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24.第924章 0935 别忘了你的身份
    咳咳,这种糗事就不要再提了,为了这件事杜泽还尴尬了好久,其实公司里有一些女员工早就在议论他们的关系了,杜泽很多次都撞见他们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讨论的面红耳赤的。当时那种尴尬,难以想象。

    反正现在杜泽不但是夜承的助理,更被公司里一批新来的员工歪歪成夜承的男宠了,那些腐女整天没事儿做的时候就开始八卦他们两个人,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夜承一向不管这些公司里的琐事,倒是难为了人家杜泽,活生生就躺了枪。杜泽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也挺苦恼的,他好好的一个黄金单身汉,这让他以后怎么找女朋友啊?

    真是被害苦喽——

    夜承沉了一口气,对夜彻这样贸然的发问感觉有些不爽,如果他专程来一趟公司是冲着林菀的话,他的心思……

    “那是我跟他的事儿,你问那么多干嘛?你专程来一趟公司,就只是为了打听他的情况吗?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夜承当然不会告诉他什么了,这番话隐隐约约透着一股威胁,夜承提醒夜彻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就是在告诉他,林菀终究是他的嫂子!不该有的心思,还是早点收敛了吧。

    这样一说,夜彻别笑得更加不屑了,他隐隐约约猜测到,当年的事情肯定没有那么容易结束,他们两个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加上他刚刚跟接待员儿小姐打听的,就可以想到,至少有很长一段时间,林菀没有来过公司。甚至有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夜太太的存在。

    “身份这种事,是可以发生改变的嘛!谁知道他会不会永远都是我的嫂子呢?你说对吧夜总……”夜彻这么一说,夜承就更是感到一阵厌恶,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夜彻是希望这个身份发生改变啊!

    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或者是想故意挑起什么,这些话在夜承听来,都觉得非常不爽!他不喜欢这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惦记着的感觉。即便林菀已经说了很多次要跟他离婚,他也不会同意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夜承皱眉,语气变得非常不好,有一种好像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就要被人抢走了的感觉。

    “对了,你知道五年前我离开的时候,最后跟他说了什么吗?”夜承的愤怒是夜彻想要看到的结果,总是看到夜承一张冰冷的脸觉得挺没意思的,他就是想要激怒他,看看他这张脸上到底能做出多少表情。

    又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夜彻这句话同时也勾起了夜承对五年前的回忆,五年前的那些点点滴滴,在他的脑海里无比清晰,这五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每次在想林菀想的发疯的时候,就会把脑海里的那些回忆,一点一滴的放映出来,一遍一遍的回味着,同时也折磨着自己。

    他确实清晰的记得五年前夜彻离开的时候。曾经把林菀当做人质,威胁到了机场,而他当时的所以无所作为,是因为他也是故意想放他走的。记得当时林菀怀着孩子。被飞机场的工作人员送出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对劲,现在回头想想,难道就是因为夜彻当时跟她说了什么?

    这件事后来从来都没有听林菀提起过,再后来就被渐渐地遗忘了,所以他无从得知,今天夜彻故意提起这件事儿,到底有什么企图呢?

    夜承想不明白,也不愿意去想。

    气氛变得有点儿紧张起来,就连站在一旁一直默默不说话的杜泽都能够感受到这种紧张的气氛,跟了夜承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夜承的软肋,就是那个名字。

    “有话快说,没有的话你可以出去了,我还要工作。”明明很想知道,却又故意装作不想知道的样子,这是夜承掩饰自己内心的表现,可是他再怎么掩饰都没有用,在场的两个人都能看懂。

    夜承突然站起身来,缓缓的一步一步走过去,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请某人让开,不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耽误他接下来的工作。这就是送客的意思了。

    夜彻果然站起来了,乖乖的往后退了几步,把位子给夜承让出来了,然后自己靠在办公桌上,半坐在办公桌的桌沿儿上。他现在倒是不怎么稀罕这个位置了,他似乎找到了比这个位子更加重要的东西,也是对于夜承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他一直以来不就是想抢走夜承最重要的东西吗?他一直以来都是个掠夺者。

    “那好吧,既然夜总裁贵人事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回家看爸妈了。”夜彻倒也随意,就这么轻松地准备离开了,而在那一刻,夜承心里其实有点慌,刚刚准备要叫住他,却见夜彻突然回头,勾着那魅惑的唇角又说了一句,“哦对了,记得帮我在公司里安排一个职位,我明天过来上班。”

    夜彻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没错,他确实是KTC的一份子,更可以说是KTC的太子爷,他当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这我说。

    说完以后,夜彻就真的准备走了。

    夜承慌忙的站起来,在夜彻走出办公室的那一瞬间叫住了他,“等一下,你的话还没说完,就这么走了吗?”没想到竟然是夜承先退让一步,留住了夜彻。

    夜彻似乎想要看到的就是这个结果,果然以后终于在一件事可以是让夜承不那么无动于衷的了,不,可以说这才是夜承最在乎的事情,抓住这个软肋,他还怕什么?

    夜彻停住脚步,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悠闲的样子,他耷拉着一边的肩膀,侧着身上用一只眼睛邪魅的看着夜承,一张英俊的侧脸轮廓分明,宛如刀削,只见他再一次换换开口,不急不缓的说了一句,“夜总既然那么想知道,何不去问嫂子呢?我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是不是……”说完以后再次转身,拉开办公室的大门走得义无反顾。

    夜承站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蔓延上来。

    (么么(* ̄3)(ε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