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57.第957章 0968 夫妻关系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不说话的时候就会变得特别尴尬,就连站在夜承身后的杜泽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他的尴尬癌都要犯了。这时候是不是该他挺身而出了呢,他下意识的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才站出来说到,“夫人……boss一番好意,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吧。”说到底还是没改过口来。一张口就是“夫人”。

    林菀又是平静的一笑,随口说到,“杜助理,请你不要再叫我夫人了,你们也不需要对我特别照顾,以后我们只是工作上合作的关系。所以我也不敢接受夜总的好意。如果以后没什么事儿的话,就请夜总不要再在这里了。”林菀说话的语气很温柔,眼眸当中带着浅浅的笑意,说出来的话确实让人字字锥心的。

    她习惯了伤害,而他也习惯了接受。

    林菀这样一说,杜泽更加尴尬了,以往林菀至少还会叫他的名字,今天不知道怎么的,连她也被牵扯进来了,刚才林菀可是叫了他“杜助理”。他知道了,虽然林菀看起来好像一点儿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其实已经在无意间拉开他们的距离了。

    可是他也很纠结和无奈。总觉得自己夹在这两个人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人了。

    “那个……不好意思,林菀,你就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吗?我们等你好不好?”杜泽不死心的继续说了一句,其实他哪里不知道林菀的脾气,这时候如果他不说话的话,场面就变得更尴尬了。其实他是不想说这番话,可是当着自家大boss的面,他又不得不这么说。其实今天他本来就不赞成夜承过来,或者在他们过来之前,先打个电话可能会比较好。

    现在弄得这么尴尬。

    “不用了,谢谢。”林菀礼貌的继续说道,站在他背后的林妈妈简直要气的跳脚,为什么还要这么温和的跟他们说话?应该直接拿扫把把他们撵出去呀!跟他们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想想就一肚子气。

    “我说你们怎么脸皮这么厚啊,我女儿都说不用了!我们不稀罕你们什么最好的造型师,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我才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只要敢欺负我的女儿,我就跟他没完!太过分了!”林妈妈说的那叫一个义愤填膺,虽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五年,可是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心痛,以前他们林家是怎么对待夜承的,甚至把夜承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可是他们却把自己的女儿当做一个移动的****。

    这让她这个当妈的能不心疼吗?

    林妈妈这样一直吼下去也不是办法,不过他这个人就是个火爆脾气,遇到什么事情不知道解决只知道吼,他这几场之后下来让周围的邻居都纷纷打开房门看热闹。林菀回过头来安慰的对你妈妈说了一句,“妈,你先进去坐吧,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爸你也进去。”林菀给林妈妈使了个眼色,同时又看了林爸爸一眼,意思就是让林爸爸看着点儿林妈妈,不要让他再闹了。这样闹出去丢脸的只是他们家。

    林爸爸点了点头,扯了一下林妈妈的衣裳,可是林妈妈显然就不想这样善罢甘休,可是看着林爸爸给他的暗示,又看见对面的房门都已经打开了,隔壁家的大婶儿站在门口看热闹,他立马明白了林爸爸的意思,这才跟著林爸爸进门,转身的时候还把夜承狠狠地瞪了两眼,目光中带着威胁。

    每个妈妈保护自己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即便知道对手比自己强大不知道多少倍,也会奋不顾身的守在自己孩子的前面。

    “卫律之怎么会在你家里?她来做什么?”林爸爸和林妈妈都进去了,现在场面开始缓和了一些,夜承没有在纠结刚才那个话题,当他站在门口,房门打开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屋子里面的卫律之,而且这个时候卫律之手里一直抱着林梓月,让他看着更加觉得刺眼。

    那可是他的女儿啊!

    他自己都没有这么亲近的抱过她。

    可是他没想过自己这个问题,到底该不该问,就算她知道自己不该问,也不甘心不问,他敏锐的感觉到,好像自己的东西要被别人抢走了。心里憋着一股怒气。

    “卫律之是我的好朋友,他来我家里做客,应该没什么不可以的吧?夜总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就请回吧,恕不远送。”林菀根本就懒得跟他解释,这件事情早在五年前就没有解释清楚,现在解释还有什么用?既然这样,他心里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朋友?夜承不相信。

    即便林菀把卫律之当做朋友,恐怕卫律之也没有把林菀当做朋友。可是现在他好像混的还不如卫律之,至少人家可以做客,而他却还没有进门就被嚷嚷着赶走。

    “你就那么相信他,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夜承提醒了了一句,暗示林菀,卫律之对她不会是朋友那么简单的关系,可是他没有意思到自己这句话说的有些小家子气了,枉做好人。

    男人都有幼稚的一面,夜承也有。

    就连杜泽听了这句话都觉得不太爽。

    林菀脸上讽刺的笑容越发绚烂,他甚至笑的有些自嘲,他到底该怎么解释呢?或者说他到底有没有必要解释?

    “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比你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也清楚,以后请夜总就不要再来插手我的事情了。这是我私人的事情,就不劳夜总费心了。”林菀说话的语气越来越不客气了,他真的特别不喜欢夜承再插手自己的事情,而且给他的感觉,夜承好像一副捉奸在床的样子。

    卫律之是她的朋友,不管他们两个人之间怎样的相处,他心里都是一片坦然,从始自终他都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尽管他知道卫律之对她的心思,也没有急于给他回复。对于这件事他非常坦然,不喜欢夜承用质问的语气跟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