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58.第958章 0969 混乱的场面
    听林菀这么说话,仿佛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一把锋利的刀刃轻轻的在他的心口上喇开了一道口子,还没能清晰地感觉到那种赤裸裸的疼痛,就已经鲜血淋漓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它们两个人的关系就变成了这样?这五年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好,你别生气。你的事儿我不插手,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可是你要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哪怕是再过五年,十年,甚至一辈子,我都等你。”五年后的告白,没想到被夜承说的这么得心应手,记得五年前的夜承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很少跟林菀说一些浪漫的话,看来这五年里,他真的有好好的练习过吧。

    给你一辈子的等待……

    这算不算是一种浪漫?

    说出这一番话的夜承显得有些激动,他居然伸出双手过来按住了林菀的肩膀,让林菀可以无法躲避的对视上他的眼睛,他就是想让林菀知道,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放弃过,无论多久,他都会等。他想温柔的守候在他的身边,如果还有这个机会的话。

    什么都可以改变的,即便五年前他是那么一个强势的人,即便五年前的事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即便五年前他是那么一个不可一世的人,可是现在的他却宁愿卑微到尘埃里,再从尘埃里开出一朵花儿来。

    林菀脸上的笑容终于渐渐的淡去了,要说这时候他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一直以来他为什么没有接受卫律之的好意,藏在他心里的心结到底是什么?现在好像找到了答案,可是这个答案却不是她想要面对的,也是他无法面对的。

    可是这句话让她该怎么接下去呢?

    感受到夜承硕大的手掌还按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股源源不断的热流透过他的肌肤连一点渗透进他的血脉里,这是他从前无比熟悉的感觉,也是他现在无比陌生的感觉。

    “夜总,请你自重!可以把你的手放开了吗?”当着街坊邻居的面,夜承做出这样的举动说出这样的话确实不太合适,林菀再一次听见了周围人议论纷纷的声音,这个时代对女人都是不公平的,总觉得徘徊在两个人男人之间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货,即便她什么都没做,也要受到千夫所指。

    林菀挑明了说,夜承也不好意思不拿开自己的手,可是在那一瞬间,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猛然窜上心头。以前他可以那样光明正大的抱着她,而现在就连碰一下他的肩膀都不可以了,真是可悲。他们到现在不也还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吗?

    “我……我们还没有离婚,我还是你的丈夫,我有权利知道你的事。”夜承低声吼了一句,他还是知道要压低声音的,毕竟周围有这么多人看着,还有林梓月也在里面,不过这个动作却显得更加亲密了。并没有起到他想要的那个效果,适得其反。

    “够了!我不是已经把离婚协议书给你寄过来了吗?你为什么还不签字?我什么都不要你的,你赶紧签字吧。”林菀早就说了会把离婚协议书给他寄过去,那天他上班的时候,拿了一个文件袋装着离婚协议书让杰西去寄的,当时杰西还问他里面装的是什么呢,他只说是一些文件。

    林菀这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可一点儿也没有压低声音,周围的邻居们都听见了,甚至就连屋里的卫律之也听见了,还有卫律之身上抱着的那个小家伙。

    林梓月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林菀的背影,又转头看向卫律之,虽然她年龄还小,可是离婚协议书的概念她还是懂得,她只是很惊讶,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

    “卫叔叔,刚才我妈咪跟夜叔叔说什么呢?什么离婚协议书啊?”林梓月脸上惊讶的表情渐渐的转为天真,不知道她小小的心里听到刚才的话是什么感受。

    卫律之也很吃惊,平日里林菀做事都很稳重的,今天怎么这么激动,居然这么大大咧咧的就把事情吼了出来,还被孩子给听见了,这让他该怎么跟林梓月解释?

    不对,要解释的应该是她啊!

    不过现在问的是他哎。

    可是这件事他应该怎么解释呢?

    卫律之看了看林梓月的小脸,又抬头看了看林爸爸和林妈,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给他一点儿暗示,可是这件事没有林菀的允许,谁又敢说什么呢?

    “哦,你妈咪她……她开玩笑呢!呵呵呵,都是开玩笑的,呵呵呵——”卫律之挠挠头,这个问题可真是为难他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释,况且他也不是善于说谎的人啊!所以就只想出这么蹩脚的理由,应该可以蒙混过关吧?

    林爸爸和林妈妈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眼眸当中划过深深地心痛和失落,曾经他们也以为自己的女儿跟夜承在一起会幸福的过一辈子,可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却隐忍了这么多,那些日子,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想想就觉得心绞痛。

    “朵朵。外婆带你去屋子里面玩吧?你妈咪跟门口那个人有话要说,先让他们说完好不好?”林妈妈还是觉得应该赶紧把林梓月带离这个是非之地,有些话真的不能让小孩子听到,不能让小孩子受到伤害。

    “去吧去吧,朵朵。跟你外婆进去屋子里玩儿,刚才那盘琪我们还没有下完呢,让你外婆陪你下啊!”林妈妈去把林梓月从卫律之身上抱过来,林爸爸也凑上去说到,虽然林妈妈根本不会下棋,这时候也带着林梓月去屋子里下棋去了。

    林梓月的目光一直看着门口,她对上了夜承的目光,夜承也看着她,两个人都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什么感觉,在林梓月小朋友小小的心里,或许还不明白什么,可是已经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什么。

    可能是因为那一层血缘关系始终不可能说断就断,所以那种感觉才会越发强烈。在进入房间的那一瞬间,林梓月的口型居然喃喃的说了一句“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