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79.第979章 0991 不愿意被揭开的伤疤
    林菀突然变得有些沉默,微微的低着头,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就只盯着两个人的脚,好像脚上长着花儿一样,那么稀奇。

    会场里音乐悠扬,两个人跟随着音乐的节奏,不断地变换着舞步,林菀对这首曲子已经很熟悉了,所以根本不用仔细去听,也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跳,就好像是一种很奇特的生理反应一样。他的心里现在想着别的事儿,根本就想不着跳舞的事儿。

    再一次抬头对上夜承的眼睛,他刚才就是不敢看夜承的眼睛,害怕他从她的眼神当中发现了她五年前懦弱的样子,于是他暗自低下头,掩盖好自己眼神中的情绪,才抬头用平静的眼神看着他,说到,“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夜总还是不要过问了吧。”不是不要过问,是他不想被任何人知道,不想被任何人知道,那些年他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是他最痛苦最难熬的日子,也是他最脆弱最狼狈的日子,还好,现在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所以他不愿意再提起。不愿意再对任何人提起。

    那感觉就好像是揭伤疤一样疼。

    “可是我们还是夫妻,你所有的事我都有权利知道,你应该告诉。”夜承现在手里唯一的砝码就是这个了,只要他一天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林菀就一天是他的妻子,他就有权利管她的事儿。

    “夜总,今天这场酒会是为了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所以我希望在酒会结束之前我们都不要谈私事好吗?我没有义务要告诉你我自己的事情,你也没有权利知道。”林菀一听夜承说起自己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就可以管他这句话,就觉得心里格外的不同快,他现在倒是不逼着夜承赶紧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他甚至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

    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虽然工作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但是工作和生活得分得开。

    夜承也在林菀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当中找到了一次不耐烦,他的心里又是被狠狠的揪在一起一样疼,现在所有的一切终于都反过来了吗?现在终于换她来折磨他了吗?

    这样的纠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

    为什么就回不到原来的样子了呢?

    “好,那我们今天就只谈工作,不谈感情!”为了不把林菀惹生气,夜承只好投降了,林菀的脾气他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一点的,要是把他惹生气了,他可不管今天这场酒会是有多重要。

    林菀又笑了笑,好像刚才夜承说的那句话格外的合她心意,可是他的笑容中,除了向他表达出冰冷和疏远的意思,再也没有别的意思了,他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平静得就好像一滩死水,再也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泛起一丝一毫的涟漪。

    可是就工作上的事儿来说,他们两个人现在除了互相说合作愉快之外,又还能说什么呢?曾经那么亲近的两个人,现在就连一个共同的话题都找不到。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可悲?还很可笑……

    另一边,那些不跳舞的人都端着红酒在会场里走来走去,似乎每个人人手上都要端着一杯红酒,这好像也是一种基本的礼仪,就算不喝也要端在手上。

    夜彻这时候已经慢慢的靠近了林媛,林媛也感受到了他的接近,虽然她也是今天才发现夜彻回来了,可是他们两个人的眼神交汇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

    “没想到你回来了,回来也没联系过我?以前说过的话还算数吗?”夜彻刚刚靠近林媛身边,林媛就冷不丁地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并没有看着夜彻,而是看着会场中央正在跳舞的那两个人,或者他已经把那个女主角想象成了自己。

    可惜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

    只是他不甘心,不认命!

    夜彻也不急着回答,优雅的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暖黄色的灯光透过酒杯里猩红色的酒液折射出一种暗红色光芒,映在她的脸上,让他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更加多了一丝邪魅和阴冷,这时候他才说到,“算,怎么不算,以前我们两个人的合作不是挺愉快的吗?也很有默契……”

    这句话说的倒是没错,只是他说完了以后,林媛却突然脸色一变,话锋一转的说道,“愉快吗?你可别忘了,五年前里离开的时候,答应了我什么事儿?可是你后来做到了吗?没有吧……你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收拾烂摊子!”林媛当然不可能忘记五年前的事情,还记得当初是她去帮助夜彻拖延夜承,才让他有机会把林菀带走,可是他最后却没有按照他们提前说好的去做。

    这件事他一直都记在心上,要是当初他按照他们原来说好的那样去做的话,不知道现在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至少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孩子一定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

    “呵呵,没想到你还是个挺记仇的女人,你一点儿也不可爱,难怪我哥不喜欢你,你应该跟他学学。”夜彻也没有表现出生气的表情,反而觉得这时候林媛在把五年前的那点破事儿拿出来说就有点儿矫情了,没想到他还惦记着当初的事情,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只不过当做一个笑话罢了。

    而且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当初的做法。

    也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她……

    只是林媛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林媛也知道自己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于是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讽刺,也不知道是在讽刺自己还是在讽刺夜彻,或者说是在讽刺他们两个爱而不得的人吧。

    “哼,他到底有什么好的,让你们兄弟两个人都喜欢她?可爱吗?我怎么一点儿也不觉得,而且现在的林菀,早就不是五年前的林菀了。”林媛说这一番话,还是带着微微的醋意,一直以来都想不通的问题,他干脆就不要想了,他只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