,可不是为难他了嘛!

    就这样苏念大概在地上躺了十分钟,才终于又缓过一点儿力气来,她大力的把赵天诚推开,又小心翼翼的尽量不要弄到他的伤口,还好他的伤口已经没有流血了,呼吸却变得越来越微弱,苏念得心里就跟有什么东西揪着似的,难受的紧!

    “还好还好,已经没有再流血了,我跟你说,你一定要坚持住啊,我可不想成为杀人凶手,你说你这让我怎么跟别人说的清楚啊,所以为了我们两个人后半生的幸福,你他妈可以定要给我醒过来呀!我们再往前走一点点,说不定前面就有出路了,你要是不坚持住我就给你扔这儿。”苏念再一次从地上站起来,这一路都是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虽然身边跟着一个大活人,但是这个大活人目前跟死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再一次费劲力气的把赵天诚扛起来,还要忍受的自己脚踝处的疼痛,继续像刚才那样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反正大概是清晨吧,露水落在他们的身上,和汗水混合在一起,湿透了他们的衣服。狼狈当中又带着一点儿倔强,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尽管看不到希望。

    “不要……不要扔下我……不要……不要扔下我……”也就是在这个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好像突然出现了一道曙光,被苏念扛在背上地造天成居然说话了,苏念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呢,可是想想这周围除了赵天成以外也没有别的人了,他赶紧停下脚步,又把赵天诚放了下来,紧张兮兮地查看他的情况,赵天诚要是真的醒过来的话就好了,这样他就不用那么费力的背着他走了,他们或许能够更快的找到出去的路。

    “赵天诚……赵天诚……你醒了吗?你是不是要醒了?赵天诚,你别装了,赶紧给我起来!赵天诚……”苏念一边推搡着赵天诚,一边呼喊着他的名字,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喊赵天诚还是双眼紧闭,半点儿也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刚才他说过的那些话就好像是幻听一样。

    这简直让苏念有些崩溃,因为自己好不容易看到的希望,可是这一点点希望的火苗瞬间又被掐灭了,他几乎要哭出来了,其实这时候最脆弱的应该是他才对,他根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在给自己打气,可是这一刻她真的憋不住了,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赵天诚……赵天诚……你赶紧醒过来好不好?呜呜呜……我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你快点醒过来跟我一起想办法好不好,我怕我们走不出这里了……呜呜呜……你这个大坏蛋,你以前不是说要保护我吗?你倒是赶紧给我醒过来呀……”苏念现在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反正他早就已经没有了形象,就连她平时树立起来的女汉子的形象也瞬间破灭,整个人好像情绪瞬间崩溃了,他一边哭一边抱怨着,或许赵天诚能听见呢?

    哭着哭着他好像听见了周围有一些脚步声,本来她就是一个听觉特别敏感的人,加上这深山老林里不可能有人,所以在这安静的环境当中脚步声就显得格外突兀,苏念止住了哭声,认真的听起来,这一次应该不是幻听,因为他听到这些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进,而且还不是来自同一个方向,不是来自同一个人。

    是有人过来找他们的吗?还是坏人?

    书念的一颗心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