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20.第920章 0931 众人的反应
    夜中远两口子的反应都在情理之中,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夜彻才是他们最心爱的儿子,只是夜彻走的这五年当中,他们两口子也渐渐的对夜承有了一些改观,这一家人的气氛才刚刚缓和下来没多久,夜彻居然又回来了。而且他回来的时候不是先回家,而是先去公司找夜承。

    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夜承一张冷冰冰的脸,好像从来不为任何事所动,夜彻回来了他一点也不惊讶,他只是在想,夜彻回来首先就去公司找他是为什么?难不成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老爷,夫人,公司里打电话过来的前台确实是这么说的,具体情况还需要boss去公司以后才知道。”夜承一直没有说话,代替他回答问题的就是杜泽,而他却没有给夜家两口子一个肯定的答复,只说要的回了公司确定了以后才知道。

    但是十有八九就是了。

    “爸爸,妈咪,你们先不要这么激动嘛,到底是不是彻哥哥回来了,等承哥哥去了公司以后自然会见分晓,彻哥哥回来的话他肯定会回家的,你们别着急嘛,早晚会见到的!”夜琳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不过他转头看见夜承一脸沉默的样子,就不敢表现得太高兴,在他心里,他的亲生哥哥夜彻,既然没有夜承重要。

    该回来的人总会回来的,没什么稀奇。

    “管家,备车——我现在就要去一趟公司!”夜中远还是按耐不住,我们大概也可以体谅他作为一个父亲的心情,毕竟他已经五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了,就算是一个再怎么冷漠的人,也不会无动于衷。

    沈娅清也立马站起身来,它盘子里的三明治和杯子里的牛奶都还一点都没动,此刻他也无法按耐住自己的心情,说道,“我也去我也去,我跟你一起去!”沈娅清一脸惊喜的神色,到现在他也不敢确定自己听到的消息是真是假,大家都不敢确定。但是心里隐隐约约的那种期待,越来越浓重了。

    应该是的吧!

    对,应该是的……

    沈娅清已经在自己的脑海里设想了无限可能,最后都被自己一一推翻了,总不至于有人冒充他儿子的名字,这样对谁也没有好处啊,所以一定是他儿子回来了吧?

    夜承沉默的出奇,从他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看到夜家两口子激动的表现,他的心里某人升起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好像自己又快要回到那个冰冷的从前了,面对一个冰冷的父亲。

    这时候他就像是一个害怕失去自己心爱的玩具的小孩,变得无比脆弱。

    “不许去!你们谁也不许去!我先回公司看看,如果真的是他的话,不会让他回家来见你们的!”似乎是出自一种自我保护意识,夜承猛然站起来说了一句,他的眼眸当中散发出一股淡蓝色的寒意。他盘子里的东西同样一口没吃,这时候管家也刚刚到了门口,原本准备按照吩咐去备车的,却被夜承一句话给拦住了!

    管家站在门口,一时间进退两难,不知道这到底是该听夜中远的,还是该听夜承的,管家都目光在他们父子两人身上来回游荡,迫切的想要寻找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夜中远的目光也是在那一刻变得跟五年前有些相似,他那深邃而有些苍老的眼眸当中,瞬间划过一抹凛冽的寒光,就像一把涂满了剧毒的匕首,朝着夜承刷刷刷的飞过去,这时候他才开口用一种非常威严的语气说了一句,“我为什么不可以去?我要去见我的儿子!你把他害的在国外呆了五年,这还不够吗?我要去接他回家——”

    他是他的儿子,他要去接他回家?

    那他呢,他不是他的儿子吗?

    夜承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即便自己为这个家做了再多的事情,在夜中远的心里,始终只有夜彻这一个儿子!而且在他们两口子的心里,对于五年前那件事一直耿耿于怀,还把这个过错归结在了他的身上。

    就是那么一句话,夜承的心再一次沉到了谷底,而他只能用暖陌的神色掩盖一切。没有人能够懂得他的脆弱,其实他从来都不是我坚不催的钢铁侠。

    “夜承,请你体谅一下我们作为父母的心情,我们都已经五年没见到自己的儿子了,你就让我们去公司见他一面吧,在这五年当中我们对他都很担心呐!”沈娅清开始用求情的语气跟夜承说话,她是夜彻的亲生母亲,她的表现夜承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可是夜中远……他什么时候才会记得,他还有一个儿子叫做夜承?

    夜中远面露凶光的看着夜承,好像跟夜承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沈娅清的表现多多少少要温和一点,用一种祈求的眼光看着夜承,但是夜承始终不松口,场面再度陷入了尴尬,最后还是夜琳出来打圆场。

    “爸爸,妈咪……彻哥哥专门去公司肯定是去找承哥哥的,等他跟承哥哥说完话肯定会自己回家的,所以你们又何必白跑一趟呢,我们就在家里等着彻哥哥自己回来吧,都是一家人,不要吵架好不好?”夜琳心里突然也有些害怕了,好不容易经过五年的时间才让她的承哥哥又从新搬回家里住,让她可以每天都见到她的承哥哥,可是……

    照现在这种情况来看,恐怕夜承在这个家里也待不了多少时间了,他有一种预感,如果承哥哥再一次搬离这个家,就真的永远不会回来了。

    一个人能禁得起几次这样的伤心呢?

    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杜泽——我们先回公司去!”夜承终于说话了,他的语气听起来比平时冷漠了很多,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那个夜承,刚刚走出去两步,回头又对着夜中远和沈娅清两个人说了一句,“你们想去看就去看吧,我不拦着你们!”

    说完以后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么么(* ̄3)(ε ̄*)。求推荐求收藏。)