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014.第1014章 1026 赵天诚伤势严重
    大家在听完飞哥说的这一番话之后面面相觑,都在考虑着飞哥刚才说的话,一边是有可能进监狱,一边是拿着大笔的钱去国外逍遥,这果然是一个非常难的选择。大家都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又抬起头来看着飞哥老黑和痞子三个人,他们三个倒是坚定不移,总之他们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这么大一笔钱的,就算冒着进监狱的危险。

    这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在人群当中大声的说到,“我们都听飞哥的,飞哥说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对,我们都听飞哥的——”

    “跟着飞哥干,有肉吃——”

    “飞哥对我们不薄,我们都听他的。”

    “……”

    有了刚才那个人起到了带头作用,于是大家纷纷跟着喊了起来,这些人大多数都跟飞哥老黑和痞子三个人的想法一样,都不愿意放弃那么大一笔钱,大家都是家里没有什么家室的人,就算是坐牢也无所谓。所以愿意跟着飞哥老黑和痞子三个人干这种买卖。

    听了大家的话飞哥也欣慰的笑了,他点了点头,冲着大家招了招手,示意大家都不要在喊了,然后他继续以一种非常有气势的姿态说到,“好,既然兄弟们都这么看得起我,那我也一定不会辜负兄弟们的厚望,等到我们拿到这笔钱,我这个做大哥的,一定不会亏待你们——”这算是一种非常郑重的承诺了,他们这些人虽然干的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买卖,但是有一点,他们都是非常重视情谊的人,尤其是对于这种兄弟情宜。

    飞哥在这些人当中也是挺有威望的,才能让这么多人都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让这么多人都心甘情愿的听从他。

    “大家伙儿放心吧,虽然现在我们手上没有人质了,但是只要那赵老头儿敢过来,我们就一定可以拿到那笔钱的!”老黑其实心里还是挺虚的,同样的他对于飞哥也是非常的信服,同样的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钱,从自己的眼前流走,所以这时候也在鼓励着大家跟他一起做事,好像大家一起行动的话,会让他感觉有些安全感。

    痞子其实你早就看透了老黑这种心虚的心理,这个主意是他想出来的,他倒是一点儿也不害怕,不害怕坐牢更不害怕死,他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疤在白天看上去的时候更加吓人,他轻轻的哼了一下,表示了自己对老黑的嘲笑,然后说道,“坐牢怕什么,老子死都不怕,谁他妈要是怂了,现在立马滚回去种地带孩子——”

    一个是安抚,一个是威胁,老黑和皮子一个扮红脸儿一个扮白脸儿,在这一方面倒是配合的天衣无缝,其实也不是真的配合啦,本来他们两个人就是这种脾气,谁也没想过要配合谁,但是却起到了这种作用。这倒是一种好事儿。

    “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我估计一会儿那赵老头子就该过来了,大家自己找地方藏起来,不要暴露了自己的目标。万一有警方出现的话,大家就自己逃命,谁也不要管谁,能跑一个是一个。”飞哥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非常讲义气的人,从来不愿意拖累兄弟,做事的时候也愿意为兄弟着想,这也是他能让这么多人信任他的原因。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大家都懂的这个道理,万一警察来了,他们当然只能各自逃命了。到时候谁还顾得上谁呀?能跑一个是一个吧。大家都明白了飞哥的话,按照飞哥所说的,各自找地方藏起来,然后等着赵天诚的爸爸拿钱过来。同时大家也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七月份的清晨带着一点儿朦胧的雾气,这时候躺在山林深处的苏念感受到一滴水珠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带来一种非常冰冷的触感,大概是因为处在深山里的关系,所以这种寒冷异常强烈,这一滴冰冷的水珠好像瞬间透进了他的皮肤,把他从那个深深的梦境里拉了出来,这一夜,他就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噩梦。

    他的眼皮子突然眨了一下,感受到有一些光线在刺激着的他的眼球,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朦朦胧胧的看着周围的场景,一切都显得格外陌生,昨天的场景在他的脑海里一幕一幕的浮现出来,让她慢慢的清醒过来的时候,才想起来昨天自己是被绑架了,然后逃跑的时候不小心跌落了山崖。

    现在他们就在一个非常深的山谷底下,她挣扎着坐起来,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好像散架了一样疼,手臂上和脸上还有许多细微的伤痕,晚礼服裙子也被撕破了,现在的他看起来异常狼狈,不过还好,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适,而且还觉得自己身下软软的,这一路从山崖上滚下来,他只是受了一点轻微的擦伤而已。

    当他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身下躺着的人是赵天成之后,才猛然的清醒过来,难怪自己感觉软软的,结果躺在别人身上呢,想起昨天晚上从山崖上滚落下来的时候,赵天诚一把抱住了她,才让他没有受伤。

    可是现在,赵天诚却还没有醒过来。

    “赵天诚……赵天诚……你醒醒啊赵天诚,你可别吓我啊……你不能死啊!”苏念看着昏迷不醒的赵天诚一时间慌了手脚,她赶紧伸出双手过去摇晃着赵天诚的身体,感觉到他身体里的温度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这时候才发现他的后脑勺磕在了一块巨大而坚硬的石头上,在下面已经流出了好大一滩血,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儿。

    这下苏念更加着急了,于是更加大力地推让着赵天诚的身体,他几乎就要哭出来了,从来没有感觉像现在这么无助过,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他的心脏一样,好像活生生的就要把他的心脏扯下来,于是他更加大力的呼喊着,“赵天诚……赵天诚……你快醒醒啊,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你快点醒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