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22.第922章 0933 登堂入室
    另一边,夜彻已经堂而皇之的坐在了夜承办公室的椅子上,因为平日里这一层办公楼都是没有人敢上来的,所以他们离开的时候也没有锁门,于是乎就给夜彻创造了这个登堂入室的条件,或者说他是早就知道了夜承的办公室没锁门,才这般大胆!

    另一个接待小姐不放心,于是也跟着一起过来了,听说这位是自家老板的亲弟弟,他也不敢怠慢,连忙端茶递水的招呼着他,只希望他不要再惹事就好了,这种人是他们这种小职员惹不起的。

    “请喝水,已经通知过总裁了,他一会儿就过来。”接待小姐长得秀秀气气的,语气也还算礼貌,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夜彻的面前,让他喝。

    夜彻这时候大大咧咧的坐在夜承办公室的椅子上,还非常放荡不羁的把自己的腿放在夜承的办公桌上,一副李白让高力士脱靴的架势,看上去非常的不雅观。

    但是他嘴角那一抹邪魅的微笑,依旧还在,淡淡的,散发出暗紫色的光芒,就好像从西方神话故事里走出来的死神一般,他看着接待小姐,嘴角微微勾起,缓缓的开口说了一句,“看来我那哥哥这几年把公司经营得越来越差了嘛,连杯茶都喝不起了吗?”

    夜彻的语气当中充满了不屑,他的目光在夜承的办公室里来回扫荡,就连他也意识到了,这间办公室还跟五年前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似乎就连里面的东西都没有换过,有些东西看起来都有些陈旧了。

    比如那黑色的沙发,墙上挂的时钟,地上的铺的毯子,还有那一间用玻璃单独隔离出来的办公室……

    “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就去给你倒茶!”接待小姐被她的一句话吓了一跳,连忙跟他点头哈腰的道歉,就差没有把她当太上皇一样的供起来了,接待小姐心里也是挺多抱怨的,就算是对待总裁也没有这么心惊胆战过。

    关键这人还是个事儿精!

    还那么挑剔!

    “不用了不用了,我问问你,你来公司多久了?”夜彻看上去好像是随口一问,但实际上已经把自己的身份跟夜承的身份放到了同样的高度上,把自己也当成公司的大老板了,可以随便查问那个员工的资历?

    不过估计这接待小姐来公司的时间也不是太长,这事情还是比较小心翼翼的,于是她回答道,“不久,才三个月。”果然不太长,三个月的话应该还没有通过实习期呢。

    夜彻点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哎,那你知道夜总的太太吗?他现在怎么样了?”原来这五年来,他心里一直放不下的就是当初那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儿,这不一回来就巴巴儿的赶到公司来打听,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个女人的模样,她那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这几年来,一直都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

    接待小姐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目光看向一边,似乎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诚恳的回答道,“不好意思,我们总裁好像还没有结婚吧?我从来没有看到什么夜太太,总裁似乎也不太爱跟女人来往。所以你说的我不清楚……”

    夜彻听见接待小姐这么一说,眉头锁得更紧了,五年前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他心里一清二楚,而且那天事儿还是他一手造成的,他原本无心伤害林菀,只是因为通过这件事可以让林菀离开夜承,可是后来公司的事情一出,他不得不远走他乡。记得到时他出国之前,林菀跟夜承两个人至少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

    夜彻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愁眉紧锁。

    看来这件事还是需要亲自问夜承才知道,不过他那个哥哥的性格,他比谁都清楚,问他什么她也是不会说的吧,尤其是跟林菀有关的事情。

    “行了,你先出去吧,这里我比你熟,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总裁。”夜彻说话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那张无比阴柔的脸上邪魅的笑容依旧不减,那笑容就好像一朵缓缓盛开的罂粟花,美丽而危险。

    门口,夜承和杜泽已经到了。

    接待小姐刚刚要出去,就看到了站在门口仿佛门神的两个人。

    “好大的架子,一回来就过来指使的人来了。也不回家见见爸妈和妹妹吗?”夜承一边从门口走进来,一边冷冷地说了一句,把刚刚走到门口准备出去的接待小姐吓了一跳,立马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留下来,还是应该离开。

    杜泽朝着接待小姐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于是接待小姐这才逃之夭夭。

    “夜总裁——”夜彻没有叫夜承的名字,更是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哥哥,在他的心里,夜承永远都是那个被爹妈抛弃的野孩子,一个私生子而已。

    而他自己才是民政言顺夜家的孩子。

    夜承走过来,就站在他的面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正坐在他的椅子上一脸闲散麽样的夜彻,看着他高高翘起的二郎腿把自己办公桌上的文件都弄脏了。

    几年不见,他变得越发不羁了。

    夜彻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黑色的旅游鞋和白色的棒球帽,都是名牌,一身非常简单的装束看上去带着一股慵懒,这跟他五年前的气质简直一模一样,还有他嘴角那一丝邪魅的笑容,也是一如往常。

    总有一些人,即便是经历了很慢长的岁月,也不会轻易发生生改变。就好像夜彻这种,不仅仅是他的性格没有发生多大的改变,恐怕就连他对公司的心思也没有改变过,他心心念念想要的是什么,夜承比谁都清楚。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夜承问。

    “昨天晚上的飞机,今天一早就到了,怎么样夜总裁,是不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回来?”夜彻漫不经心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屑,他知道自己就算不说实话,也会被夜承暗地里调查的一清二楚,所以他根本没有骗他的必要。

    他就是今天早上才刚刚回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