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019.第1019章 1031 死鸭子嘴硬
    飞哥来到夜承面前的时候她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夜承的眼睛,平时在自己那群兄弟面前当老大都习惯了,耍威风也习惯了,耀武扬威也习惯了,怎么来到夜承面前的时候这些气焰统统收了起来,都不敢看他的眼神,好像夜承一个眼神就能让他分分钟死于非命,这才叫真正的气势啊!

    现在飞哥站在夜承面前战战兢兢的,他俩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尤其是他的两条腿,有一种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的感觉,他低着头,有一种说不出的狼狈和猥琐的感觉,有时候偷偷摸摸抬头起来看一眼夜承,然后又迅速的低下头,躲避夜承的目光。

    “说——你们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快点说——不然我一定让你们好看!”最关心赵天诚的安危的人当然是赵天诚的爸爸,这不还没等夜承问话,赵天诚的爸爸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了,现在他的儿子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当然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儿子了。要不是他这一把老骨头不想再折腾的话,恐怕这时候已经跑过去打人了。

    飞哥低着头,他身边站着的那个人是夜承手底下的人,那个人还用枪指着他的脑袋,他现在整个人看上去窝囊极了,完全没有刚才的威风,不知道落在他那一群兄弟的眼里,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飞哥一定觉得自己现在的脸都丢尽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遇见了夜少!

    谁让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赵天诚爸爸已经问话了,飞哥却迟迟没有发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道,天成爸爸的话,如果被他们知道赵天诚和苏念两个人已经滚落了山崖,不知道他还今天还有没有命活着回去。每个人在还没有面对死亡的时候都可以大义凌然的说自己不怕死,可是当他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就会被那种恐惧所吓到,就会努力的想要求生,这是人的本能,叫做贪生。

    现在飞哥就是这样的心态。

    不是他不怕死,而是他更贪生。

    “问你话呢,聋了还是哑了——”飞哥迟迟不肯回答,站在他身边用手枪指着他脑袋的那个魁梧的大汉吼了一句,并且用枪口去戳他的脑袋,把飞哥更加吓得不行,生怕一个不注意擦枪走火,他的小命儿可就玩儿完了,他可不想这么快英年早逝。

    本来他们干这一行的都只是为了求财,谁想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可是现在赵天诚已经有可能……

    他也不好说,也不敢老实交代。

    只知道这一次是他上大事儿了。

    飞哥还是不肯说,最着急的当然是赵天诚的爸爸,他又急切地问了一句,“你倒是说啊,你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如果他是一个女人的话,恐怕这时候都已经哭出来了,他真的不明白这些绑匪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不把他的儿子交出来,或者他们都对他的儿子做了什么?

    难道他的儿子已经被……

    不不不,他们绝对不敢这样做,他们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杀人可是要偿命的!虽然他们都是一群亡命之徒,但是他们只是求财而已,在他们拿到钱之前应该可以保证人质的安全,可是现在呢?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赵天辰爸爸,杜泽,夜承,夜承的手下和飞哥,这时候他们五个人站在一起,其余的人已经被夜承的手下看管起来了,现在他们只需要向飞哥审问出赵天诚的下落,可是叫飞哥就好像王八吃秤砣似的,铁了心了不肯把赵天诚的下落告诉他们。

    “说——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说话的人还是夜承的手下,夜承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他不用说话,光是他身上那股凌厉的气势就足够吓人了,现在不是把飞哥吓得满头大汗吗?可是飞哥还是咬死了不肯交代。因为他害怕如果自己说出来的话会死的更惨!

    这是他这辈子干过最倒霉的一件事儿,以前也不是没有绑过票,赚点小钱也就罢了,好不容易干了一票大的,没想到到嘴的鸭子也飞了,他们说有的兄弟还被抓了个正着,看来有些人真的不是他们这种人可以惹得起的,以后做事儿可要把眼睛擦亮点儿。估计也没有什么以后了。

    飞哥好像真的不怕死一样,面对人家的枪口,依旧不愿意说,他的身体还在瑟瑟发抖,尤其是小腿部分,整个人就好像筛糠一样,脸色惨白惨白的,看起来格外狼狈。

    “把他的兄弟带个过来——”好像这些人都拿飞哥没有办法一样,无论是用枪口指着他,威胁他,还是什么,他都不肯说出赵天成的下落。最后夜承说了一句,然后他手下的人就立马行动起来,从那20多个人当中随便拉了一个人,推推嚷嚷的把他押过来,这个人刚好就是老黑,比起飞哥来他显得更加窝囊,还没走过来呢就已经吓得不行了。

    一路上老黑走路都走不好了,还是夜承的手下把他提溜着,来到夜承面前的时候,他立马双脚跪了下来,开始一边磕头一边求饶的说到,“夜少饶命,夜少饶命,再也不敢了,我们再也不敢了……夜少饶命啊……再也不敢了……”老黑跪在地上就开始磕头求饶,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条哈巴狗似的,把自己弄得一身狼狈,他现在都还不知道夜承赵他要做什么呢?反正先求饶吧,能保住自己对一下小命儿才是最重要的。

    刚才他们隔得距离有些远,所以他们根本听不见飞哥这边在说些什么。但是隐隐约约也可以猜到他们是在打探赵天成的下落,可是,他也不知道飞哥为什么不肯说出来,因为他现在根本没有想太多,没有想过如果说出来的话自己可能会更惨。老黑其实就是个木鱼脑袋,平时也就在兄弟们面前耍耍威风罢了,脑子里除了想女人,其他还能想得到什么?而现在,他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