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78.第978章 0990 拒绝还是答应?
    站在台上的人也是看的满头冷汗,基本上除了林菀一个人是代表着ma公司,其他的人都是ktc公司的成员,要是让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大boss被拒绝了,不知道回去以后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大家心里都是一颤,祈祷着这位林主编赶紧答应他们大boss的邀请,这样大家才能够保住自己的小命儿,阿尼陀佛……

    “林主编是不打算给我这个面子吗?就算是为了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嗯?”夜承就知道如果这话不说清楚的话,林菀是一定不会答应跟他跳舞的,所以过了好久,他才说跳这一支舞是为了两家公司的合作,这样的话,或许他才会答应。

    他现在就是喜欢这样所谓的公私分明。

    尤其是在跟他的时候,格外的喜欢公私分明,仿佛不愿意跟他有除了工作上的任何纠葛,把两个人分得清清楚楚,可是他们两个人真的能分的清楚吗?要是能分的清楚的话,那林梓月又算什么?

    台下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那气氛感觉比台上还紧张,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议论什么,整个会场里安静得只听见大家的呼吸声,当着夜少的面儿,谁他妈敢大声议论啊?活的不耐烦了还是咋的?

    那主持人后背也是一阵一阵的冒冷汗,他在担心自己刚才那一翻话是不是说错了,或者说他是不是就不应该说那一番话,害得夜承陷入了这种尴尬的境地,他在担心以后在这个行业还混不混的下去,可是他明明是听吩咐做事,这也怪不得他呀!

    夜承和林菀两个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夜承好像在从林菀的目光当中寻找什么?或许在寻找她五年前的样子,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找到,五年前的林菀,根本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这样打量的眼神。

    而林菀只是在他的眼神中确定他刚才说的话是真是假,是不是只是因为工作而没有半点的个人情绪,这是他非常在意的一件事情,如果是因为个人,他会非常的看不起夜承这种有些卑鄙的做法。

    于是,两个人又僵持了一会儿,台下和台上都是一片安静,安静的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也没有人敢打扰他们两个人的眼神交流,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打碎了这一副完美的画卷。

    林菀终于在僵持了几分钟之后,把自己的手抬上去了,台下和台上的人都替她松一口气,林菀淡淡地说了一句,“那就祝我们两家公司以后合作愉快了。谢谢夜总的邀请,我不太会跳舞,要是跳的不好的话,还请夜总不要见笑!”每一句话都说得客客气气的,把两个人的距离推的很远,就算她现在已经对舞步非常娴熟了,也会很客气的说出这一翻话。

    夜承听得心头一痛,却也只能强忍着心痛,终于又再一次的把她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只为了感受这熟悉的温度,他愿意承受这样的痛苦。

    祝我们合作愉快。

    “林主编谦虚了,我也跳的不好,还请林主编,不要见笑。”为了两个人的客气,夜承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甚至不敢在语气当中带有一点多余的情绪,也许只有这样客客气气的,他们两个才能够正常相处。

    也许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排斥他。

    那些曾经触手可及的温暖,现在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再属于自己了,这就是他五年前所丢掉的东西,如今想要找回来,却发现再也找不回来了。

    事情终于得到了缓和,会场里的音乐开始响起,夜承牵着林菀的手慢慢的走到了会场中间,随着音乐开始跳舞,周围的人男男女女也纷纷勾肩搭背的开始跳舞,可是一时之间他们都沦为了夜承和林菀的舞伴儿。

    夜彻和林媛两个人脸上的笑容几乎是神同步!都是对这一切充满了不屑,就连眼神中闪烁的目光也是同样的。对于正在会场中央跳舞的这两个人,有爱亦有恨。

    “你比以前跳的好多了,这几年有刻意的去练习过吗?”从他们两个人跳舞的第一步开始,夜承就感觉到了林菀的舞步明显比从前娴熟了很多,现在他应该可以说是一个很会跳舞的人了。这样虽然是好,可是他总觉得心里有点儿过不去,所以特意问了一句,他不想知道林菀这些年到底跟多少男人跳舞,到底有多少男人像这样亲近的把自己的手搭在他的腰上。

    这让他吃醋,吃醋得有些发疯。

    在国外这几年,为了工作上的需求,林菀还真的抽了一些时间刻意去练习过跳舞,对于像这种酒会上跳的各种舞,她都有认真的学过,华尔兹,恰恰,探戈……都会。

    他们现在跳的,就是华尔兹,伴随着会场里轻盈悠扬的音乐,两个人的舞步看上去无比和谐,就好像骨子里就是这样默契。

    “夜总,这是我私人的事情,夜总好像管的有点宽了。”林菀微笑着说到,并不打算告诉夜承有关于自己在国外五年的任何事情,那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生活,不喜欢跟外人分享,尤其是他。

    所以他这句话也说的不是很客气。

    呵呵,你管的有点儿太宽了……

    不过这时候两个人贴的很近,所以他们两个人说的话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周围的人都看着只觉得他们两个人很和谐,却并没有发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暗流涌动,很快就要摩擦出火花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问你,这几年在国外过的好不好?你告诉我吧,我很想知道……”夜承刚才那冰冷的语气,总算是崩不住了,在面对林菀的时候,即便是装也装不出那种疏远的感觉,林菀是他唯一想要主动亲近的人,可是他却再也不允许他亲近了。她害怕了,害怕再次受伤害。

    你告诉我吧?

    我很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

    这些话当中,多多少少带着些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