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86.第986章 0998 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就连脸上的笑容和说话的声音都是经过精确的计算过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恰到好处的展现出自己的美丽,至少他认为自己现在是美丽的。希望她最爱的男人,一回头就能看见她美丽的样子。

    可是就这样站在他的背后等了三秒钟,夜承就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一样,别说回过头来看他美丽的样子,就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好像被甚么世外高人点了穴道一样。

    林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又在后面喊了一句,这一次他甚至伸手过来拍了拍夜承的肩膀,好像两个人特别熟悉的样子,“夜少……”他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因为他的表现已经引来了一些人的围观,多半都是他们公司的人,要是这时候夜承还是对他不理不睬的话,他可就没面子了,回到公司也会被人嘲笑的。

    这下好了,夜承总算听见了他的呼喊,漫不经心的回头,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他,眼神当中充满了厌恶,可是某人还感觉自己非常良好,继续在他面前装作温柔乖巧的样子,大概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吧,林媛心中猜想着。

    “怎么又是你?你干什么?”夜承看了眼前这个女人一会儿,他当然认识林媛了,这个女人曾经用尽各种各样的手法勾引他,确确实实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且他还是林菀的堂妹,五年前他们就已经认识了,虽然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已经很少来往,但是现在看到他,还是对他印象深刻。

    根本不想多看她一眼,就连他说话的语气当中,也带着浓浓的厌恶,就好像是在看一团垃圾一样,恨不得马上叫清洁工把它打扫出去,非常碍眼。

    露露和公司里的其他女员工本来一直在等着林媛一起走,他们是一起来的,当然要一起走了,而且他还惦记着林媛的腿受伤了,如果他们这时候就把车子开走的话,林媛一会儿就没办法回去了。他们在这边等着,也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露露姐,没想到不仅林主编跟夜少认识,林副主编好像也跟夜少认识啊?原来我们公司里面隐藏着这么多世外高人啊!啧啧啧,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还有刚才为什么夜家大小姐会打我们林主编啊?把我吓了一大跳!现在也不知道林主编去哪了?你们谁给林主编打个电话呀?”这时候一个实习的小编辑站在露露的身边,一边询问露露一边嚷嚷着然后面的人给林菀打电话。

    露露这时候就算是这一群女人的老大了,林菀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走了,林媛又在那边忙着跟夜少套近乎,他带他公司里的其他女人公就这样站在路口等着林媛,一群女人站在这里,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可是刚才这个小编辑给他提的问题,他也不知道啊!他也感到非常好奇呀!正好这时候杰西和社长走出来,看见大家都还在外面等着,不由得觉得好奇。

    这就会都散场了大家还在这里干什么?

    “咳咳,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各回各家吧,今天也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呢!”社长吼了一句,刚才在酒会上林菀被打的事情让他脸面无光,现在也是心情非常不好,虽然夜承已经亲自承诺过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可是他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社长,我们在等林副主编呢!他还在那边跟夜少说话!要不社长你就先回去吧,一会儿我们跟林副主编一起回去。”露露跟社长解释道,他知道这时候社长的心情一定非常不好,看社长的脸色就看的出来。

    杰西这时候也适当的在社长身边说了一句,“社长你先回去吧,这里都交给我了,我保证把他们每一个都安全的送回家。”杰西说到,算是在社长面前立了军令状。

    社长的深色这时候才缓和下来,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杰西的说法,然后上了自己的车子,走了。

    另一边,不知道刚才林媛又跟夜承说了什么,惹得夜承更加不悦,现在只听见夜承冲着她低吼了一句,“你觉得你们林氏集团还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吗?要我现在给你们零四集团注资,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把钱拿去打水漂了。”

    “不是……夜少你听我说啊,其实我们林氏集团的情况,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我爸爸已经在尽力的挽回了,最近也有了一些效果,如果夜少现在能够帮我们一把的话,我们一定会记得夜少的恩情的!如果夜少这一次帮了我们林氏集团,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夜少……”林媛不死心,继续说道,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不由得伸手过去抓住了夜承的手臂,然后轻轻的摇晃着,看上去好像是撒娇,其实他是在暗示夜承什么。

    让他做什么都愿意……

    这句话不就意味深长了吗?

    以前他只是想要得到夜太太这个位置,或许对于夜承,他也曾经有过几分真感情吧,可是现在对他来说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那什么所谓的真感情也已经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消耗殆尽,他现在只是想要得到夜承的帮助,能够让他们林氏集团脱离现在的困境,能够让他重新回到自己原来大小姐的位置。

    夜承对于他的接近感到非常厌恶,一直以来他都不喜欢跟女人接近,而且听到他最后喊自己的那个声音,更是觉得胃里一阵翻涌,好像要吐出来了似的。虽然她一直都不喜欢接近女人,但是眼前这个女人是唯一一个让他感到厌恶的,那种厌恶非常深刻,是从内心里发出来的。

    在五年前他就有了这样的感觉,这个女人每接近他一次,他对她的厌恶就多了一分,可是有些人还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因为用自己的身体就可以换来什么。

    他越是这样,就越是犯贱。

    越是让人看不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